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許巍的中國搖滾夢

許巍的中國搖滾夢

兩年前的5月17日,許巍的“此時此刻”從北京啟程,走過國內十餘個城市後,今年5月16日將在北京萬事達中心收官。日前,許巍在北京舉辦記者會,現場表示這兩年裡自己從“老許”變成了“許少年”。

許巍還未開唱先慶功,前天的發佈會上,一是慶祝門票幾乎售罄,二是宣佈將以眾籌形式推出珍藏版DVD。兩年前“此時此刻”從北京工體館啟程,如今要回到北京,許巍自豪地表示自己的狀態越來越好,“我一直把北京當主場,兩年前不管是我的狀態、舞臺的設置都不是很成熟,一路走下來,一切都越來越好,最好的狀態就應該展示給主場。”許巍不僅狀態在上升,在朋友和歌迷中的稱呼也從此前的“老許”變成了“許少年”,“這幾年我一直努力保持少年的心態。我和李延亮互相鼓勵,我稱他‘李少年’,他叫我’許少年’。”“許少年”這兩年一直努力將生活化繁為簡,戒煙、減肥都在其中,同時也在不斷學習,“我在過去二十年裡一直告訴自己要當一個學生,保持一種學習狀態,作音樂,不學習就不會有新作。”

許巍的世界從來都是這樣兩極合一。

1997年許巍推出了首張唱片——那張絕望彷徨又才華橫溢的《在別處》。他意氣風發、心高氣傲,簽約了名噪一時、孵化了田震小柯等知名音樂人和麥田守望者等知名樂隊的“紅星生產社”,他懷揣夢想從西安來到北京,卻屢屢受挫。跟自己較勁,跟紅星較勁,跟當時遠未成型的唱片業較勁,心灰意冷的許巍得了抑鬱症,一度想自殺。從北京回到了西安,他決定不做搖滾了,開一個小賣店了結餘生便罷。

許巍的中國搖滾夢

後來,許巍重出江湖,於是又有了《時光•漫步》、《每一刻都是嶄新的》……聽了這些新唱片,有樂評人驚呼,重出江湖的許巍“三觀”(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都發生了改變。但是其實,當時“三觀”已經改變的許巍,還是面臨著“一邊跟別人聊精神,一邊付不起首付”的窘迫。

對於這兩極合一的世界,許巍也許有些無奈,但求無事。但是對於他幾乎可以完全控制的作品,此時此刻的他有十分的篤定:“這個世界太大了,我作為一個藝術家,我只關注藝術家的事兒”。

很多聽許巍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困惑:“為什麼你的歌裡只有旅途、陽光、飛翔、溫暖?生活真的已經這麼淡然了?還是用虛無在療傷?”許巍的解答是,“因為我經歷過黑暗,所以知道光明有多麼珍貴”。許巍還說,“我只唱給有緣人。也許有一天,你的生命軌跡改變了,你就有共鳴了”。

2000年,患有抑鬱症的許巍,在家裡一遍一遍反復聽披頭士的歌。時隔14年,早已康復的他在英國利物浦的洞窟酒吧開了一場小型演唱會,並把刻有自己名字的磚貼在牆上,而這個地方正是披頭士的首秀之地。

艾比路錄音棚錄音感想:有國內沒有的緩衝地帶

2014年夏天,經過一年的籌備,許巍帶著團隊——音樂總監李延亮、鍵盤手王文穎等遠赴英國,拍攝音樂紀錄片《在那搖滾的地方》,展開了一場為期35天的音樂“朝聖之旅”。

“當時就是聊著聊著就決定去了。”20日下午,許巍接受中新網獨家專訪,他告訴記者,之所以選擇去英國,是因為對英倫搖滾樂的癡迷,“它對我的音樂成長影響很大,一直影響到現在”

許巍的中國搖滾夢

許巍此行在世界聞名的艾比路錄音棚錄製了兩首新歌,並與世界一流的製作人克裡斯·金賽合作。克裡斯曾為滾石樂隊製作過若干專輯。

“在那裡錄歌沒有不同的心情,我喜歡的很多音樂家都在那裡錄,相當於致敬。”雖然心態上沒有太大起伏,但艾比路錄音棚的復古裝飾風格給許巍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他滔滔不絕地回憶,“傳統保持得非常好,還是6、70年代那樣,除了調音台是現代的,耳機、沙發還是古老的,包括後花園,英國園藝非常有名,錄音過程可以吃飯、喝咖啡,有一個緩衝地帶,這在國內就沒有”。

洞窟酒吧表演八首歌:音樂關鍵就是音樂本身

位於利物浦的洞窟酒吧,是披頭士首秀,也是成名之地,全世界搖滾樂手都希望能在這裡進行表演。

此次,許巍一口氣在臺上唱了八首歌,隨後把自己的名字篆刻在磚塊上,貼在了外面的“名人牆”上,和綠洲樂團、埃裡克·克萊普頓、阿黛爾並駕齊驅。

“我們去之前就提交申請。”說到這次演出,許巍眼角蕩漾出驕傲的神色,“洞窟酒吧要瞭解表演者的資料”。

那一晚,雖然沒有足夠得排練時間,但許巍表演得酣暢淋漓,台下來自五湖四海的觀眾也紛紛拍手叫好。

“音樂真的不需要語言,關鍵就是音樂本身。”許巍感動說道。

旅行解答人生困惑:To be yourself

許巍的中國搖滾夢

這次旅途,解決了許巍藏在內心多年的困惑。

“我困惑很多,不只有音樂,更多是人生,如何讓自己下一步走得更好?”通過音樂的洗禮與眼界的開闊,許巍發現儘管理想和現實衝擊太大,但重要還是找到自己、做回自己。

在威思敏思特教堂,許巍看到了那句著名的話——To be yourself,“就是做好你自己,不用考慮任何人,不用去想時代怎麼變,外界怎麼樣”。在他看來,這句話是一切困惑的答案,這個答案甚至影響了整個英國文化。

許巍常常回憶自己早年因難以平衡現實與理想,險些退出樂壇的往事,如今的他每天生活得十分踏實,“做自己愛做的事情,這樣挺好。我們常常看不慣很多事,想去管別人,但真的要To be yourself”。

讚歎英國搖滾樂結合當地文化

在許巍看來,英國的搖滾樂發展得非常好,最大的特點就是和當地文化的融合,“它沒有照搬音樂形式,成功完全打破了形式和束縛,形式是個殼,內容才重要,非常了不起”。

“美國的布魯斯音樂風格影響了全世界,也發展出各種各樣的搖滾樂。但是當這種音樂傳到英國後,披頭士和滾石樂隊將其發揚光大,甚至改變了後來50年流行音樂的走向、創作方式”。

許巍的中國搖滾夢

在世界眾多的音樂獎中,許巍尤其喜歡英國的水星音樂獎,“英國的音樂體制非常完善,有與格萊美呼應的全英音樂獎,也有水星音樂獎,這是推新人的獎項,當年blur就一夜成名,現在還在不斷湧現年輕音樂家,他們的音樂水準很高、創造力非常強”。

相比之下,談到中國搖滾樂,許巍露出幾分失望。

“搖滾樂來到中國後,大家都在把這個事情複雜化。”他拿開話筒輕咳幾聲,“其實很簡單,搖滾還是要和中國幾千年的文化發生關係,才會產生化學反應,也會誕生新的音樂形式”。

許巍拿歷史做對比,“漢唐的鼎盛是因為海納百川,但到了近代,大家好像都更在意標籤,這個其實是倒退。我經常被問什麼是搖滾樂,滾石樂隊主唱這麼回答——‘搖滾就是節奏’,這個答案真的很專業,也很徹底”。

在許巍的字典裡,不僅沒有針對搖滾樂的解釋,更無法理解“搖滾精神”,他聽到這四個字時,甚至嗤之以鼻:“這個實在太扯了!”

“搖滾沒有精神,只是一個殼,需要和文化發生關係,再融合個人的閱歷,以及對生活的態度。這才是搖滾的包容和博大。”

根據新浪、北京晨报、騰訊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許巍的中國搖滾夢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