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舒淇,愛情對她沒那麼重要

舒淇,愛情對她沒那麼重要

當卸了妝的舒淇坐在我的面前時,我禁不住打量起她。她的膚色不是很白,但是很健康;她的長髮如瀑布般垂下,一如她做的洗髮水廣告;她穿了一件裸肩T恤,凸顯骨感魅力;深藍色的牛仔褲包裹著她修長筆直的腿,一雙棕色的短靴在她的腳腕處紮上完美的句點。

舒淇說話的聲音有一點嗲,有一點懶;她最有特色的是笑容,有人說舒淇的嘴最性感,當她心無旁篤笑起來的時候,那種性感異常撩人。

在電影《美人草》中,舒淇扮演的女主角與男主角的愛情始於一輛公車上的眼光交錯。問舒淇戲裡這種初戀的怦然心動跟她自己初戀的感覺一樣嗎?”“不一樣吧。”舒淇淡笑。“我的初戀發生得太久了,記不清了,只感覺蠻甜的。我現在很懷念那種甜甜的,純純的愛——兩人靜靜地做著,他在你家樓下等,送你去上學。很久之後才會羞澀地拉拉你的小手。這種浪漫沁人心脾。”舒淇突然收住了笑容,有一點無奈:“可惜,如今的愛情都是那種速食愛情。”

舒淇小時候非常喜歡看愛情漫畫和愛情小說,她眼裡白雪公主和白馬王子的結合是最美的一件事。我覺得‘愛情’是多美的兩個字啊,我常常看到‘愛’字就有一種暖意,再加上‘情’字多美。純純的愛戀多好啊!”但舒淇每次講起這些時,身邊的人都笑她白癡。

“現在,你對愛情還保有美好的憧憬嗎?”

“沒有啊!(爽朗地、乾脆地)我的愛情是很純真很浪漫的,可是現在好象沒有這種東西了,現在的愛情都是那種速食主義。所以我把我的愛投入到電影裡去多好啊,又刻骨銘心,又愛得死去活來的。”

“你不相信愛情?”

舒淇,愛情對她沒那麼重要

“不是不相信,就是沒遇到過。愛情在我生命中已不是惟一的,沒有都可以!如果要是找,一定要找一個最好的。這一點我蠻自私的,我覺得如果有緣,終有一日會遇到對方。就像我一個朋友四十幾歲才遇到真愛,然後結婚,開開心心去過下半生。人生是要不停尋覓的,可惜我至今都沒找到!”

“沒有愛情的女人多落寞啊?”我突然對眼前這個集萬般榮耀于一身的女人有一點憐惜

“我的想法很簡單,我是一個不婚主義者。以後會不會改變我不曉得,但是到目前為止我的心態就是這樣。第一我是一個藝人,我沒有辦法過一些正常人的生活,很難體味細微的人生;第二我不相信婚姻,從小到大就是不婚主義者,我覺得失戀還蠻淒美的,失婚就太難聽了,而且辦離婚手續又那麼複雜的。”

我留意到舒淇的右手小指上戴著一枚指環,那通常是暗示獨身。

聽我說她頓悟了,她搖頭。 “‘不婚’只是不結婚,但還是可以談戀愛的。”

這個神秘的舒淇。

抹不掉的“歷史”

舒淇坦言幫她進入演藝圈的第一人是文雋,“他和王晶看了我的寫真集後非常想面試我,就來了臺灣。那次見面我遲到了9個小時,但他們一直堅持等著我。”

於是文雋簽下舒淇,王晶讓她拍了一部由自己監製的《玉圃團之玉女心經》。嚴格說來,這部影片的評級是二B級。

舒淇,愛情對她沒那麼重要

“回首當初的心情有辛酸的味道嗎?”

“很多人都問過我剛入行一兩年的心情,講實話是真的蠻痛苦。經常有人拿一失足成千古恨來告誡我,還沒轉型時我就一直在想不可能一失足就成千古恨吧?我覺得人一生當中肯定會錯過幾回,不可能只有一回,關鍵是否能知錯就改,然後盡可能做得更好。”

“你覺得以前做錯了?”

“以前?年少無知吧,但是想想當初如果不是那樣的話,也不會有現在的舒淇。”

“那時候你介意別人指指點點說你是拍三級片的嗎?”

“不介意啊,在路上常常被人家這樣講,已經習慣了。”

舒淇說:“拍過三級片,恐怕一輩子都得背上這個標籤,洗都洗不掉,即使他日紅了,人家還是把你當作三級影星。這種心情在剛入行時是非常難受和痛苦的,沒有人能夠體會。我告訴別人,人家只是覺得你好可憐,其實那種精神壓力是很痛的。”

“這種壓力一直伴隨著你嗎?”

舒淇,愛情對她沒那麼重要

“也就伴隨我一兩年,後來就沒有了,因為我是一個蠻會反省,蠻會開解的一個人。”

爾東升導演的《色情男女》是舒淇具有轉折意義的影片,憑此,她獲得了第1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和最佳女配角兩項大獎。還有一個特殊的意義的是“《色情男女》演的就是我自己。”

讓舒淇徹底脫胎換骨的影片是張婉婷的《玻璃之城》,若干年後,舒淇一直對張婉婷心存感激。“那時有多少人反對呀,說我是一個演三級片的,怎麼能演一個這樣清純還要說英語的大學生?但她堅持給我這個機會。”由此,眾人在觀眾舒淇性感的同時,也看到了她的演技。

“我覺得我很幸運。很多朋友說我算是一個奇跡,一個歷史,很少有一個女孩子以這種方式進入娛樂圈會有這樣的成就。我一路都覺得我非常幸運,但是也別忘記我也曾經努力過,不是‘曾經’,是一直在努力。”

“如果有跟你當初一樣年輕的女孩子也要通過三級片入行,你會給她什麼建議?”

“沒有,不會有任何建議。”末了,舒淇還是補充道:“我會讓他們不要進入。當初有兩個跟我一起做模特的女孩,跟我走的是同一條路,後來我成功了,他們沒有。我記得我因《色情男女》拿到最佳新人獎的時候,其中的一個女孩在角落裡哭。當時我想該怎樣安慰她呢?我沒有辦法安慰她,因為我已經有了,我得到了,她還沒有得到。我要跟她講什麼,你努力吧,加油吧,有一天總會成功的!我不可能跟她講這些。幸運、機會、天時地利人和,我想不是每個人都有的。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一條路,可能這條路上天給我走了,所以我走得很好。

舒淇,愛情對她沒那麼重要

快樂為本

“不拍戲的日子通常怎麼過?”

“吃喝玩樂。”看我有些詫異,她接著說“吃喝玩樂”也是她減壓的有效方法。“生活就要圖個開心,真的開心和假的開心是不一樣的。演《玻璃之城》之前我的壓力蠻大的,因為經常有人說我是三級片的女明星。有一天一個上了年紀的教授說他特別喜歡看我演的《玻璃之城》,他本來平時不看香港電影,只是無意間看見了我的笑,就去看這個電影。他覺得我笑起來特別自然,他很真誠地告訴我要永遠這麼開心地笑,因為很美。”

從那之後,舒淇覺得由內而外的開心有多麼重要。為了快樂,她看蠟筆小新、看櫻桃小丸子;養貓、曬太陽、跟朋友飲茶、喝咖啡、吃火鍋。她篤信這個世界總有好多令自己愉快的事。

舒淇還有一個快樂秘訣就是“適時頹廢”。前年,他在法國拍攝呂克-貝松執導的電影《致命快遞》期間就嘗試一番。“那段日子真是比神仙都舒服,我可以像樹袋熊一樣正大光明地犯懶——早上睡到11點,然後跑到樓下的咖啡屋喝一杯咖啡。下午陽光很好,或者開車去鄰近的小鎮逛逛,或者隨心所遇地走走。到了下午五六點鐘,海邊的景色非常絢麗,我和劇組的工作人員圍坐在一起,喝點紅酒,沒人打擾,心情異常清爽。”

都說舒淇的嘴唇最性感,可她最不喜歡的就是自己的嘴。在她眼裡能稱得上性感的是李嘉欣的鎖骨及Maggie Q的眼睛。

舒淇,愛情對她沒那麼重要

輕煙嫋嫋,舒淇的臉有一些朦朧,若隱若無中聽見舒淇悠悠地說:“我覺得人一定要懂得處理自己的情緒。你看見前面有障礙物,自然不想再走,但其實只要你多走兩步,情況可能就不一樣——這是我某一次在書中讀到的。”舒淇從不幻想上天給她一個完美的世界,那樣,別人會覺得不公平。

舒淇說自己拍戲時最大的壓力來自打戲,“怕受傷”。拍《一步之遙》時臨場遞來的十多頁對白也讓她傻眼:“那是數碼拍攝,和膠片拍攝還不一樣,不能一段段來,從頭到底近20分鐘,要一氣呵成講完,記臺詞太難了。”她聽聞一個“偏方”,說是把書壓在枕頭底下就能記住裡面的內容,當晚就依樣畫葫蘆,枕著臺詞本睡覺。“可是完全沒用,因為起來後姜文又改了臺詞,我就很生氣地把那疊紙扔在地上,‘又改!’”

她總說自己懶。“拍《夕陽天使》的時候,元奎導演要我們提前兩個月開始訓練。莫文蔚是最認真的,我呢,每天大概三個小時的訓練,先遲到半個小時,導演和武術指導都不在呀,那就喝茶!吃蛋糕!

又過去了一個半小時。還剩一個小時,拉拉筋,熱熱身,今天練哪個pose?哦哦知道了,比畫幾下,收工!”

舒淇,愛情對她沒那麼重要

她得意洋洋地嘻笑起來,“拍攝真的是太累了,在現場把招式套好比較重要,我是屬於比較‘靈活’的那種,不會逼自己太狠。”她覺得演員恪守其職就好,最重要的是達到導演的要求,但揣摩體驗角色的生活沒有標準,她一不留心就把自己整個兒地交出去。2005年拍攝《千禧曼波》時她自覺已經是努力打拼的工作狀態,所謂年輕人的生活,所謂消極的態度,她沒有概念。“每天Disco、喝醉酒、泡KTV、猜拳、白天睡覺晚上工作……我根本不是那樣的人。”既然侯孝賢提了“體驗”的要求,她也只能硬著頭皮上,“我就去帶那群年輕人去打羽毛球,交換條件是晚上跟他們去夜店蒲,早上再逼他們起床。”

那段日子她瘦到體重跌破100斤,“有時也會蠻羡慕那時的自己的,怎麼吃都不胖。”後遺症是她怎麼都睡不著,吃了安眠藥,每天睡不到一個小時又會醒來。“後來藥也不吃,就放任這個情緒讓自己去走。那時我蠻能體會抑鬱症的心態的,隨便一個點就能讓你哭到稀裡嘩啦。”那時她一邊還在拍電視劇,現場嘈雜無比,根本沒有培養情緒的空間,“我都可以左邊哭就左邊哭,右邊哭就右邊哭,大哭小哭中哭,怎麼哭都可以,哭幾次都沒有問題。”直到她去演了一部時時需要大吼大叫的《怪物》,那段情緒才算被發洩徹底了。

但一旦站到鏡頭前,她就感覺不到任何壓力,“你要‘松’別人才會感到你‘松’,壓力會在你身上壓一堵牆,誰都能看出來。”她把這種鬆弛感歸功於早年挨過的罵,“我其實是個容易緊張的人,但是演戲時反而一點兒都不會。剛到香港時我什麼都不會,別人叫我做什麼就做什麼,而且小時候也被罵慣了,臉皮厚一點就可以了。”

根據搜狐、新浪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舒淇,愛情對她沒那麼重要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