華發網繁體版

楊冪用演技與真誠演繹角色

楊冪用演技與真誠演繹角色

小編對楊冪可謂黑轉路,路轉粉。最開始討厭楊冪不就是因為她演的于正劇,于麻麻的劇真的非常狗血,我非常討厭,所以,以於正劇走紅的明星我都很不喜歡,感覺太腦殘了。可氣的還有楊冪演的小時代,真是爛片,我只能說是郭敬明沒有導演的天賦。不過,後續楊冪演的電影及採訪,讓我看到了楊冪的真誠與專業。

嫁給“劉叔叔”,迎接“小糯米”,成立公司當上女老闆,還沒到30歲的楊冪,已經是一副人生贏家的姿態了。然而更“可氣”的是,楊冪身上依然很有少女氣,演起《何以笙簫默》這樣的瑪麗蘇電影和《翻譯官》這種偶像劇也是毫無違和感。

楊冪說,保持“少女心”的秘訣是“好奇”。“我覺得我對於任何的事情都保有熱情,我到現在仍然非常好奇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會是怎麼樣,或者說是每個人的態度、觀點、價值觀這種東西,我都覺得很好玩兒。包括我有時候也跟‘大哥’王俊凱和小鹿聊天,我可能也會跟比我年長很多的人聊天。我很喜歡聽別人說一些別人的世界觀,他們的世界是怎麼樣的,我覺得很好玩兒,很有意思。”

難怪大冪冪弟弟緣這麼好,王俊凱的屏保都是她,連狂霸不羈的Wuli韜韜在她面前都能秒變“小白兔”,用大冪冪自己的話說,因為他們都是“同齡人”,這麼愛聊、好奇心又重的大姐姐,還真是有點同齡人的味道。

也正是因為有如此濃烈的好奇心,楊冪說她“太想發掘自己身上無限的可能性了”。這些年,她也在逐漸拓寬自己的身份。這次的電影《我是證人》,楊冪不但是主演,也是出品人。早在2012年,楊冪就曾在微電影《交換旅行》中嘗試做導演。之後,她製作了電視劇《微時代》,還和兩位經紀人曾嘉、趙若堯成立嘉行傳媒。如今旗下藝人迪麗熱巴、張雲龍、高偉光、劉芮麟都逐漸風生水起,除了藝人經紀,嘉行傳媒未來還將加重影視投資製作上的業務。楊冪透露,公司已經儲備了一些IP,慢慢會有一些商業上的規劃,除了藝人、工作室和影視項目,也會發展周邊業務。

楊冪用演技與真誠演繹角色

如今明星攜手資本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新三板幾乎快被各路大腕明星佔領。在《我是證人》上映前,嘉行傳媒將自己擁有的40%的投資份額注入西安同大的下屬子公司霍爾果斯嘉行影視文化有限公司。有分析稱,嘉行傳媒或欲借此實現“借殼上市”,登陸新三板。

但令人意外的是,眼看著畫風已經要轉變成“事業型女強人”的楊冪,卻說自己對資本遊戲並不感興趣。她和另外兩位嘉行的合夥人有明確的分工,當初楊冪之所以會做製作人也只是偶然的順水推舟,她不會預置自己的未來,只會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選擇自己想要翻過的高山。如今的她,說自己依然非常留戀做“演員”:“我覺得我演員還沒做好呢!非常渴望這種在拍戲裡面,在一個角色裡面,掏心掏肺的那種感覺,我還非常迷戀。可能十年以後我又不想做演員了,到時候再說。但至少現在,我很熱愛演員這個職業,並且越來越熱愛它了。”

只是演戲這回事兒,也不只是靠“熱愛”就夠了的,當真也是要靠老天賞飯,天賦同樣重要。說到天賦的問題,楊冪說:“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天分,但是我之前肯定是努力錯了方向,別人摔倒了可能馬上爬起來,我是摔倒了可能先躺一會兒的那種。所以我有的時候需要拿小鞭子抽一抽自己。”

《我是證人》確實能讓更多人感受到了楊冪的走心和誠意,但是要打通“好演員”這一關,楊冪也許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這部電影之後,楊冪也在努力尋找更多可以磨練演技的角色。之前從來不說自己想演什麼角色的大冪冪,這次在宣傳《證人》時,才開始“放話”,說自己想演一些“性格極端”的角色。

“我就希望演員身上是有刺的,就是那種很刺的東西,就算你壓抑著也是有刺的那種狀態,非常喜歡。”說起自己鐘意的女演員,楊冪說自己特別欣賞法國影后瑪麗昂?歌迪亞,也喜歡張曼玉和周迅。因為“她們都是很自我、有自己狀態,一直在做自己的人”。

楊冪《假如給我三天黑暗》原文如下:

“每當我有新電影上映的時候,身邊的朋友都會問我,要不要為這個電影寫點什麼。通常對於這樣的提議,我都不太願意接受。

 

楊冪用演技與真誠演繹角色

因為我不是一個擅長滔滔不絕去講述的人。對於剖析電影故事內涵、角色性格、表演方式這些事我都不太在行,而且大多數時候我會覺得,談自己的角色怎麼演,是一件十分矯情的事兒。因為無論你說得多麼精彩,倘若演出來並不能打動觀眾,一切就都是空談。

但這一次在《我是證人》裡,關於盲女路小星這個角色,我心裡確實有些話想跟大家分享,這些話來自於我在研究這個角色時,對盲人群體產生的全新認知,以及我發自內心對路小星這個倔強角色的欣賞。我很愛這個角色,所以就特別想為她說點什麼。

在首映發佈會上我說,這個角色可能跟之前不一樣,小清新我演膩了,我有當一個好演員的理想,不管還有多少路要走,內心我是這麼堅持的。

下面的這些話,可能很瑣碎,但是我想與你們分享。

拿到劇本的時候,我幾乎是毫不猶豫選擇接演的。對於一個演員來說,最能打動她的是什麼?無非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喜歡到願意在一段時間內成為她,完全進入她的生活,也願意毫無保留地呈現給觀眾。

伴隨著我對她的喜愛,同時也迎面撲來層層壓力。

要去扮演一個經歷過大起大落的人,那份隱忍,堅定,堅強,那份情感層次重疊往復的表達,對我而言是陌生的。

我們生活中所擁有的恐慌,絕大多數都是來源於陌生,而大部分不能言說的傷痛,常來自於失去,我們很難瞭解彼此,或者說,感同身受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

我的恐慌就來源於此。

路小星太過豐富了,她有實習女警特有的敏銳、幹練和追求真相的執著,也有因意外失明而帶來的脆弱和自我封閉的性格,她不能原諒因自己失誤造成的傷痛和後果,但又在努力讓自己積極面對生活。

楊冪用演技與真誠演繹角色

要表現這個角色多重的複雜情緒和面貌,又要同時兼顧盲女的設定。我有多恐慌,就有多興奮。就好像一個廚子遇到一份傳世秘方,食材再難,他也會去找到的吧。所以任何一個演員遇到這個角色,都會止不住內心的躍躍欲試。

為了揣摩角色,我開始做很多功課和準備。

起初,我找來中外各種不同的盲人電影來看,不同的演員對於盲人的出演方式其實有很多細枝末節的差別。看得最多的電影其實是《推拿》,看了不下五遍。因為這部電影裡展示了不同盲人的盲態。

看得多了就覺得,只是學習影像資料,還不足以讓我踏實。

我決定親臨其境。

在看完《推拿》的第二天,我就讓工作人員帶我去了成都。那裡有一個黑暗體驗館,據說可以完全類比全黑的狀態。

當我懷揣著又激動又忐忑的心情到達那裡時,我一時間還真接受不了。

這是一種盯著電影裡的盲人幻想代入所不能體會的感受。完完全全的黑暗,讓我感受到了壓抑,孤單,還有害怕。我第一次在一個即使瞪大眼睛使勁看也什麼都看不到的環境裡呆了近兩個小時。那一刻忽然喚醒了我對光明的本能渴求。我突然覺得,再怎麼感同身受地去理解盲人,都很難真正做到“感同身受”。

有一瞬我腦袋放空了很久,直到耳機裡傳來引導員的聲音,我才意識到我今天是帶著任務來的。我跟我隨行工作人員一起,我們除了雙手,就只剩一根孤零零的盲杖。

楊冪用演技與真誠演繹角色

因為只有盲杖,所以對於這個世界的感知,除了耳朵,就只有每次它敲擊著不同事物時給我帶來的不同頻次的感受。我們體驗超市、馬路、森林等不同的場景,我努力記住在這些環境裡,我做的每一個動作,每一種不同的行動方式。

即使是在這樣一個絕對安全的空間裡,有引導員給我指引,我卻還是會有磕絆,衝撞。所以我無法想像盲人們的生活狀況,我突然覺得我的心緒跟我當初接下劇本時的那份篤定不一樣了,我真的能夠瞭解盲人嗎?那一刻我突然有了猶豫。

回到北京,我跟導演說起我的感受,交流對盲人行動的體悟。導演微笑著聽我講完我所理解的盲人的外在表演形式,然後問我:“你是自己進去體驗的,還是跟工作人員一起?”當知道我是和工作人員一起進入後,他又問:“你們一起呆在黑暗裡,有什麼感受?”我回憶:“一開始進入全黑空間會害怕,但因為大家在一起,可以聽到彼此,一起行動,所以很快就淡定下來了。到最後,我們還一起在黑暗中興致勃勃地去完成了引導員給的任務”。導演聽了我的回答說:“你要記住大家在黑暗中彼此依存幫助的這種感覺,這對路小星很重要。”

這句話,對我也很重要。

路小星很幸運,儘管在電影裡,她遭遇了連環失蹤案,被兇手盯上。但這個案件也把那些善良,願意幫助她,給她力量面對自己傷痛的人帶到她身邊。無論是外表痞子,一開始與路小星有爭執的林沖,還是辦案時看起來慵懶,但卻擁有敏銳洞察力的警官魯力。他們給予路小星的溫暖和信任,是讓路小星最終鼓起勇氣面對自己傷痛,實現自我救贖的最大原因。

楊冪用演技與真誠演繹角色

這大概就是導演想要表達的吧:“彼此扶持的溫暖與關懷,是幫助任何人渡過難關的良藥。”所以這部電影,雖然有一段驚險的故事,但最後的落點卻是溫暖的,會讓人感恩陪在身邊的那些人,會讓我想去成為那些能去支持幫助別人的人。

這部電影殺青之後,被奪去光明的無助感依然縈繞著我,我很想近距離地接觸真實生活中的盲人朋友。

我觀察他們的生活細節,怎樣刷牙,怎樣洗臉,怎樣選擇衣服,怎樣做飯。我試圖通過這些瑣碎的日常去接近他們。

有的時候,我也會跟他們聊聊天,說說話,他們樂於跟我分享他們內心的想法。

“我們一到陌生的環境,就會很被動。盡可能不做任何行動,因為不瞭解周圍情況,稍有不慎,就會傷到自己。”

“我們不會喝陌生人給的飲料,因為看不到裡面放了什麼,沒有安全感,防範心理會更強。”

“如果不知道周圍發生了什麼情況,沒有人解釋給我們聽,我們就會很焦急。如果別人不相信我們說的話,我們會生氣,甚至暴躁。”

隨著交談的深入,路小星致盲後的形象像拼圖一樣逐漸豐滿地展現在我面前。而我也突然意識到,盲人在生活中遇到的困難和障礙,以及心理上的壓力和變化往往是被我們普羅大眾所忽略的。對於大多數後天致盲的人來說,三年基本就是一道坎,如果不適應生活發生的巨大變化,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幫助,有的人就會萌生出自殺的念頭。

我突然理解了那天,當我從成都的那個體驗館出來之後,我心中那份帶著壓抑的疑問。我問自己,真的瞭解盲人嗎?看了影像,類比了黑暗,並試圖進入他們的生活。我就真的瞭解他們了嗎?

楊冪用演技與真誠演繹角色

這些好像已經不重要了,我們所有人,所有習慣光明,所有籠罩在安全感之下的人,大概難得會像我一樣,因為工作,千方百計地去體驗盲人的世界了吧。

假如給我三天黑暗,假如給所有人三天黑暗。我們是否會用來尋找光明呢?

我希望我們都能找到內心的光明。

這是一個演員必須要交的功課。一個電影要上映之前,說什麼寫什麼都很難避免是為了宣傳的嫌疑,但我習慣於各種各樣的聲音,這些和成長永遠相依相伴,謝謝你們聽我說這些,我願意為成為一個好演員付出代價。

楊冪說,希望有一天大家回想起她的時候,也會說“楊冪是一個有質感、有個性的好演員”,那將會是對她的最高的評價。

熟悉楊冪的身邊人都會覺得,在她的心裡住著兩個截然不同的女人。

一個是稀裡糊塗、大大咧咧的“二貨”,姑且稱她為“少女冪”吧。這個“少女冪”,對錢沒概念,甚至不知道自己收片酬的銀行卡裡到底有多少錢,買東西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有這麼多!”結婚以前,楊冪賺到的錢都交給父母打理,然後出國辦簽證的時候才突然發現自己“沒車沒房”。“少女冪”記性也不太好,一個笑話能給同一個人講三遍還不自知,自己依然覺得好笑。

少女冪的一大愛好是“自黑”,前不久還把自己額頭上因為撞門而留下來的大包拍了照發了微博,讓網友盡情笑話她“一孕傻三年”。對楊冪來說,“自黑”反而是在“做自己”。從小到大,楊冪就是在一個“互黑沒商量”的家庭中長大的,說家裡人說話都“挺沒溜的”。十幾歲時,還在做《瑞麗》模特的楊冪,也會因為網友罵她難看而覺得委屈。冪爸當時是這麼“安慰”女兒的:“你像你媽媽,你媽媽像你姥姥,你姥姥都八十多歲了,肯定顯老……”楊冪當時的內心肯定是崩潰的,但也正是因為有這樣的成長環境,才讓她如今修煉出過於常人的心理承受力,甚至願意加入網友的隊伍一起黑自己,逼得黑子們無處可逃,唯有轉粉求饒。

楊冪用演技與真誠演繹角色

作為一個標準的北京妞兒,少女冪說起話來也經常是直來直去的,平時和工作人員也會開玩笑互損。對於抱怨著“你們這間吸血鬼公司竟然給我排了這麼多通告!”的少女冪,工作人員通常只會翻個白眼,冷冷地回道:“像你這種藝人有通告就偷著樂去吧!”雖然已經是“老闆冪”了,在很多旗下藝人的眼裡,“冪姐”沒什麼老闆的架子和權威感。在迪麗熱巴看來,楊冪就像一個“鄰家大姐姐”,累了也可以靠在她的肩膀上尋求安慰,她甚至還會經常跑過去偷親少女冪。被問為何“冪軍團”的顏值都這麼高?楊冪也會突然擺出一張正經臉說:“因為我們就是一間看臉的公司!”繼續自黑。

楊冪心裡住著的另外一個女人,理性、冷靜、不介意對自己“狠一點”,就叫她“熟女冪”吧。如果硬要為“熟女冪”,找到一個貼切的藍本,其實是《小時代》中的顧裡。楊冪曾說,自己在“確定人生觀和價值觀”的大學時代,顧裡曾對她影響很深。她也會要求自己像顧裡那樣,對自己狠一點。甚至最初演《小時代》的時候,還會被導演郭敬明指出:把林蕭演得太過冷靜了。

熟女冪工作起來特別拼,幾乎可以不休息連軸轉,前一晚拍完大夜戲,第二天依然可以出席活動。挺著高燒38度的身體,也能出席發佈會、接受採訪。熟女冪身上有著明顯的處女座的克己精神,幾乎不會遲到,對於自己的本職工作也很盡責,在擔任《微時代》的製片人時,楊冪連類似于演員造型這樣的小事都會親自幫手處理。

根據新浪娛樂、鳳凰娛樂、搜狐娛樂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楊冪用演技與真誠演繹角色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