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段奕宏為戲癡迷終成戲骨

段奕宏為戲癡迷終成戲骨

老段說,他從不相信娛樂新聞,因為事情遠比紙上的文字複雜。

兩周前段奕宏在廣州宣傳新戲《愛情進化論》。因為替班,我有機會面訪老段。記得2007年暑假,正是《士兵突擊》餘熱未散、段奕宏名氣生猛之時,電視裡他頭戴蛤蟆鏡從機場踱步而出的情景,我記憶猶新,當時心想:臥槽,這麼有派頭!七年後,得見男神,自己也不能太遜色,於是我在採訪的頭天晚上敷了個面膜。

第二日下午,我一走進老段酒店房間,正吹頭髮的他起身握手寒暄,手勁兒可不小。老段此次行程時間精確到分鐘,因要3點鐘準時出發奔赴六家影院參加粉絲見面會,於是老段及其團隊和我,一行5人上了車,在路上完成了採訪。老段是那種不吝言辭的採訪物件,只要找准開關,輕輕一按,他便能頭頭是道說上一番,炯炯的眼神堅定地盯著你,稍不留神,你就會被其目光灼傷而忘記剛才的話。他的經紀人和宣傳助理,是我見過的最和藹的團隊之一。跟助理閒聊,她說自己最受不了主子/奴才似的工作關係,也見過給工作人員使臉色的明星,於是她很慶倖老段是個心智成熟、對人友善的老闆。

老段的規矩和較勁

    也說不清楚何時開始,段奕宏習慣了跟自己“較勁兒”。他考中戲,連續考了三年才考上。之後的大學四年,他相當自卑,因為總覺得沒有安全感、不踏實。另一方面,他又覺得自己必須要苦練,必須要成功,不然就對不住家人和自己。

    段奕宏的朋友習慣喊他“老段”。對大多數人來說,在劇組的老段,通常都是規矩的、緊繃的、投入的。

    拍《我的團長我的團》時,劇組常去吃酸湯雞火鍋。一天,剛下完雨,菜都上來了,大家圍坐著聊天。飯桌旁有棵大樹,有人忽然就惡作劇般地一腳踹在了樹幹上,樹上的水珠嘩啦嘩啦就下來了,淋了大家一身。

段奕宏為戲癡迷終成戲骨

    “誰他媽幹的?張國強!”編劇蘭曉龍立馬吼道,並指認“兇手”。“是我啊!”聽到段奕宏出來“自首”,蘭曉龍一改幾秒前的態度,“哦,老段啊!老段幹得太好了。我們鼓勵老段幹這種事”。

    對於劇組裡的人來說,這種惡作劇屬於段奕宏的“非日常”行為,甚至是罕見的。規矩的、不苟言笑,甚至是緊繃狀態下的老段,才是大家日常印象裡的那一個。

    段奕宏知道自己身上的“緊繃感”。他也覺得自己有時想得太多,把自己規整得太死板,少了一種幽默感,“朋友之間應該是最放鬆的。對我來說,朋友為什麼叫朋友,它有擔待的成分在。我看到朋友摔跤,有可能就扭頭過去,不讓他看見我知道他出醜的狀態,還是不太會用幽默的方式處理。”所以他特別佩服那種與生俱來就有幽默感的人,也喜歡跟這樣的人在一起。

    段奕宏自認初中以前性格也挺奔放。小時候鄰居家姐姐的男朋友第一次上大院裡來,對方是個軍人,段奕宏會湊上去跟人聊天,還知道“托關係”,跟人家說“我以後當兵,你管我當兵”。他說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就是小時候說的天性的東西,“後來一點點被規整,一點點開始在意,沒了。”

    也說不清楚何時開始,段奕宏習慣了跟自己“較勁兒”。

    很多人都知道,他考中戲,連續考了三年才考上。之後的大學四年,他相當自卑,因為總覺得沒有安全感、不踏實。另一方面,他又覺得自己必須要苦練,必須要成功,不然就對不住家人和自己。

段奕宏為戲癡迷終成戲骨

    如今的他,形容那時的自己有種“病態的刻苦”,當年學校的牆頭、房頂都有他一個人用功的身影。那時,因為太累太困,他的頭抵在校園一角都能睡著,常常是被路過的老師一腳踢醒。

    “我沒權沒勢沒關係,沒有才華,只能用這種近乎變態的行為讓自己還能有一種希望的東西。比如我是新疆人,普通話不行,前鼻音後鼻音不分,現在說話也有時前後鼻音不分,所以必須要苦練。沒有捷徑。”

    回憶起過去種種,段奕宏頗為感慨,但也慶倖,“可能走到今天還是得益於那時的狀態,沒有走歪。其實那時很可怕,很容易走歪,很可能會把人變成一個怪胎。”

    在他看來,沒讓當年的他走歪的最大源頭是親情。

“你是我溫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帶著太陽光氣息的襯衫,日復一日的夢想。”

2003年,三十歲的小夥子段龍和女演員郝蕾出演了孟京輝的話劇《戀愛的犀牛》。

三年後,還是段龍,他和郝蕾在梅雨不息的武漢出演了婁燁的電影《頤和園》,並且他們之間有一場曖昧的激情戲。段龍第一次赤裸上陣,面對的又是郝蕾這樣氣場強大的女演員,他的嫺熟感震驚了攝影師花箐,當時沒有要求清場。郝蕾問他有沒有做保護措施,段龍說有的。

2015年6月21日上海電影節頒獎現場,評委郝蕾走過前男友鄧超,改了名的段奕宏一個友好的擁抱。段奕宏、鄧超還有郭濤憑藉電影《烈日灼心》都拿下“金爵獎”的影帝獎座。

段奕宏為戲癡迷終成戲骨

此時,前情往事俱滅,他們都只是演員。

從段龍到段奕宏,這個男演員已經有好幾部好作品加身:《西風烈》、《白鹿原》、《士兵突擊》、《我的團長我的團》等等。十幾年的時間裡,改變的當然不只是名字,更是心態。從極端渴求認同,到不再在意外界的評價,段奕巨集的安全感來源於作品。正在公映的《烈日灼心》是他苦等半年的好劇本。在片中,他與鄧超合力貢獻在此之前華語電影中少見的戲碼,兩個男人的鼻息裡都充滿了曖昧的不確定性。段奕宏的壓抑內斂讓人印象深刻。

他說願意做一個默默拍戲的潛伏者,希望大家面對他的作品,背對他的生活,為戲成奴。

而這個“戲奴”的私人生活毫無話題,卻肯將身體的全部包括屁股都貢獻給電影。

“奴”的背影反而因為力量的扭曲而深有魅力。

根據南都、搜狐、新浪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段奕宏為戲癡迷終成戲骨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