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只為追求更完美的周星馳

只為追求更完美的周星馳

出道以來,周星馳的頭銜從“星仔”變成“星爺”,再從“星爺”變成了“周導”、“周董”、“周委員”,我們也逐漸習慣了在戲裡笑話他出糗和無厘頭,在戲外對他恭敬卻保有畏懼感。因為這個圈子裡的所有人都在說,星爺脾氣大、難相處、喜怒無常——他走到了高處不勝寒的位置。

在《西遊》上映前,他問搜狐的主持人于莎莎:“為什麼你們要叫我星爺?叫我星仔不好嗎?我希望都叫我星仔”。“星仔”這個稱呼,最盛行於他跑龍套的時候;而時至今日,他說了以後,所有人依舊異口同聲、恨不能飽含12分敬畏地叫一聲“星爺”。但即使是合作過的陳松伶(線上看影視作品),也要在微博上曬出一張與他合影的舊照時,撰文說:“以前叫他星仔、星哥,想不今天他已經‘升級’要改口叫‘星爺’。”

對於年近半百的周星馳而言,孤獨,或許是個永恆的人生命題。

很多人都知道,周星馳喜歡李小龍。

李小龍說過:我不怕會一千種腿法的人,只怕將一種腿法練習一千遍的人。周星馳也是一樣,他的電影始終講述小人物用堅持獲得偉大力量的故事。同樣的主題,同樣的風格,只是不斷變奏、變強,按照《西遊:降魔篇》玄奘師傅的話說,再好一點點。

只為追求更完美的周星馳

周星馳還很喜歡斯坦利-庫布裡克,就是拍《發條橘子》《全金屬外殼》的那個美國人。《少林足球》的片頭模仿了《2001:太空漫遊》,《功夫》裡面不正常人研究中心湧出的血水則是對《閃靈》的致敬。

按照星爺的話說,“庫布裡克和我一樣,都是童心未泯的人。”

童心未泯的星爺更喜歡被喚作星仔,即便當年的少白頭已經全白,臉上的肉開始鬆弛,但他還是自認“童心未泯”。

孩子通常很難打交道,不少合作過的老搭檔稱周星馳自私自利,難以合作。《西遊:降魔篇》在宣傳期間,所有的主創被要求點評周星馳到底是不是那麼不好合作。聽到那些讚美之詞的周星馳,臉上常會出現一絲不易覺察的無奈表情,似乎在說,“這關我屁事?”這分明是孩子的邏輯,別人的評價,怎麼會有自己的遊戲重要?

所有圍繞在周星馳先生身邊是是非非,都在一代喜劇之王的光榮頭銜背後躲藏著。幾乎所有的媒體記者都抱怨,周星馳是讓人頭痛的採訪對象,無論你多麼愛他,對他多麼好奇,他的回答永遠隔著一層玻璃,雖然人就在你面前,但你感覺不到真實的溫度。

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曾經說過,“不要試著找我。”我覺得這句話挺適合送給星爺,儘管這樣的搭配有些無厘頭。

只為追求更完美的周星馳

與周星馳合作過兩部電影的王中磊說,“所有周星馳電影,在沒有名字的時候,都叫《高手又見高手》。想要與周星馳合作,你必須也是一個高手。”

王中磊還補充了一句話,“麻煩的是,你永遠不知道他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

關於周星馳和那些女人的故事,真的、假的,已經傳得太多,但是他本人始終不願意公開回應,我們只能通過電影來一窺星爺的愛情觀。

在《西遊:降魔篇》中,舒淇飾演的驅魔人段小姐對文章飾演的玄奘死纏爛打,上演了女追男的戲碼。俗話說,“女追男隔層紗,男追女隔座山”。可“只為了人世間大愛”而修行的唐僧卻不為所動,直到最後唐僧領悟了愛情的真諦,可惜為時已晚。

“我的理想是被美女倒追,這也是現實做不到的事情,所以要在電影裡有表現。”周星馳的回答聽起來總像是說笑話,但因為遺憾而不得不缺失的愛情,的確貫穿著電影始終。尤其是在觀眾笑了90分鐘之後,要不得不面對這樣的結局。我問星爺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回答,“為了增加戲劇性。”

真是一個無趣的答案。

有一首歌在《西遊:降魔篇》裡出現了兩次,一次被玄奘換上了勸人向善的新詞,被當成了搞笑的段落,另一次是段小姐在月色下翩翩起舞,輕聲吟唱,美麗絕倫。我想,周星馳那時候一定愛上了鏡頭裡的那個人。

只為追求更完美的周星馳

這首歌是盧冠廷的《一生所愛》,歌詞寫到:

從前、現在,過去了再不來;

紅紅、落葉,長埋塵土內;

開始終結總是,沒變改;

天邊的你漂泊,在白雲外。

這首歌也是《大話西遊》的主題曲,至尊寶與紫霞仙子最後也沒能在一起。戲外,周星馳和朱茵也勞燕分飛,有人說看到過周星馳在朱茵下榻的酒店電梯外苦等,但朱茵選擇走後門離開,根本不想見這個人。

這樣的重複,是星爺在感歎宿命,還是強調堅持?

這一次,又開始傳出周星馳追求舒小姐的緋聞,在媒體的逼問下,而舒淇只是回答,“我對於導演十分佩服和敬仰。”周星馳說,“我怕你一直沒空,我就沒機會。”舒淇回答,“那我就希望一直都忙一點。”

然後周星馳笑了,眾人也跟著笑了。笑聲消解了一切尷尬,正如電影一樣。

只為追求更完美的周星馳

這幾年,雖然外界紛擾,但周星馳依舊保持著和以前相同的生活習慣,比如不需要拍戲的時候會準時在公司朝九晚五,交通工具偶爾是自行車,偶爾會打出租,和司機天南地北地聊。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八卦,香港狗仔也都放棄繼續追逐他,因為他的生活基本就是家與公司兩點一線。他很少看新聞,很少上網,社交軟體更不是他中意的互聯網設備。與網路環境下的虛擬社交相比,他更喜歡把朋友約出來,面對面的溝通。“當然,講電話也可以。”

所以在周星馳的電影中,找不到互聯網文化的影子。雖然他的《大話西遊》被認為是互聯網文化起步之初最重要的文化符號。“內地很多人討論我的電影,討論到一定層次是我不能理解的。”《大話西遊》這部作品,從某種程度上像把雙刃劍,一方面成就了周星馳,一方面又限制了他。

《大話西游》彼時在香港上映時,票房並不理想。“那時候香港人看周星馳電影,一定要夠好笑,如果周星馳不好笑了,恨不得拿雞蛋砸你。”郭子健回憶。當時他還是學生,他說,“月光寶盒”看不大明白,“仙履奇緣”就覺得很好看。香港觀眾給周星馳打下的標籤就是喜劇演員,搞笑就買帳,不搞笑甩手就走。那時候,周星馳需要面對的,僅僅是如何讓別人接受自己除開喜劇演員之外的才華與想法。

但沒想到,這部電影意外在內地火到不行。內地觀眾為他打上了“無厘頭”的烙印,就如同電影裡打在孫悟空腳板上的三顆痣一樣,他從此被認證成了無厘頭的一代宗師。這個意外的光環借勢讓他進入創作高峰期,但也變成了他的緊箍咒——如何拿下“無厘頭”的這個標籤,成為了最困惑他的問題。無厘頭對於周星馳來說,只是他眾多才華中的一樣,但對於大眾來說,那幾乎是周星馳的全部。

根據搜狐、新浪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只為追求更完美的周星馳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