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陳坤,要名利也要修行

陳坤,要名利也要修行

他沉默的,大步地行走在高原上,湖泊邊,山谷裡。臉曬得黝黑,11天只洗一次澡,腳上起滿水泡,有時候喝了點小酒聊天會落淚,有時候板起臉來提醒大家要遵守紀律,有時候會把自己一個人私密時錄的話放給孩子們聽。在拉薩的最後一天,出發機場前,陳坤去了大昭寺。在人潮洶湧的大昭寺裡,他沒戴墨鏡、帽子,不怕被人認出,果然亦沒有人認出。11天,他終於從明星陳坤,走回路人陳坤。

陳坤有錢了。從打工掙學費的小孩到住豪宅開名車的明星,好像是“哢嚓一下,從這個世界就到那個世界了,一點中間過程都沒有。好像從小時候的住的平房,一下子搬到了五星級酒店,心裡被堵了好多東西。”有一段時間,陳坤覺得自己把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追逐名利上。雖然不喜歡“明星”這個稱謂,但是享受這個稱謂帶來的名利。不捨得10塊錢打車的時代早已成為過去,“我討厭別人說你是一個明星,弄得我他媽的好像不是一個人。但是有錢,真好。”最紅的那一段,陳坤有輕度的抑鬱症。他完全停下來不演戲,休整了一年半。陳坤現在回想,堅信是他的信仰幫助了他。打坐、靜修、問禪、在佛學院學習,這些東西,教會了陳坤內心安靜,審視自身,摒除雜念,專注於眼前事。除了那點不服輸的小囂張,那些“長兄為父”的嚴肅,陳坤身上,又多了平靜的力量。

入行10年後的2010年 ,陳坤離開原來的老東家榮信達,自立門戶“東申童畫”,整個團隊不到10人。“行走的力量”是他的團隊發起的第一個國內的明星公益項目。“我情緒不好的時候,需要考慮怎麼演一個角色的時候,習慣一個人一直走一直走,那樣我能安靜下來,跟自己對話,我和我心裡面那個人完全共鳴,無需解釋,說什麼他都會明白。”醉心於行走帶來的改變,陳坤一心一意想要推廣這種方式。

但也有人直接在微博上問他:“行走算怎麼回事啊?做點實實在在的事情吧!”陳坤想了,還是決定“行走”。“該捐的錢,我一分也不少。但是,我不覺得幫一個人安靜下來,讓他能夠面對自己、面對內心,是一件不實際的事情。只是和捐錢比起來,沒有那麼直接。”他在北京的高校,從10000多人裡,選拔了10個大學生,讓他們和他一起上路。

陳坤,要名利也要修行

西藏:從明星走回路人的陳坤

2011年,8月,出發西藏。和他出席過的無數發佈會不同,這是陳坤整個公司運作了13個月的活動,這是陳坤真心期待的一次行走。他決定從演員那種圍繞著助理和經紀人的半真空生活環境中走出來,和10個大學生同吃同住同行,全程走115公里。為了保證活動的純粹性,他的團隊有一個默契,絕不能讓參與的媒體人數多於學生。陳坤在拉薩住的客棧房間,沒有電視、電話,牆上寫滿驢友們的留言,洗手間簡陋,要放很久的涼水之後才有熱水出來。但陳坤情緒高昂。

沒想到的是,第一個阻力,來自陳坤親自挑選的大學生。

8月26日,沙拉烏孜山徒步中,大學生們沒有遵守事先約定的“禁語(行走過程中不說話,這是陳坤在招募大學生時明確的規定。他認為這樣的行走方式,更利於人去感受周邊和自身)”,陳坤在行走快結束時提出這一點,大學生們並不接受,表現出不以為然。當時,陳坤一言不發地快步走到整個隊伍的前端,拉開一段距離,在拐彎後確認大學生們看不到他的地方,忽然爆發。他用登山杖猛力鏟向路邊的野草,幾下就鏟斷一支登山杖,他對著工作人員大聲發問:“他們以為我是請他們來旅遊的嗎?”

那天的晚餐時,同桌吃飯的大學生和陳坤就彼此的不同立場展開“辯論”。一個男孩說了一句話,陳坤聽到,覺得心被猛抽了一下。那孩子說:“坤哥,我們以為你是讓我們來幫你作秀的,我們以為自己是你的工具。”陳坤開始說話,他說到自己最落魄時,最不自信時,最囂張時,直說到現在。陳坤混亂地竭力在表達:這是一個為你們而發的活動,並不是針對陳坤而做。每一個參加的人,都應該尊重它,享受它。

 

陳坤,要名利也要修行

所幸整個行程有11天。除了說,大家也看見了他的做。他先為自己的情緒失控道歉,然後遵守禁語、他將自己列隊排在學生中、自己背睡袋和帳篷、野外露營、吃路餐、喝溪水,每晚和學生們一起開篝火晚會,在無聊的車途中組織唱歌,出發前給每個人噴防曬噴霧,用登山杖隔開荊棘讓女生通過。他沉默的,大步地行走在高原上,湖泊邊,山谷裡。臉曬得黝黑,11天只洗一次澡,腳上起滿水泡,有時候喝了點小酒聊天會聊到落淚,有時候板起臉來提醒大家要遵守紀律,有時候會把自己一個人私密時錄的話放給孩子們聽。

最後一天回到拉薩聚餐時,還是當初說“作秀”的那個男孩,跟陳坤說:“坤哥,開始,我們誤會你了,對不起。”陳坤落淚。

我們身邊有太多所謂成功的人。說起奮鬥史,無一不是經過挫折、受過傷害。很多人在經歷這些後,變得冷酷和傷人。陳坤仍不完美,他也自認還有許多帶演員標籤的臭毛病,但他有心亦有力,帶動一批人,激發出自身的力量,讓每個人做自己的主人——這讓人感到溫暖。

在拉薩的最後一天,出發機場前,陳坤去了大昭寺。

在人潮洶湧的大昭寺裡,陳坤被裹挾在人流中。他沒有戴墨鏡、帽子,他不怕被人認出,果然,亦沒有人認出他。11天,他終於從明星陳坤,走回路人陳坤。

新浪娛樂:我說一下自己的感受。我已經當了很多年的記者,其實所有的採訪我都沒有太大的好奇在裡面,我只會把它當做工作或對自己的要求。但是這次我聽到你們的這個活動的時候我就想要自己來,我從裡面辨識到一種自己的需要,也辨識到一種和其他明星活動的不同。行走和禁語是非常富足自己內心的方式。去年我自己一個人在歐洲旅行大概十天,其實那十天我就是禁語,除了跟計程車司機、酒店服務員說特別少的話。但是那段時間,讓我覺得是我人生中非常完整的時候,因為我完全沒有身份感。我平時跟同事在一起的時候我是她的同事,跟朋友在一起是他們的朋友,跟父母在一起我是女兒。但那十天我沒有身份感,我找到最原來的自己,我好多年沒有和自己本人長時間相處了。

陳坤,要名利也要修行

陳坤:佛教裡講你在世間你就是一個人,而在出世間,人完全是平等的,不造作的。但是在社會的這個世間裡,我們儘量做到真實。即使你不對別人真,也要對自己真是點吧。很多人都會被世間的混亂造作帶走,我經常審視自己,陳坤你在幹嘛?陳坤你很混亂嗎?陳坤你到底在堅持什麼東西?其實我現在可以回答你,首先我陳坤是一個混亂的人,第二我是想追求真實的人,但內心還不夠強大。第三個陳坤還有造作的成分在裡面,我還不是一個能真正靜下心來觀察自己的修行人。如果談論對世俗間最大的名和利是否有貪婪,我承認我有。但另一方面我想成為最好的修行者。我想兩個都是最好的——我的貪婪在這兒。你說在歐洲的旅行和我們的行走是一樣的,我就想讓大家在一個單獨封閉的環境下,找到自己。因為沒有外部的打擾,所以很容易找到自己。難的是,當我們需要回到社會這個層面的時候,在所有人都歡呼的時候,有職業有階級改變的時候,擁有很多身份的時候,你也要找到自己。

新浪娛樂:我現在做不到。

陳坤:我也做不到。

新浪娛樂:我行走那段,只要收到一條跟我談工作的短信,我立刻就不爽。

陳坤:明白,你知道我昨天拍封面多鬱悶嗎(陳坤西藏行走11天后即在拉薩拍攝雜誌封面)?我不要洗澡,但拍雜誌封面的人要我洗,我就不洗,早上我就拍了。到下午,他們又來說,“求你了,你給我們洗個澡吧,我們還是世俗間點好吧。”到最後我也洗了,但我搞了一點形式感,我還穿了一件十幾天沒有脫的衣服,以此作為堅持(說著指了指自己的T恤,笑)。

自卑與苛刻並存,我完全不是完美的

新浪娛樂:這次在整個活動當中我還有一個感受,在95%的時候, 你讓大家看到的是你心裡面特別陽光的那一面,很有力量。但是在某一瞬間,你會跌落到一個對自己不太自信,甚至會有點自卑的狀態。你常自卑?

陳坤,要名利也要修行

陳坤:我以前更多,因為我從小長到大,都是不被鼓勵的。我父母離婚的時候,在那時是件很大的事情,鄰居很欺負我們家,小朋友看不起,家裡又很窮。我現在也自卑,但可能訴求不一樣了。以前自卑是我沒有錢,我窮。現在的自卑是我不夠完美,不夠乾淨純粹。要說在這個社會上我完全不需要自卑,因為我像暴發戶一樣獲得了物質上的富足。我的自卑來自於我看的書,它們讓我知道自己還不夠好。你去看我的微博,我的微博中大部分的思維體系都來自自我批判。因為我太順利了。

新浪娛樂:你真的覺得你很順利嗎?你也受過苦啊。

陳坤:我真的很順利,我是被上天眷顧的。你可以回頭看看,看看我小時候生活的地方,那些跟我小時候一起玩的小朋友到現在都不是很好。跟我一起學演戲的同學,我的機遇比他們好,我還有什麼不順利的呢?那要看你怎麼比了,我要往上面比,永遠都比不了馬龍白蘭度。我既感謝我被命運眷顧,但也同時警醒自己,不夠不夠還不夠。這就是我自卑的來源。我想證明自己。但這個已經不是社會層面證明了。我覺得不僅要讓年輕朋友認可我取得的物質財富和社會地位,我還要他們在內心裡真正的認可我是真的牛逼。任何事情都不是壞的,要看你怎麼使用它,我確實是自卑。

新浪娛樂:自卑怎麼使用?

陳坤:第一個關鍵要安靜下來。剛開始我演戲不怎麼樣,但是知名度很高,就是《金粉世家》那段時間,很多廣告很多錢可以掙。但那時候我跟婉姐說我要休假,婉姐對我真的很好,她允許我。那段時間我沒有接戲,我每天對著鏡子說:“陳坤你是個傻逼,沒什麼了不起。”

新浪娛樂:為什麼要這樣打壓自己?

陳坤,要名利也要修行

陳坤:打壓自己就可以讓自己的訴求更高,我承認這有些病態。我就是用了這樣的方法讓自己成長。沒什麼好或不好的,我就是用這個方法找到一個空隙成長起來的,所以這可能也是我為什麼對大學生對我弟弟們那麼嚴厲的原因。我對自己更苛刻,很多時間我都在自我糾正。我實話告訴你,大部分的人在我眼裡都達不到我的要求。人要經常反省自己,一日三省其身,習慣性給自己提勁。我有自己完整的一個思維體系,是很少有人可以打敗我的。

新浪娛樂:你的思維體系是什麼樣子的?

陳坤:就是人要不斷的進化。你越往裡邊走,越靠近自己的心,心要正。我單親家庭長大,從小媽媽就對我挺好的,我還是兩個弟弟的哥哥,我有一定的道德標準。要求自己,也用來衡量別人。

新浪娛樂:所以你這種嚴厲來自於,你從小就把自己預設為家裡的父親,填補那個空缺?

陳坤:長兄為父。這點思維我有。我覺得當父親我也是一個比較好的父親。但對於我的兄弟姊妹,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對他們的要求是來自於我的判斷的,太嚴厲了。

新浪娛樂:所有的演員都有一個歷程,從不紅到紅的時間段都有一個極度膨脹時期,要過很長時間他們才會開始自省。你有嗎?

陳坤:當然有!

新浪娛樂:你有多膨脹?

陳坤:大家看不見的,我是跟自己對話。我沒在外面膨脹的很厲害過。因為我骨子裡喜歡安靜,所以始終有一個安靜的自己跟自己對話,雖然那段時間變得少了。寵辱不驚是我小時候特別喜歡的一個詞,但我做演員怎麼寵辱不驚?

新浪娛樂:寵不驚比較容易,辱不驚就很難。

 

陳坤,要名利也要修行

陳坤:我從小就被辱大的,我倒沒什麼問題。但是現在太被寵了也很難接受。

新浪娛樂:現在還會有人辱嗎?

陳坤:當然有,我們的職業就這樣,為什麼有人罵戲子呢?我對這個認識還是蠻糾結的。有時候有人說戲子應該怎麼樣怎麼樣,你們的職業怎麼樣怎麼樣,你們的圈子怎麼樣混亂,每次看到這種話我都想踢他,哪個圈子不是一樣?

新浪娛樂:你對你兒子也同樣嚴厲嗎?

陳坤:我可以給你講兩個例子,你來判斷。一件事情是,他跑學校的迷你馬拉松跑了第一名。他跟我說,“爸爸,其實我跑到一半的時候就跑不動了。但是我告訴自己,我一定可以的”最後他跑第一名。第二件事情,大學生跟我們去體訓拉練,往返黑龍潭,3個小時。我帶我兒子去,他九歲。我家裡人都說你何必呢?我還是帶他去,他走到一半就開始哭,我根本不理他,他只能跟著走。結果,2小時10分鐘,我跟一個9歲的小孩搞定了3小時的路程。有什麼不可以做?他剛開始是哭的,後來就高興啊。這次行走的過程中我也是第一次住帳篷,沒有什麼可以埋怨的,你心裡怎麼放自己的位置決定了你未來做什麼。我知道回到城市,我們會回到各自的崗位,但我更知道我們需要時間去做這些。一個9歲的孩子都可以磨練成這樣子,誰的潛能不能開發?我去求籤,搖出來下下簽,放進去再搖,下下簽。不知道多少次我終於求到了上上簽。我拿給師傅說幫我解一下,師傅說你根本都不相信何必解。確實,我相信我一定最好的,無須質疑,我一定有個非常曼妙美好的未來。到後來我是更有名或是沒有名,或是被遺棄,對我來說都沒有太大的區別。我的內心太相信我自己好了。我開玩笑說要寫一本書叫做《醜陋的陳坤》,我就特別喜歡我現在的樣子,但另一方面也有人說,你怎麼這麼噁心啊。噁心嗎?我拉屎的時候你看見過嗎,這不都一樣,噁心的程度是一樣的,你不用來批評我,你先批判你自己吧。我完全不是完美的。

陳坤,要名利也要修行

我兒子應該享受到其他小朋友享受到的權利

南都:那天你在臺上感謝兒子,是開始就決定的嗎?

陳坤:臨出發去江陰前,我給兒子打了個電話,說我要參加金雞百花你要看電視啊,雖然他不知道金雞百花是什麼,我還試探問他覺得我有這個可能(拿獎)嗎?他還說“可以,我覺得你行的”,我覺得他特逗。我上臺時特別激動,想兒子肯定在電視機前看我,我媽他們肯定也在看,我覺得一定要通過螢屏跟他分享這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時刻,這種感覺很棒。畢竟他是我兒子嘛。別的演員談到自己的孩子時都正正派派的,憑什麼我要偷偷摸摸啊。

南都:拿獎後有沒有給家裡打電話?

陳坤:拿了獎就給他們打過去了,可他們還沒看到呢,轉播有時差、會晚一點。我問他們看到哪兒了,讓他們接著看。過了一會兒家裡人就給我打電話了,大家都挺高興的。

南都:你兒子激動嗎?

陳坤:倒是我兒子並沒有太激動,畢竟還是八九歲的小朋友。我問他看了沒,他說看了。問他高興麼,他說挺高興的,還很神秘地說要送我一個禮物,我說太好了,不過禮物還不知道是什麼。

南都:這是你第一次在電視上公開對兒子說話吧?

陳坤:以前他畢竟還小,我想保護他。大家對他很好奇,其實有什麼好奇的?他就跟其他小朋友一樣。我覺得我兒子應該享受到其他小朋友應該享受到的權利。有時候很多朋友在劇組聊天,聊到自己孩子,我就說我也有個孩子,大家沉默了,不知道怎麼接這個話。我就覺得:別人說自己孩子都挺正常的,怎麼到我這兒,你們就這樣了?可能以前我很少提,但這樣我覺得對孩子不公平。以前是為了保護他,不願意提,現在他長大了,八九歲了,再不提他,他會覺得被傷害了——— 爸爸看不起我麼?

 根據新浪娛樂、南方都市報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陳坤,要名利也要修行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