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郭采潔,不善於裝可愛,強勢更符合

郭采潔,不善於裝可愛,強勢更符合

郭采潔14日在臺北舉辦新專輯《愛造飛雞》聽歌會及同名迷你電影首映會,電影邀請張孝全擔任男主角,兩人在片中有激情吻戲,但郭采潔笑說,張孝全因戲分太重,拍到第三天就不理她、不想跟她說話,張孝全還說:“感覺好像是我要發片。”郭采潔近幾年事業滿檔,她自曝某天在家放空,聽到新歌demo時心情低落大哭,她坦言:“我知道我身體很疲憊,也覺得太寂寞了。”

郭采潔近年事業重心放在大銀幕,今年光是拍攝還有上映就有七、八部電影,讓她累到身體出狀況。郭采潔日前在香港拍攝電影《飛霜》,但電影因故延拍,有空檔留在臺北短暫休息,

因此感到疲憊與寂寞,“平時忙碌工作與飛行,沒有好好感受自己,這次低潮,讓我覺得一年的時間都在快轉。”她月底發片後不接跨年演出,將先出國度假,明年一月再回來宣傳電影《大尾鱸鰻2》。郭采潔與楊佑寧三月分手,兩人仍保持聯絡,但似乎沒有新進展,她坦言,愛情對她來說很重要,“不管是家人、身邊的朋友,我都會充滿力量的給他們愛,所以我需要談戀愛補給。”她自知需要愛情,但保持順其自然,是否有其他男性表示好感?她表示:“我不太去應酬場合,就算有人要電話,經紀人也會擋下來,我基本上都在劇組裡。”

郭采潔,不善於裝可愛,強勢更符合

郭采潔與張孝全近期合作電影《飛霜》,她力邀張孝全參與新專輯迷你電影演出,張孝全一口答應更為戲上山下海,天還沒亮就上陽明山、還要跳進泥濘跟五米深泳池裡,郭采潔拍到晚上七、八點就可收工,張孝全卻必須熬夜拍攝,郭采潔不好意思地說:“感覺是他要發片,他拍到第三天就不太理我了!”兩人片中飾演情侶,在泥坑中上演激情吻戲,但張孝全從泥濘中爬起來時吃了一嘴雜草,他們熱吻還得時不時撥開嘴裡的雜草,問她和張孝全是否來電?郭采潔大笑說:“他把我當男的!”

剛出道時,郭采潔以“優格女孩”、“水女孩”的可愛萌甜形象走進音樂圈,用甜甜的娃娃音唱《I Remember》、《LittleS un-shine》、《煙火》。初初觸電時,她在臺灣偶像劇《無敵珊寶妹》、臺灣本土電影《一頁臺北》中也是走可愛清新路線。從兩岸合拍片《愛Love》開始,郭采潔的戲路出現變化,她飾演的任性女孩小霓讓人眼前一亮。今年,兩部《小時代》上映,郭采潔將冷酷果敢的“顧裡”身上的女王范兒詮釋得淋漓盡致,受到好評無數,人氣飆升。

實際上,電影《戀愛時光》拍攝早於《小時代》,是甜妞兒郭采潔第一部在大陸擔當女主角的影片。在這部電影中,她將“傲嬌白領女”這一角色個性展現得非常到位,既有“酷狂霸跩”的一面,也有溫馨親切的鄰家女孩風,相較于“顧裡”更接地氣,更易引發當下同齡女性的共鳴。

從可愛小女生到女王禦姐范兒,郭采潔怎麼看演藝路上銀幕形象,以及自己心態的變化?銀幕之外的她,又是怎樣的模樣?近日,她接受了南都記者專訪,暢談這一切。此外,對於與男友楊佑甯好事將近的傳聞,郭采潔坦言“我自己的確奔三啦,希望在正青春、體力尚好的時候,可以有自己的下一代,有自己的孩子,不想太老的時候再生小孩”,不過結婚這件事“還是順其自然,我們已經有了默契。有好事一定會通知大家”。

郭采潔,不善於裝可愛,強勢更符合

都市愛情喜劇《戀愛時光》講述了郭采潔飾演的白領王樂晴,為向自己的“高富帥”男友製造千里求婚驚喜,與其雇傭的“技術控宅男”攝像師周同(房祖名飾)陰差陽錯地踏上的一段“說走就走”的意外旅程。期待一次意外,還是尋覓身邊所在的?想要一個完美男人的外殼,還是一個普通男人的真心?影片著力聚焦時下都市男女的“愛情病”。在郭采潔看來,“其實幸福不一定要等待,不一定要處在一個被動的位置”。

南方都市報:剛開始拿到《戀愛時光》的劇本,這個故事或者說這個角色打動你的地方是哪裡?

郭采潔:這個故事是講“奔三”女性面臨的現實壓力和各種狀況,跟臺灣的情況不太一樣,我覺得非常有意思,就想要接演這部戲。我之前演的角色大多是學生,比我真實年齡小,這部戲角色的年紀剛好趕上,和我差不多。還有很有趣的是,那個時候我正好和房祖名在拍攝巧克力廣告,在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和房祖名可以被擺放在一起,詮釋愛情故事,拍完廣告之後才覺得兩個人在畫面裡的確會產生火花。儘管片名是《意外的戀愛時光》,可我覺得影片所要講的並不僅僅是旅程中意外發生的一段愛情,而是想告訴大家怎樣能在戀愛裡找到自己最自在的樣子。我們每一個人都非常希望變成對方眼裡那個唯一的存在,而當你感受不到的時候,你就會去想一些方式去改變現狀,或者說去挽回。其實幸福不一定要等待,不一定要處在一個被動的位置。因此,王樂晴想要去改變,做最後的努力,沒想到命運給了她一個更好的安排和禮物。

郭采潔,不善於裝可愛,強勢更符合

南都:女主角面臨的是在“高富帥”與“屌絲男”做出選擇,影片裡有許多細膩的描繪。比如“高富帥”花7000元買一雙鞋子送給女主角,卻不合腳。而“男屌絲”與女主角一起落難時,毫不猶豫地把這雙名貴鞋子拿去交換食物。假如,遇到了花7000塊錢給你買鞋子的男生和把鞋子賣了給你做早餐的男生,你會怎麼選擇?

郭采潔:我在(與人相處的)關係裡也會尋找存在感,不管是和男朋友,或者家人、朋友的關係裡,我非常享受當付出的那一方。我會通過付出感覺到自己被需要。如果這兩個男人放在我眼前,我一定會選擇讓我覺得我在他眼裡是唯一的那個。以我自己的狀況,物質上我可以完全滿足自己。再說了,物質欲望到底有多大呢?怎麼能夠代替用錢買不到的溫暖呢?

南都:在愛情中,如果遇到問題,你會主動去尋求解決的途徑嗎?

郭采潔:對,我是完全主動性的,也可以說是攻擊性的。(大笑)

南都:對你來說,無論在生活中還是在工作中,安全感都很重要?

郭采潔:非常重要,非常。

南都:你的生活中有發生過令你難忘的意外狀況嗎?

郭采潔:我不太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我是很有計劃的人,也比較不會去突發奇想嘗試新鮮的事情,不太會跨出自己認為安全的範圍。

南都:如果佑寧製造了一個意外驚喜給你呢?

郭采潔:我會很喜歡啦。(唉,已是物是人非)

郭采潔,不善於裝可愛,強勢更符合

南都:你在微博上說的挑選瓷磚是怎麼回事?媒體以此推測稱你們好事將近。

郭采潔:哈哈哈,沒有沒有,那個是我自己在挑選的,好玩的,想跟大家分享而已。

南都:結婚這件人生大事有提上日程嗎?

郭采潔:我自己的確奔三啦,希望在正青春、體力尚好的時候,可以有自己的下一代,有自己的孩子,不想太老的時候再生小孩。我也受到周圍很多朋友、同學的刺激,他們都開始步入婚姻,我會羡慕。不過這件事還是順其自然,我們已經有了默契,有好事一定會通知大家。

“無論是可愛范還是女王范,我會把她變成真實存在的一個人”

從《愛》的任性女孩小霓,到《戀愛時光》的傲嬌白領王樂晴,身著華麗套裝、臉描精緻妝容卻因意外落難鄉下時,大喊“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到《小時代》中高高在上冷酷果敢的顧裡,每一句話都擲地有聲,“每個人,包括我自己,都有愚蠢透頂的時候”。郭采潔在大銀幕上完成了一次華麗的轉身,女王禦姐范兒深入人心。在這些角色背後,有什麼樣的故事?郭采潔告訴南都記者,初初接觸影視時,自己曾因總是被定位於可愛形象而苦惱,“讓我有些尷尬”。

南都:有人看了《戀愛時光》後,說就是一出“顧裡落難記”嘛。“顧裡”這個角色,讓很多人認識、喜歡你。現在回過頭去看“顧裡”,有什麼感觸?

郭采潔,不善於裝可愛,強勢更符合

郭采潔:其實,當初接拍《小時代》心裡很忐忑,我從來沒有因為一個角色而心裡產生許多顧忌,唯一的意外就是“顧裡”。害怕的原因主要是,把小說搬上大銀幕,首先要滿足讀者。顧裡已經被讀者擺在心裡深處,他們對角色的理解很深刻。還有一個原因是,《小時代》不管是導演的知名度、其他演員的名氣,都超越我過去的經驗。我看完小說後,在微博上分享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結果就瞬間排山倒海地出現大量的評論。平時我的微博蠻冷清的,這讓我突然覺得這是一股無法想像的力量,壓力很大。但是,我性格裡也有一種“越覺得不可能就越要去做好”的勁兒,去做就對了,決定之後就沒有退路,就讓自己鑽進角色裡頭。

南都:這種壓力給你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郭采潔:其實,因為演顧裡,我經歷了一個蠻痛苦的過程。我個性不太喜歡與人有衝突,不希望別人因為我的言語而受傷。所以當我去表述、溝通某件事情時,我會先在腦子裡推演出一個最合適、最溫和的方式,只要達到溝通目的就好了,我會很修飾自己的表達。但是,顧裡的性格很爆很沖,不經思考就會說了出來。所以在拍攝的那兩個月裡,我入戲很深。經過這次,我明白走不出來是因為接演一個跟自己落差太大的角色。對於顧裡,我就像擰抹布一樣把自己擰進去,那段時間裡我就變成顧裡性格的人,有種從可愛動物變成猛獸的感覺。

南都:在《愛》之前,比如《一頁臺北》等,你的銀幕形象側重小清新、可愛范兒。從《愛》開始,接連《戀愛時光》、《小時代》都開始走“女王范”的路線。這種轉變,是純屬巧合,還是你和團隊在挑選劇本時專程設定的路線?

郭采潔,不善於裝可愛,強勢更符合

郭采潔:唯一考慮的就是劇本,它能不能通過文字打動我,讓我產生去說這個故事的動機。講到過去和現在角色的差異,其實每個人原本就有很多面向,我一開始是歌手,跨界成為演員也是環境所致。出道時,唱片正好開始失勢。以前華納(唱片公司)是“天后宮”,我進公司那一天,正好所有天后都出走。(笑)發片之後就開始有盜版,我又不是很會唱那種。剛好唱片不景氣,我就被丟去拍偶像劇,真的是被丟去。我第一部偶像劇和張棟樑[微博]合作,當女主角。我們的劇接檔的是臺灣史上收視率最高的偶像劇,陳喬恩[和阮經天[的《命中註定我愛你》,我們的劇接著《命中》播出,就成了史上開播收視率最高的偶像劇,但後來就一路下滑。

南都:那時是不是壓力特別大?

郭采潔:其實無所謂,是我第一部戲劇嘛。一開始演戲真的被“修理”得很慘,完全不曉得演戲怎麼回事。拍完第一部電視劇之後,我就很幸運地有了《一頁臺北》。其實電影、電視劇還有唱片,是壁壘分明的。在某個領域裡待久了之後,真的會有形象上的定位。可是我一出道,出了第一張唱片,去拍了第一部電視劇,又去拍了第一部電影,還來不及被定位,就走到今天。我平常透過唱片、廣告呈現出來的,的確是那種有時讓我尷尬的、可愛的形象。我偶爾也會想我個性也不是那樣,為什麼大家都喜歡我那樣子。

南都:為什麼認為可愛的形象會尷尬?

郭采潔:因為我本身不是那樣啊。有段時間我會對自己的作品很害羞,有前輩就和我講:“你應該要抓住現在人家還要你可愛的時候,等你過了這個年紀,人家也不要你可愛了”。我豁然開朗。其實會害羞是因為我已經成長了,現在回過頭來看,一路走來,我的心理建設都非常健康,我還是維持自己生活原本的樣子,身邊的朋友也都始終如一。我非常需要安全感,包括我和公司的工作方式,是家庭式的、緊密的。也因為這個緊密,我可以面對更多未知的、更大的挑戰。

根據新浪、南都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郭采潔,不善於裝可愛,強勢更符合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