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性感的國際大咖——麥當娜

性感的國際大咖——麥當娜

據香港媒體報導,超級巨星麥當娜(Madonna)來了!美國流行樂壇天后麥當娜昨晚約9點空降香港,將在今晚在亞洲博覽館舉行《Rebel Heart Tour》香港站演出,入行36年來首度到港,實在令歌迷期待見她的真身在舞臺上演繹。麥當娜也感受到香港天氣寒冷,從私人停機坪走出來已穿上大衣圍巾、戴上帽子,做足禦寒裝備,隨後抵達入住的半島酒店前才除下太陽眼鏡,雖然麥當娜臉露疲態,不過巨星風範卻閃耀。

麥當娜昨晚乘坐私人飛機從日本抵港,約9點半走出來,恰巧向華強與太太等也乘坐私人飛機回港,其座駕已在正門外等候,所以麥當娜只能在機管局安排下從側門上車。

麥當娜也感受到香港天氣寒冷,她穿上厚大衣、黑色花圍巾及戴太陽眼鏡及鴨嘴帽出現,同行還有女助手一起上了一部由外籍司機駕駛的黑色賓士房車,並有高大威猛保鏢坐在司機位側,其座駕打頭陣駛出,大約10部房車隨後跟隨,完全是巨星級陣勢。麥當娜一直低著頭及木無表情。約20分鐘已抵尖沙嘴半島酒店,並從後門停車場落車直達其總統套房,不過原來麥當娜上車後除下帽及太陽眼鏡,第一時間拍到麥當娜的真面目,不施脂粉的麥當娜略帶疲態,但依然是耀眼巨星。

麥當娜的樂隊、舞蹈員及工作人員約30多人,昨午約3點左右到達,大會並安排一部大貨車及旅遊巴接送,有大約50多箱行李擠爆大貨車,非常大陣仗。記者拍照時,他們亦表現友善任拍,當準備離去,更有工作人員以普通話對記者說謝謝。

昨天到過演出場館觀看,工作人員全部都掛上工作證以資識別,並在趕工搭台與佈置場館內外,同時在各區的入口更擺放長枱設檢查入口,觀眾入場都要經過檢查,不能帶玻璃樽入內。場館約有40名保安及帶位元員昨天都需要作保安預習,據悉大會現場會有接近100名保安巡查,確保整個演唱會能在安全及妥善下完場。

性感的國際大咖——麥當娜

不管多少年過去,麥當娜卻一直是最受追捧的偶像。如今,只要一踏進洛杉磯國際機場,你准保能感受到一股仿佛“麥當娜剛來過”的氣息——狗仔隊時刻在這裡嚴防死守,為的就是能滴水不漏地捕捉到麥姐每一天的行蹤。“我們拿狗仔隊還真沒辦法。”她說,“我已經好久沒去洛杉磯了。在英國,狗仔隊沒這麼猖獗,因為拍小孩的照片是犯法的,但在美國沒有這種規定,狗仔隊們總是盡可能靠近你,他們才不在乎這麼做會不會嚇到你的孩子。如今,明星的生活跟過去很不一樣啦,明星行蹤的曝光率越來越高,數不盡的報紙雜誌、電視節目、互聯網......太多媒體平臺,讓追星族能對他們日常的一舉一動瞭若指掌,甚至可以如影隨形地跟蹤你。看看我們究竟製造了個什麼怪物啊!”

不過,有關狗仔隊的話題,麥當娜似乎並不感興趣。她頓了頓,說:“我知道,名人生活的這一面非常痛苦,可是,當你想到非洲難民的遭遇,想到那些流離失所,飽受巫術、病毒、偏見之苦的人,你會發現,這才叫痛苦。”

麥姐以編劇和製片人的身份拍了一部名為《我們存在,我才存在》(I AmBecause We Are)的紀錄片,聚焦于撒哈拉大沙漠中的小國馬拉維,那裡的人民飽受愛滋病病毒之苦,孤兒遍地,成了一個真正“沒有大人”的國度。通過這部影片,麥當娜不但希望全世界都能對這個地方給予必要的關注,從個人角度出發,她還想借此片闡釋自己對這個“非洲孤兒國”特別著迷的原因。

片頭處,麥當娜娓娓道來:“人們問我為什麼選擇馬拉維,我告訴他們,並不是我選擇了這裡,而是這裡選擇了我。我曾接到一個名叫維多利亞?基蘭的女子打來的電話,她生長於馬拉維。她告訴我,因為愛滋病肆虐,這裡有逾百萬兒童失去了父母,孤兒院遠遠不夠用。孤兒隨處可見,他們流浪街頭,露宿橋底,遭綁架、拐賣,甚至強姦,這些都司空見慣。她說這裡急需救援,語氣聽起來疲憊而傷感。於是,我決定著手瞭解情況,結果,我在馬拉維的發現比我預期中的多得多。這些發現既有關我自己,也有關人性。”

性感的國際大咖——麥當娜

麥當娜還收養了一個馬拉維孩子,取名為大衛,她對他視如己出,帶著他和兩個親生子女在倫敦生活。其實,正是她的大女兒Lourdes 的降生,促成了她後來一系列的馬拉維行動。“一旦有了自己的孩子,你就會意識到自己真的應該對別人盡點責任。”她解釋說,“當你的一舉一動都成為孩子模仿的榜樣,這時,你一定會重新審視自己的行為、信仰和價值觀,而看到別的孩子受苦,更讓你感到痛苦萬分。”

大衛是個名副其實的幸運兒,比抽中了一張獎金驚人的彩票還要好運,一下子從非洲最貧困的土地上跳進了這個在倫敦郊區定居的富有家庭,體驗著最不可思議的人生。在麥當娜的紀錄片中,小小年紀的大衛擁有異常成熟的表情,眼神中仿佛有道不盡的千言萬語。難怪麥當娜在那麼多孤兒中一眼就看中了大衛。不過,麥當娜這次收養行為曾引發不小的爭議,因為她造訪了一個專門收留感染愛滋病毒的孩子的孤兒院,結果卻帶著一個沒有得愛滋病而且並不是孤兒的孩子離開。大家對麥姐“作秀”的質疑聲越來越響。這時,大衛的生父開口了,他說大衛之所以能被麥當娜收養,是當地政府促成的,“他們說,這對我們國家是一件好事。他們說,他長大後會回來,運用他所受到的良好教育來幫助我們大家。”

真正的麥當娜時代是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的。那時,眾多女星都在公眾面前賣弄性感,但他們只視性感為商業上的交易——有需求就有供應。而麥當娜離經叛道的性感卻並非只為了增加唱片銷量,當中包含了她的態度,她用音樂、穿著、行為表達自己對社會成規的反判,她堅決用“肉彈”炸開山姆叔叔的“道德”大門。這個生活在社會價值觀邊緣的“物質女郎”,每隔一段時間就顛覆自我形象,也許她用放肆的暴露和“性”來宣揚叛逆確實過了火,以致被貶為“低級趣味”而受到某些“優雅”的中產階級的竭力抵制,但實際上,嬗變正是她傳遞精神的一種途徑。

正因如此,她成為當時嚮往精神自由的年輕人的當然偶像。

性感的國際大咖——麥當娜

80年代是經歷了60年代的懷疑和70年代的狂放後,一個鼓勵享受和消費的年代。名人派對、電影、MTV、演唱會等文化現象迅速普及,明星與時裝品牌開始相互借力,時裝也藉由這些途徑迅速成長,造就了一批設計師和時裝名牌。設計師Marc Jacobs總結那時的潮流時曾說過——那是“用性來銷售音樂,而由音樂來帶動時裝”的時代。

當時,麥當娜作為潮流偶像,不但颱風豪放,而且每次演出中她都會以野性、反叛甚至有性挑釁意味的前衛造型而成為話題,而一些有才華的設計師也正是借助她的前衛形象充分表達出自己的設計主張,重複著在娜姐提攜下頃刻間成功上位的一次次奇跡。

麥當娜跟多位當今的頂級設計師從那時起就成了朋友,比如義大利的Gianni Versace,她在他的秀上客串模特,脫掉衣服給他的新品拍攝廣告,將Versace推向了耀眼的最前臺。Gianni 去世後,她仍出席Versace回顧展,而到2005年她再次現身,為Versace代言,成為Gianni 妹妹Donatella挽救品牌沉悶局面的一劑猛藥。

麥當娜和法國的鬼才設計師Jean Paul Gaultier同樣有著多年交情。麥當娜在1990年世界巡迴演唱會中所穿的那件著名的Corset(緊身尖胸上衣)讓Jean Paul Gaultier一夜成名,更帶動了隨後而至的內衣外穿潮流。

同樣很出位元的義大利設計師組合Dolce & Gabbana,上世紀90年代曾為麥當娜設計了上千件演唱會時裝,並一舉成名。Dolce和Gabbana這樣描述他們的繆斯:“走四方但從不迷失,若無其事地在透明外套下穿性感內衣,故意穿男人味十足的衣服,但她始終是個徹頭徹尾的性感女人。”

性感的國際大咖——麥當娜

應該說,她是眾多服裝設計師成功路上的推手和福星,她的演唱會也成了設計師們展現靈感的舞臺。就連才華橫溢的Tom Ford,也得到過她的提攜。而入主Rochas後得到廣泛讚譽的設計師Olivier Theyskens,他最早的身份是麥當娜的私人時裝顧問……難怪有人說,對於時尚界,她是功不可沒的時裝設計師伯樂。

時至今日,麥當娜仍是那些耀眼而高傲的奢侈品牌最關注的皇后。每季新品上市,她都是他們贈送產品用來宣傳的首選明星之一,她穿戴了他們產品的照片很快就會出現在品牌的宣傳資料裡。45歲時,她還應邀拍攝Gap休閒裝廣告,主打年輕人的服裝卻讓“奔五”的女人作代言,誰讓她是麥當娜?

而麥當娜在自己的演出中也仍然實踐著前沿時尚,在今年5月開始的“Confession Tour”全球巡演中,她頭戴假荊棘王冠被釘在十字架上模仿耶穌受難,大膽出位的表演遭到宗教人士的強烈抗議。而她的馬術裝和哥特風格的黑衣裝扮,正是今年時尚界的熱寵。為期大約4個月的全球巡演,所到之處均是一票難求,成為城中盛事,聲勢和反響之大打消了關於她“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愚蠢顧慮。作為天后級的人物,48歲的麥當娜從不以功成名就的眼神環顧一切。相反,在任何新秀眼裡,她永遠是不可輕視的競爭者。

根據搜狐、新浪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性感的國際大咖——麥當娜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