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張惠妹,我心中的歌后

 

張惠妹,我心中的歌后

一個歌手,歌聲應該更被看重。張惠妹胖了又怎樣,她的歌聲還值得我畫一千大洋去看她的演唱會,有些演員只有外表和炒作,我連40塊的團購電影票都不會掏。我喜歡阿妹磁性而富有爆發力的嗓音。在今年的第26屆臺灣金曲獎頒獎典禮上,出道近20載的張惠妹第12次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並憑藉突破自我的音樂專輯《偏執面》第三次登上金曲歌後的寶座。12月19日,三座金曲獎獎盃加持的歌後張惠妹即將來到廣州天河體育場,為廣州歌迷呈現不同以往的音樂。

這次來廣州,是張惠妹“烏托邦世界巡城演唱會”的廣州站,5月,其巡演正式起跑,巡演反響熱烈,演出中近40首阿妹的經典曲目輪番上演,多次引發全場大合唱,頂尖舞者的熱舞表演,絢麗華美的舞美燈光,加上極具震撼的音響效果,都讓樂迷大呼過癮。

猶記得蛇年春晚上,劉謙一句“找力巨集”引發 “巨集迪”間無休止的口水仗。但是張惠妹不在乎,“找力宏”不怕惹麻煩,《中國好聲音》裡需要一位元夢想導師,她第一個就想到了這位緋聞男友。螢幕裡,阿妹哭得稀裡嘩啦,用力宏遞來的貼心紙巾擦淚,被其毫不避嫌的攬入懷中,一切都那麼默契、自然、順理成章……“分手”依然是朋友,再見亦不會有芥蒂,阿妹雲淡風輕,“認識就是一種緣分,怎麼樣都是緣分”。

張惠妹,我心中的歌后

張惠妹胖了。八月的上海驕陽似火,採訪間稍許冷意,空調溫度卻被阿妹的助理調得一低再低,我們十分不解。當看到阿妹踩著招牌的恨天高,一身黑衣笑容燦爛地走過來,才恍惚明白,可能是她把身材包裹得太嚴實了。採訪開始前,助理明令禁止問“胖”這個字眼,告知我們不能拍照,這讓已經準備就緒的攝影師無語凝噎。不過採訪時阿妹反而主動自我調侃起來,她爽朗地笑:“我沒有自我膨脹過,是身體很膨脹嗎?”

入行17年,舞臺上,她是魅力四射、熱情豪放的天后;生活中,她是那個從台東鄉下出來闖蕩世界的阿密特。首次擔任選秀節目導師,她在《好聲音》的舞臺上釋放著真性情,見到心儀的選手,可以不顧流程大聲喊出令人臉紅心跳的“我要你”,也可以惋惜到哭掉一地假睫毛。這就是阿妹的個性,“有感動到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管其它。

其實17年來,她有過迷茫,想過放棄,高低起伏,冷暖自知。所以當塔斯肯吟唱出悠遠的家鄉小調時,阿妹就像個鄉愁滿懷的無辜小女孩,她說,錄完那期節目之後,就直接飛回老家,去看媽媽,“看她種的小米,看她種的菜,跟她聊天”……

張惠妹,我心中的歌后

Q:同樣作為選秀出身的阿妹,對如今愈演愈烈的選秀大戰如何看待?有沒有比較看好的新人歌手?

A:我覺得選秀愈演愈烈的局面其實是好的,說明音樂形成了一個大環境和大氣候,很多的人來參與,也有很多的人投入,也有更多的人能夠得到一個機會來展現自己的音樂才華。我覺得,只要有著純粹的音樂夢想,而不是把選秀作為一個成名捷徑的人,我都會很看好。

Q:成立了自己的音樂廠牌,在於唱片公司的合約結束之後,會否會考慮完全自己去做音樂?

答:應該來說暫時還沒有這樣的想法吧。跟公司的合作也非常愉快,公司給我的空間和自由度都比較大。我現在做的就是我自己想做的音樂啊,所以我覺得自己做音樂不在於是否完全以獨立的姿態,那都只是形式,音樂的內在才是最關鍵的。

Q:原住民有著天生的樂感,有沒有考慮用自己的一些能力去幫助發揚原住民的文化?

A:當然有想過。阿密特就是用的我原住民的名字,而且新專輯裡《阿密特》這首歌也是改編自原住民古調音樂。這對於原住民文化業也算是一種傳播和發揚吧。

市場與口碑如何兼顧

Q: 從早期的原住民風,到華納時期的都市小女人,到現在的搖滾曲風,阿妹從不會創作到自己學習創作,是否考慮過沉澱,走完全創作路線?

A:自己畢竟也已經入行13年,經歷了很多,累積了很多,當然也沉澱了很多。當初做阿密特的原因,也是因為自己對這個行業的生態以及它的現狀都實在太熟悉了,反而會喪失一些能夠讓自己覺得新鮮的刺激和樂趣。對於創作我沒有刻意的強調和強求,有感而發的時候自然就會抒發出來,就像這張專輯裡面的《OK》,就是在很隨性的狀態下哼唱出來的。當然,我也會吸取不同的音樂營養,只要是優質的音樂,我都會欣然接收。

張惠妹,我心中的歌后

Q:這次專輯的製作人阿弟仔,合作有沒有出現新的想法?從早期的張雨生,後來的陶喆,有沒有跟他們合作的不同感觸?

A:這張專輯完成的時候,我們開玩笑說它是“三阿”的心血結晶——張惠妹感激阿弟仔一起找出阿密特。這次我最要感激的就是阿弟仔,我們共同完成了音樂與概念上的大改造,阿弟仔到美國拿到母帶後第一時間跟我聯絡,從語氣中就聽得出他對成品很滿意自豪。而等我拿到母帶後,我站著一口氣從頭聽到尾,我也哭了出來,就有一種非常值得的感覺。我覺得我每一階段的合作者都是非常優秀和具有才華的音樂人,跟他們合作都會碰撞出不同的靈感火花,而我自己也會在這個過程中獲益和進步。

Q:王菲在後期作品時,明顯的看出一半照顧市場,一半堅持玩音樂,阿妹對於市場的看法是如何的?阿妹去做市場,阿密特去做口碑,純粹的這麼定位是否會好一些?

A:可能市場會對阿妹標籤化,指標化,大家都會覺得說阿妹就應該唱這種類型的歌或者那種類型的歌,我有時候會覺得做張惠妹有很多限制和束縛。而且我覺得自己入行這麼久,該有的也都已經得到過,該經歷的也都經歷過了,反而現在會覺得滿足自己更重要,所以才會醞釀出分身“阿密特”來掙脫“張惠妹”這個名字帶來的限制和束縛。這也讓我以一個新人的身份,重新找回了當初做音樂時候的新鮮感和樂趣。

張惠妹,我心中的歌后

有情有義

張雨生離世心中永遠的結

儘管這麼多年過去了,但我還很清楚地記得他在錄我第一張專輯時的情景。他覺得有一個地方還不足,我們可以隔一天再唱,而且那天我記得是有很大、很大的颱風,風雨交加,大到電視新聞都說請大家不要出去的那一種,很危險。

可是過了12點,我接到電話,公司的人就說我們去接你,我們現在在公司的錄音室。我說,為什麼,不是明天唱嗎?他們說因為現在製作人在錄音室裡面,他覺得應該要先完成,才可以很放心。所以,我們又冒著颱風回到了錄音室。他已經很累了,可是一聽到音樂,就停不下來。

其實他出事的前幾天我們都還在一起,吃飯或是聊音樂。我接到消息,說他出了車禍。開始還以為是在開玩笑,因為寶哥就是那種很喜歡開玩笑、很喜歡捉弄我們的。直到我到了醫院,看到他躺在加護病房,很嚴重,快不行了。他就躺在那,你才真的相信,不是在騙我。那段時間真的很難熬。

直到他離開一兩個月之後,我才意識到我必須要去學會接受他離開我們。我覺得他先到另外一個地方去鋪路了,為我鋪另外一條音樂的路。

從來不認輸

每個人走過的路都會有一些高高低低,即便天后也不能倖免。剛出道幾年,張惠妹星路平坦,從默默無聞的尋常女孩搖身成為無人不知的歌壇天后,但從2001年起,難逃唱片節節退敗的慘境。她從人氣天后的巔峰,一直跌落到所謂的過氣女星。面對這樣的極度落差,張惠妹幾乎夜夜失眠,幾近崩潰,她一狠心背起背包去了美國留學。

張惠妹,我心中的歌后

是的,花了大概三年的時間,去學習怎麼樣吸收自己的壓力,怎麼樣讓自己在低潮的時候可以不陷下去。

到了波士頓,我一個人推著行李去找自己在網上訂的房子。當我把紙條遞給司機的時候,我就快哭了,怎麼沒有人跟我?是不是應該要有公司的人,還是要有助理什麼的?我怎麼會在這裡?因為我是晚上到的,那司機一副很累的樣子,拿了住址看了看丟回去,就開車。我想我完蛋了,如果他把我載到偏僻的地方怎麼辦?而且我那時候還想啊,我有什麼武器可以利用,不知道那時候怎麼會有那種勇氣。還好上天眷顧我,我到了我該去的地方。

我最崩潰的是,一進房間發現這房子是空的,跟我在網上看到的不一樣。網上租屋的時候,照片上是有沙發有床的,而現在什麼都沒有。我人生地不熟的,外面又下大雪,我沒有床,也沒有任何東西。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把自己弄成這樣,我把衣服鋪在地上,在地板上睡了三天,睡的時候還在掉眼淚。晚上安靜的時候,一個人坐在那邊,沒有任何聲音,不知道應該怎麼辦。通常在這個時候應該可以和公司的人聊天,可現在沒有人可以聊天。我慢慢學習跟自己相處,一些很小的細節,都會讓自己感動。那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張惠妹,我心中的歌后

我在超市買了很多的東西,我以為會有助理幫我提回去。我一心只想要把生活用品全部都買好,這樣就可以好好佈置家了。我是那種不認輸的人,想說我可以的。可是因為外面太冷,我又沒有戴手套,穿得很厚重,大概走了十步,就把東西都放在地上。就這樣拿著走兩步,放下,再走兩步,再放下,走了40分鐘。

波士頓的遊學經歷讓我又找到了曾經擁有的對生活和事業的激情與自信,回到臺灣後我全情投入新的工作。

從五燈獎開始,張惠妹涉足音樂,幸運的是,1995年她碰到了張雨生,這是在她生命中無法跳過的名字。如果沒有他,阿密特或許會當一輩子民謠餐廳駐唱歌手。他愛笑,他很苛刻,他執著……她一度無法接受他的突然離開,那是永遠的心結。

第一次跟這麼厲害的歌手合作,氣氛非常緊張。尤其是在錄音室裡面,呼吸聲都非常清楚。一開始,我就不敢呼吸,就一直撐著,你知道嗎?我聽到張雨生在錄音室裡面大笑。我想大家在笑什麼,他說其實你可以呼吸的,你可以大口換氣,不要憋氣。那時候才知道,原來可以自然地唱歌,我一直以為是不能大口換氣的。

阿妹就是這樣一個有實力,有感情的歌手,我敬畏她。

根據騰訊、搜狐、新浪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張惠妹,我心中的歌后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