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充滿正能量的元氣少女——陳意涵

充滿正能量的元氣少女——陳意涵

穿梭在巷弄騎樓間的陳意涵,比想像中個子更高一些。

尋思如何回答問題的時候,就像《聽說》裡的手語少女秧秧那樣靈動可人,表達觀點的時候,又像個朝氣勃勃的小太陽,熱力驚人。應該就是這樣的特質,讓臺灣“觀光局”相中她,代言臺灣自由行。“我也覺得自己很適合這個任務,而且我眼中的臺灣和別人不一樣!”

曾經有幾位同事來臺灣旅遊,陳意涵一心想盡地主之誼,卻未竟全功。“我打算帶同事們去看離臺北半小時車程的宜蘭,或是花蓮、台東的原住民部落,沒想到他們的行程全都鎖定臺北,想去的都是士林夜市、一〇一、淡水、陽明山那些太過觀光化的景點,我覺得好可惜。”

“朋友們對臺灣的既定印象,就是夜市小吃。其實臺灣還有很多不同的美好面,可惜我很難在短時間內讓他們瞭解。”儘管如此,她還是花了一天,為同事們導覽臺北的文青聖地:華山藝文特區和松煙文創園區。“來臺北的朋友一定要到這兩個地方走走。在松煙,你可以看到臺灣的各種元素,從農產品到手工坊,每一個品牌都是本地出品;在華山,除了大大小小的展覽空間、選片獨到的電影院,也有氣氛懷舊的餐廳和酒館。”說起故鄉的美好,陳意涵成了一位篤定又迫切的演說家,甜美的嗓音裡充滿了使命感:“我常想,為什麼朋友聚會永遠只能吃吃喝喝或是唱唱歌呢?難道沒有別的事可做嗎?其實我們也可以一起去玩飛盤、一起去看畫展、一起去學幾道料理、一起做一個戒指、一起逛書店呀。你會發現,這裡其實是很有人文氣息的地方。”

在那之後,又有一位朋友來訪,陳意涵改變了接待策略,直接邀請這個女孩住在她家。

充滿正能量的元氣少女——陳意涵

“她一到就問我,晚上你要帶我去吃什麼?我說,從現在起,不要問我接下來我們做什麼;我做什麼,你就跟著我做什麼。”於是,這位朋友跟著陳意涵每天早上5 點起床,去大安森林公園晨跑兩圈,然後去傳統市場買菜,回家打果汁、做午飯;下午去騎腳踏車、逛華山藝文特區,看電影,看人,喝喝小酒。“我跟她說,如果有人問你,你在臺灣都吃到些什麼好吃的,你要回答他們:‘我到臺灣是去生活的,不是去吃東西的。’”

陳意涵的行程裡,既沒有shopping,也沒有排隊餐廳。

然而,朋友也喜歡這麼“生活化”的臺灣之旅嗎?“她完全沒有抱怨,而且她現在還是經常好奇地問我:‘你還像那時一樣,早上跑步、下午騎車嗎?你是不是正在打果汁呢?’我想,這裡的人很滿足,這裡的人很熱情,這裡的人的步調很慢。在這兒,很多人的心願是開一家小咖啡廳交朋友……這些最美好的,她都感受到了。”

能住在陳意涵的家裡,就算必須5 點起床,也是幸福的。“其實,我現在去旅行,也喜歡跟當地人租房子,假裝自己是住在那個城市的居民。”原來,陳意涵喜歡獨自一人旅行,而且都是在民宿網站找住宿。女明星陳意涵居然獨自借宿陌生家庭,這實在是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更令人驚訝的是,這位獨行俠也曾經怕黑、怕生、怕鬼、怕蟲……什麼都怕。

“我以前很膽小,是工作的磨練逼著我成長。只能說,人的潛力無窮吧!”

平時作風豪邁瀟灑、自稱“陳大發”的她,投宿時的自保方式也很man:“如果得和房東見面,我會先買一罐啤酒,在電話中向房東說好:‘你到某某出口,看見手拿啤酒的女生就是我。’我希望他們認為這個女生一大早就喝酒,肯定不好欺負。”

充滿正能量的元氣少女——陳意涵

獨行俠遇上團體行動時,也總想脫隊或是帶著別人一起冒險。“有一回,我和兩位工作人員去紐約,因為班機改期而多留一晚,我上網訂好民宿,臨時卻找不到屋主藏在樹下的鑰匙,結果三個人在中央公園露宿了一晚。”

雖然天不怕地不怕,陳意涵卻不願意一個人去巴厘島、馬爾代夫,或是希臘之類的地方旅行。“島嶼的氣氛太家庭、太情侶,遇見的人都成雙成對,讓我感覺不太自在。我一個人還是適合在城市行走。”

究竟是什麼時候變成這麼獨立的呢?陳意涵回答得很快:“單身以後,沒有談戀愛之後。”接著又補了一句:“30 歲以後。”原本沒想打探她的感情狀況,她卻率直地道出目前的心境。“年輕時忙著戀愛,不知道自己可以做那麼多事情,一個人旅行之後,才發現自己太享受這件事了,以至於沒法找到另一個人分享。然後,也不再想多說什麼解釋自己了。”

不期待被理解,也沒有動力分享,於是她的微博和Facebook 上,沒有什麼到此一游的紀念照。“我常在想,那些走到哪兒都要拍照分享、搜集口水讚美的人,他們到底有多麼寂寞?他們心裡一定有個特定的人,期待對方看見、回答。他們只是假裝很快樂。”雖然喜歡攝影,但現在的陳意涵,只想在跑步時拿出小底片機拍拍路人、花草。“這種變化好像讓自己成了愈來愈麻煩的人,但我還蠻享受的。”

陳意涵出道的第一部電影就是《單車上路》,主角們在美麗的蘇花公路上馳騁。而在為臺灣拍的觀光宣傳片《噗通噗通24 小時臺灣》中,也有她在日月潭畔騎車的身影。

充滿正能量的元氣少女——陳意涵

所以,專訪的這一天,也請她帶來自己的愛車一同入鏡。可是,才想和她好好聊會兒騎車,她的話題瞬間又跳回了跑步。

“有一陣子我和豆哥(鈕承澤)常常一起騎車,但是現在單車的強度已經不能滿足我。他都會酸酸地說:‘好啦,我老了跑不動了,你又只有跑步會high,我們各走各的吧。’”

這幾年陳意涵經常代言運動用品,許多人知道她愛跑步,但可能不知道她著迷的程度。

陳意涵兒時住在臺北近郊的茶鄉坪林,是個山明水秀的好地方。後來為了她和哥哥求學方便,全家才搬到都市定居。

“我從小就愛滿山亂跑、摘花吸花蜜,是個好動的野孩子。進了田徑隊練短跑,本來也是件快樂的事,卻因為聽見同學說,看我長相就知道跑不快,讓我一直不太開心,感覺是為別人而跑。”學生時代,跑步是陳意涵的義務;多年後,跑步捲土重來,成為她人生的寄託。“不談戀愛之後,我發現我時間好多,多到不知道該做什麼。所以我開始一直跑,像電影裡的阿甘那樣,常常一次跑上二三十公里。”

陳意涵研究過黃帝內經,服膺老祖先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理論,所以她每晚10 點睡覺,隔天5 點起床,到家附近的公園慢跑。“中正紀念堂有很多人下棋、唱卡拉OK,大安森林公園有很多人練氣功、跳土風舞。邊跑邊看看樹上的鳥兒、松鼠,常常一回神就是5 公里了。多跑兩圈,再去花市買束花,去傳統市場買點菜,就將近一趟半馬(約20 公里)了。”

在公園、市場交到的朋友全是銀髮族,讓陳意涵常感歎:“為何我忙完好幾輪,同輩朋友都還在睡?”但他們對她也有抱怨:“陳意涵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遇到我爸媽了?你那麼早起,害我一直挨駡!”

充滿正能量的元氣少女——陳意涵

進劇組拍戲的日子,也能早睡早起嗎?陳意涵的回答很妙:“我的外形就像窮人家小孩,會找上我的幾乎都是勵志向上的陽光角色,很少拍到夜戲。豆哥(鈕承澤)找我演《軍中樂園》時,我心想這次完蛋了,演妓女可能都得晚睡,沒想到

每天素顏晨跑、騎車,出門常搭捷運和公車,一年也會報名幾次馬拉松比賽,陳意涵不想受明星的光環限制,也不擔心隱私受干擾。“大家一般都很有禮貌,不會來打擾我。搭捷運時,常聽見有人小聲討論:‘是她嗎?是她嗎?’下車時,我就會主動向他們揮揮手。”在那個年代,金門的妓女下午6 點就下班了!”

不過,她在臺北的時間其實不多。“我去年只有兩個月住在家裡。不過,只要有一天放假,不管路途多遠,我一定要飛回來。”戀家的孩子,想了個獨特的方法避免鄉愁:陳意涵把家裡的床單、被單都換上和飯店一樣的白色。“這樣一來,每一個飯店都像是家了。”

一年打包行李不下百次,如果為了工作下榻飯店,她會把家裡的枕頭、線香、蠟燭,甚至蓮蓬頭都帶上;個人旅行則一切從簡,但有兩樣東西不可或缺, “不管去哪裡,我一定會帶著跑鞋和運動手錶。”陳意涵形容自己是個“資料控”,熱愛記錄身體的每個數位。“我一次會戴三支不同功能的表,間歇性地改變跑速,把心跳拉到最高再慢下來,記錄體能的反應。”

“我太迷戀跑步時融入環境、忘記時間的感覺。好多人每天不想動,老覺得自己很胖,其實只要你穿雙鞋,把鞋帶綁緊,跑出門,痛苦30 分鐘後,得到的開心是你沒法想像的。”陳意涵似乎天生有種傳道者的特質,而且非常有說服力。

“談戀愛、吵架也很痛苦,痛苦完,這些東西不會帶給你快樂,但是運動會。不運動都是藉口。朋友問我為什麼一個月可以跑三四百公里,我說,因為你們還在想的時候,我已經出門了。”

充滿正能量的元氣少女——陳意涵

“晨跑的時候,我就想好了一天的行程。旅行中也一樣,一邊跑,一邊尋找待會兒可以逛的地方。”跑步是她認識世界的深度旅遊方式,不過出差工作時,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在飯店裡健身、游泳,因為適合慢跑的環境不好找,而且似乎也沒有那麼適宜的生活氛圍。

一個敢拿淑女車玩“甩尾”的女神,總會有些特別的朋友,比如宅男一族。如果沒有踏入娛樂圈,大學主修“資訊管理”的陳意涵,很有可能成為一個美女“程式媛”呢。她坦言,當時班級裡,遍地宅男,“我自己到現在還是對電子產品和程式之類有莫名的喜歡”。

    除了能跟“技術宅”打成一片,陳意涵同樣可以搞定“動漫宅”。因為自己的哥哥原來開漫畫店,陳意涵認識了不少熱愛動漫的“禦宅族”,她也漸漸“墮落”成A CG (AC G是Anim e、C om ics andG am es的縮寫,也即動畫、漫畫和遊戲)的“毒友”。耽迷於二次元的陳意涵,常常逼得助理小姐“吼她”,“陳意涵,你又在房間裡看卡通了嗎?!”

    演藝圈好友裡,陳意涵倒也能找到一些同好,陳柏霖就是一個。兩個人都頗喜歡日本動漫《涼宮春日的憂鬱》,他們平日見面就用動漫裡的角色稱呼對方。所以,陳意涵就變成了“涼宮春日”(本作的女主角,擁有改變世界時間力量的女孩),而陳柏霖則成為“阿虛”(本作的男主角,普通人)。

    “你會愛上宅男嗎?”面對這個問題,陳意涵還是忍不住給宅男一族分類,“宅男有很多種啊,熱愛運動的陽光宅男就很好,整天悶在家裡打電動的宅男,我就不太欣賞。”也許發現自己不小心開了“地圖炮”,陳意涵趕緊補上一句,“打電動可以賺許多虛擬貨幣還有各種厲害裝備,這個也可以賺很多錢嘛。”

充滿正能量的元氣少女——陳意涵

    和“女神”類似,“李大仁”如今也慢慢成為一個新物種。李大仁,男閨密的一種,直男,靈魂共振度極高,家人一般地存在,然後……也許,可以升級為男朋友。

    “我覺得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裡李大仁的形象有點被美化了,現實生活裡,很多人當‘李大仁’久了就會貪心,會想跟那個女性朋友有進一步的關係。但是,我覺得不一定每個‘李大仁’都要牽扯到愛情,牽扯到愛情你就會貪心,貪心你就會嫉妒,有嫉妒這段關係就不會平衡,可能就不長久。”談到“李大仁”的升級問題,一直不那麼“正經”的陳意涵忽然嚴肅起來。她直言,許多女生身邊的“李大仁”應該好好檢討一下,“為什麼女生只會把你當成一個很好的朋友,而不是要跟你在一起?”陳意涵自己的經驗是:你會不會愛上某個人,其實一開始就知道了。在她看來,那種“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故事,真的是“太偶像劇”了。

    去年,曾有人拍到陳意涵身邊常常出現一位“鬍鬚男”,她對媒體大方承認那個男生有點像是她的“李大仁”,認識近十年,感情似家人,除了情侶的事做不來,其他的事都OK。那她身邊的“李大仁”有沒有表白過呢?陳意涵笑道,大家只有在喝酒喝到H igh時,才會開玩笑說:“為什麼我倆不可以交往?”不過,也僅此而已。“談戀愛還是需要和那個人在一起就會有心跳加速的感覺,但是跟‘李大仁’在一起就不會。”陳意涵做無奈狀,“也許‘李大仁’是適合結婚的,談戀愛的話,就會有點無趣。”

    女神什麼樣兒?短裙、馬尾、淑女車。陳意涵說,才不要這樣!“為什麼大學校花就要綁馬尾,要溫柔,這樣的女神很沒有個性哎。我扮校花就要大聲講話,脾氣不好。你要我騎淑女車,沒問題,但是我也會甩尾(漂移)!”因此,你會在《追愛大佈局》裡看到,陳意涵扮演的“校花”梁小琪為了“追捕”吳全順(陳柏霖飾),硬是把淑女車飆成了賽車。

充滿正能量的元氣少女——陳意涵

    戲裡要做“甩尾女神”的陳意涵,坦言自己從小就不是“淑女范兒”。她小時候在臺灣鄉下長大,上樹摘果子,下河逮蝦蟹。讀大學時,陳意涵自爆她的課餘時間都用來做兼職,跟班裡同學打交道不多,“許多人的名字都叫不上來……”陳意涵承認自己以前不太敢跟人講話,“周圍只要超過三個人,我就特別焦慮”。她以前去路邊攤買面,總會排在隊尾,等所有人買完,才敢跟老闆說“我要一碗面”,就是因為“人太多時,我越怕老闆聽不到我講話,就會越害羞”。

    聽完這個,你會怎麼想?這不是“女神病”,而是“淑女症”啊。陳意涵坦言,剛出道時,公開活動的訪問環節,她儘量做不講話的那個。以前,她和趙又廷出去做宣傳,有記者問她問題,瞭解她個性的趙又廷會主動幫忙做“發言人”。所以,當你看到,現在的陳意涵在媒體面前,各種鬼馬無厘頭大大咧咧,甚至敢自爆“在家裡找到過裝滿A片的移動硬碟”這種事,真得感歎一句,娛樂圈真是個“重新做人”的好地方。

要不是走上演員之路,陳意涵猜想自己現在可能是個秘書,天天幫老闆排schedule、貼memo。“因為我是學商的,而且非常喜歡文字處理,我可以把每件事都計畫得很好。”

但是,現在的她不再崇尚計畫,反而喜歡隨興和偶遇。她認為,如果在過程中一直追求著想得到什麼、無法放下,就失去了做那件事的意義。“20 歲的時候,覺得出國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要存很久的錢,要努力計畫,要去每一個景點,要拍很多照片。如果沒有看到大家都說一定要看的東西,就會覺得好可惜。但30 歲那年我發現,我不要了,我不要‘旅行’,我要‘生活’。我想記住不同的生活感受。”

充滿正能量的元氣少女——陳意涵

於是,才三十出頭的陳意涵已經想好了退休後的志願:開一家很專業的早餐店。“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很難找到好吃、健康,又開得夠早的早點店?”就像電影《閨蜜》中,她在桃園機場幫鐘漢良買三明治,對店員提出一連串特殊要求,因為在她看來,客制化是服務業的考驗。“早餐店的老闆有沒有用心做,你都會知道。我想要當一個如果客人要求蘿蔔糕酥一點,或是蛋黃只要半熟,我就會做到的那種老闆。而且,天一亮就開門。”

訪問的這一天,Facebook上正流傳一則由LonelyPlanet 提供的旅行小測驗,用25 個問題測出你下一個想去的目的地。陳意涵的測驗結果是京都。可以說很准,因為她上個月才從日本回來,還跑去看了一整天的相撲比賽,意猶未盡;也可以說不準,因為她已經決定好下一站是南半球的澳洲,而且馬上就要出發。

雖然不喜歡凡事按圖索驥,但是出發前總得決定目的地,陳意涵選擇旅遊地點的關鍵,也非常符合她的風格,就是“陽光”。“最近臺北的日出很晚,跑起來不那麼過癮,剛好有幾天休假,我打算去澳洲補充陽光。我去旅行的意義就在追求太陽和藍天。”

因為太愛陽光,她甚至愛上洗衣服、曬衣服。“只要我在家,我從來不關窗。朋友來家裡,看到我窗簾總是全開,覺得很驚訝,但我就是喜歡陽光照進來的感覺,連換衣服也捨不得關窗。”她說,很多人都忽略了陽光對人的重要,北歐有那麼多人自殺,可能就是因為冬天日照太少,影響人的心理吧。

“有一陣子臺灣天氣陰雨綿綿,我真的很想打電話給認識的燈光組,請他們在我家旁邊打兩盞16K(千瓦)的燈!”

根據搜狐、南都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充滿正能量的元氣少女——陳意涵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