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趙薇的致青春

趙薇的致青春

印象裡的趙薇,好像都是樂呵呵的樣子。

從還珠格格裡面跳出來的小燕子開始,這個大眼睛的姑娘就給人一股喜氣洋洋的感覺。那時候不管她走到哪裡,此起彼伏的的呼號聲中總能見她一張單純無邪的笑臉。

很多人喜歡聽趙薇的歌,不單單是喜歡她略帶童稚的嗓音,最開心還是看她唱歌時的表情。

舞臺上的趙薇總是會帶給人歡笑,不管是兒歌還是情歌,都有種很真摯的味道。

後來這個姑娘長大了,飾演的角色越來越複雜,所處的環境越來越多變,在一次又一次為自己的成長付出代價的時候,我們看見趙薇還是一幅六月天的娃娃臉,擦完眼淚之後還是撲哧一樂,仿佛所有的誤解都不曾發生在她身上的。好了傷疤忘了痛可能是所有人的稟性,只是經歷幾多風雨,趙薇的快樂已經絕不是小孩子的沒心沒肺。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曾經瘋癲叛逆的趙薇突然出落得端莊優雅起來。或許是歲月使然,現在的趙薇已經喜歡微笑,喜歡沉默,很多熱熱鬧鬧的場面也難覓她的芳蹤。只是在她嫣然一笑的片刻,你會發現,她的快樂,一點也沒有少,而是更加深沉醇厚。歷經十年的人生歷練,趙薇的快樂哲學已經深入到她生活的每一道縫隙。

趙薇的致青春

清風拂面時,想起佛說,隨風而至,隨風而逝。風的自在像是禪的自在,也是生命應該學習的自在。相對於娛樂圈的喧囂熱鬧,如今趙薇的快樂總帶著那麼一絲無所謂的自在,她快樂地重返大學校園,她快樂地讀黑格爾,薩特,她快樂地對存在主義發表她的見解,她甚至在機場也不忘記買一本讓自己快樂的書。在她豐富而又快樂的精神世界裡,她無愛無恨,開始追求一種禪意的孤獨。就像她自己說的,禪意的孤獨也是一個人的圓滿,一個人的圓滿也是一種快樂。

“為了電影,趙薇這次拼了。”身邊的助理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化妝已經掩飾不住連續多天來因為熬夜發炎的雙眼,趙薇戴上了茶色的墨鏡。剛一坐下,她就開始咳嗽,帶著困意強打精神。

趙薇團隊推掉了絕大多數採訪邀約,似乎這位新導演並不想過多突出自己。對於提問,她也不像很多導演那樣滔滔不絕,有疑必答。似乎她所有的話都在電影中已經說完,回到現實中,反而沒有力氣。

也許她只是太累了。

她是一個什麼樣的導演?她為什麼不出演自己的電影?她在片場有多“強悍”?面對那麼多關注,她壓力大嗎?……媒體們對於剛剛貼在趙薇身上的這個“導演”標籤的關注,顯然大於對電影本身。以至於她在北京接受南方都市報採訪時,忍不住問我:“應該沒有導演需要像我這樣做這麼多訪問吧?”

趙薇的致青春

採訪那天,她穿著簡單的便服,素顏,戴黑框眼鏡,細看之下會發現她整個眼睛都是紅腫著的。聽工作人員說,她剛剛熬了幾個通宵做完電影的收尾工作,又馬不停蹄地做了一整天採訪。我的採訪被排在當天最後一個,她的嗓子幾乎完全啞掉,疲憊得幾乎說不出話來。聽說我剛看完片,她才來了精神,不斷問我對電影的觀感,細緻到哪裡有笑點哪裡有哭點,都一一過問。她對這部電影的緊張和在意,可見一斑。

演員趙薇的形象一直是溫和隨緣的,但監製關錦鵬形容她當導演的狀態,卻用了“強悍”一詞。不要意外,你看她:連拍30多個小時、為了找一個合適場景輾轉幾個城市、資金斷鏈時自己墊錢……的確強悍!至於現在的壓力,她的回答也足夠“強悍”:“我們已經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去做到自己最滿意的狀態了,還能怎麼辦呢?別人說不好的話,那只能說我們是志不同道不合了。”

《致青春》的拍攝過程並不順利,即便是趙薇這樣的明星導演,也面臨著多方面的壓力。因為對處女作苛刻的要求,拍攝時間從兩個月延長到四個月,投資追加了2000多萬。拍到最後山窮水盡,製片主任找過來,要麼明天停機,要麼去找錢。趙薇說,“別不拍啊,不拍都等著,更費錢。”

劇組與趙又廷的合同就要到期,但是電影剛剛完成了一半,趙薇對著趙又廷有意無意地說,“我沒錢了,電影也拍不完,真煩。”後來進度嚴重超期,趙薇逼著製片人給趙又廷經紀人打電話,“雖然劇組沒錢,但還是要給你們一點補償。”趙又廷經紀人說,“算了,我們送給趙導了,祝她快點拍完。”

趙薇的致青春

最後還是趙薇自掏1000萬,解決了劇組的燃眉之急。

“雖然有那麼多不順利,但是唯一順暢的就是創作。”趙薇說,“悲劇每天都在上演,但只要開拍之後就可謂‘勢如破竹’。因為我沒有妥協,所以才會這樣。”

“電影裡那所大學真難得啊,這麼多年過去了,還保存得那麼好。”我驚訝於電影對時代的還原。

“我們找遍了南京的好幾十所大學,這裡拍一點,那裡拍一點。準確地說,我們找了一所叫‘青春’的大學。”

電影裡有一場英國樂隊山羊皮(Suede)的北京演唱會,趙薇帶上拍攝團隊,在舉辦演唱會的體育館門口完成了拍攝,就連海報都是百分百還原。演唱會在二月舉行,趙薇就把那場戲改成了冬天。

不止這些,細節甚至小到啤酒瓶的拉環。90年代中期的啤酒罐拉開之後是能拔出來的,現在內地已經沒有賣了。趙薇讓劇務從香港買來,運到南京。拍了一半工作人員說,“導演慢點,啤酒快沒了,用光了我們還得進貨。”說到這裡,趙薇苦笑。

趙薇的致青春

選擇新人演員,是《致青春》最大的的挑戰之一。為了讓演員全力以赴配合拍攝,趙薇放棄了明星班底,她需要有人無條件地服從自己的設計,並且願意全身心地付出。儘管她嘴上說從來不在片場罵人,但當新人找不到狀態的時候,趙薇還是無情地說,“我要的是一個‘人’,不是木頭。”女孩委屈地哭了,趙薇完成了這場戲,這是她需要演員達到的狀態。

趙薇還原了一代人青春的記憶,但她沒有討好任何人。在電影中,導演個人化的表達隨處可見,固執而純粹。以至於有人認為,趙薇失去了控制,這樣的問題在電影後半段尤其突出。但是在所謂的控制之外,飽滿的感情貫穿始終,這是在近些年的華語片中,難得一見的真摯和純粹。

對於質疑,趙薇說,“(電影)也不用讓觀眾非要明白到某一個地步不可啊。我後來想,只要我懂就行了,我把自己當成觀眾,這樣就可以取捨掉很多交代性的東西。”

趙薇沒有妥協,也不打算討好觀眾。她相信,青春是每個人共通的記憶。

根據新浪娛樂、搜狐娛樂、南方都市報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趙薇的致青春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