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李玟,一直非常努力做音樂

李玟,一直非常努力做音樂

十五、六年前,她慣於低胸、露臍、裹臀、“熱力四射”。當年被問得多了,她也不免抱怨:每個人都只關心我有沒有穿內褲,卻很少問我為什麼要花那麼長的時間做音樂!

現在,40歲的李玟像個剛考完模擬考試的中學生,眼神認真得幾乎失真。她剛唱完一首英文老歌《What's Up》,以一貫的竭盡全力。“或者唱粵語歌?繼續唱英文歌呢?”

她的聲音像珠子一樣滑動在空氣中:“那下次可不可以唱Always On My Mind?很久沒看到媽媽和家人了,想唱歌讓他們知道you are always on my mind。”

又是一首老派英文情歌,1982年寫就——就算是在這個以翻唱為主的舞臺上,它也算年長了。但她輕輕說:還是想讓大家感覺到我是走心的。顯然,洪濤和圍得裡三層外三層的人都聽清楚了。

三點二十分了。偌大的演播大樓裡還在熙來攘往,價值千萬的錄製設備、數以百計的幕後人員正像一個巨大的拳頭一樣慢慢鬆開、蓄力,等待著與這個嬌小的女人一起再次出擊。它曾在音樂行業的末路創造了奇跡。拱衛著它的人們需要堅信,一切將在這個料峭的早春延續。

而此刻,他們盯著這一季最亮的那顆星,難掩緊張焦慮。畢竟疑問擺在每個人的眼前:在蟄伏多年後她固然依舊耀眼,但她的光芒與這個時代的渴望能否順利相容?

對於他們,這關乎收視率意外走低、影響力節節敗退的《我是歌手》的生死存亡。而對她來說,這意味著什麼?

這個問題的答案,也許遠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

李玟,一直非常努力做音樂

“我只希望讓大家通過這次的節目認識我,知道有我這個人。”

“我就把這個比賽當成一次學習的機會。大家都是歌手,都在一起學習嘛。什麼台下、以前怎麼樣,哎呀~那些都不重要。”

自參加這個以“回爐老歌手”著稱的音樂節目以來,類似的明星式套話李玟說了一遍又一遍。她格外謙卑。有必要這樣嗎?她花枝招展地笑:“因為現在好像好多觀眾都不知道coco是誰呀。”

上世紀末本世紀初,在卡帶和電臺組成的黃金年代中,有誰好意思說不認識李玟?是沒被神曲“DiDaDi”洗過腦,還是不知道在奧斯卡典禮舞臺上出了個“華人的驕傲”,穿著旗袍為不朽的《臥虎藏龍》獻唱?還在換牙的小朋友,都能哼哼兩句動畫《寶蓮燈》的主題曲《想你的三百六十五天》。哪怕是最偏遠的山村裡最與娛樂脫節的老人,也多半在春節聯歡晚會上看過這個眉毛細細、雙眼圓圓、笑容格外燦爛的時髦女孩蹦蹦跳跳地高歌:“一見你就有好心情,像夏天吃著霜淇淋……”

那時,歌迷熱衷於爭論她和王菲哪個更“天后”,除了她誰還稱得上“國際范兒”。以毒舌揶揄女星著稱的小S,當著她的面卻只能酸酸地回憶自己是如何被比得失色:一起參加節目,報幕說“下面一個是ASOS(大小S姐妹的組合)”,下面就“哦……”;說“下一個是Coco”,下面就大喊“Coco!Coco!”“當時真是很想槍殺她!”

在最鼎盛的時刻,唱片公司乾脆稱她是華語版Mariah Carey——那是大洋彼岸一個更為傳奇的黃金時代的代表,同樣的風情旖旎、音色美妙、獲獎無數,足以引發最光明的聯想和期望。那時還沒有誰想到吐槽這個外號有多麼山寨。

李玟,一直非常努力做音樂

何況,除了姿容唱功之外,李玟還具有頂級藝人必備的精彩性格和故事。——陽光愛笑、活潑健談,身世卻極其淒慘:還未出生父親就急病去世,一家人急急忙忙移居香港。北大畢業的母親“一手牽著一個姐姐,肚子裡還懷著一個我,帶著那麼多行李過去,還要做各種工作養我們”。即使是在幾十年後,她仍不免為當時的一餐飯黯然:“我小時候,媽媽每天下班回家幾乎從來不跟我們一起吃飯,總是等我們吃過再上桌。長大以後才明白,她是怕她吃了,我們就不夠了。”

貧寒的身世使她慣於全力以赴,也慣於與人為善。在人們的印象中,她總是露得誠意十足、唱得掏心掏肺,附加一臉的好脾氣。我首次與她見面時咳嗽了幾聲,一個月後再見,她記憶清晰地主動問候:上次的感冒好了嗎?這個季節要小心小病按時吃藥哦。

我問她的老友香港著名音樂人陳奐仁,他眼中作為歌手的李玟是怎樣的?他幾乎沒有猶豫:“她非常非常非常勤奮。一般大家不知道Coco比這個圈裡絕大多數人都勤奮。每次進錄音室前她都會把歌練得很熟,高低變化、起承轉合都已經把握過,才會去錄。”

那作為朋友呢?胖胖的陳奐仁笑了:“這麼說吧。跟這個圈裡很多朋友我都只能談工作。這麼多年過去了,我發現她可能是唯一可以談工作以外事情的圈內朋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啊,她就是有這種力量。”

在臺上歌唱驚豔、性感熱辣,台下卻拼人品,愛講“要顧家”、“想對媽媽和姐好”、“我男友很善良”。西式風姿和中式信念合璧的李玟,因此能在華語區大殺四方。

在一點一點找回自己的同時,她的生活也沒有絲毫停歇。2011年,她與相識8年的外籍男友樂裕民(Bruce Rockowitz)結婚。婚禮號稱耗資一千萬美元,還勞動了香港政府特批邵氏影城作為場地。身家均不菲的夫妻兩人,連婚前協議都沒簽。“不愧是真愛啊”,人們讚歎著,幾乎都選擇性地忽略了她將成為兩個即將成年的女孩的繼母,並決定近年不會懷孕。

李玟,一直非常努力做音樂

沒人擁有完美無缺的人生,即使是被看作人間神話的明星們也不可能。也許正是因此,人們常說愛笑的女孩活得不會太差。而對李玟來說,愛笑還遠遠不夠。

對於生活,她就像對唱歌一樣用盡全力。“每天都要給老公驚喜”是她的口號。不能開口大吃的她,對於做牛排有一攬子的心得,都是因為丈夫頗好此味。對兩個繼女,她同樣需要培養關懷。當其中一個女孩去參加溜冰比賽時,李玟排出時間到場觀戰,甚至當場流淚。“那時候我很能體會媽媽的心情:看到女兒長大了,很驕傲,又很心疼她。”

在一個女人的漫長旅程中,外面的世界已經天翻地覆。網路徹底顛覆了音樂產業的盈利模式。年輕的觀眾不再喜愛完美,也不再純粹消費唱功和旋律。歌手戲劇性的人生情節、漫畫般的性情“萌點”甚至美顏取代了其履歷,成為為此圈“挽尊”的最後法寶。

2013年,《我是歌手》開播,讓資歷厚重的職業歌手——而非業餘愛好者——放下顧忌、站上賽場成為最大賣點。籍籍無名的新人,和成名已久卻已過鼎盛期的前輩們一起同台競技,靠著翻唱老歌創造出或“歌壇遺珠”或“完美回憶”的神話。圈子的整個運行規則似乎都因此被打碎了,人們對“驚喜”的胃口也因此越吊越高。

終於恢復聲音和自信的李玟似乎沒有意識到,她也進入了這個迴圈之中。在這個她陌生的新世界盛大亮相,是低調多年後再登舞臺的必經之路。只是,她並沒有什麼“驚喜”可以展現。——她的成就有目共睹,並非遺珠;她的熱烈性感、歐美唱腔也眾所周知,並不是意外之中的“鐵肺”。她陽光、健康、熱烈、積極……但,這個世界裡已有無數“鮮肉”也如此宣稱。

第一場競演,歌手中聲名最高的李玟意外墊底,回去又是“痛哭”。後來她拿回冠軍,但輿論依舊沉默。

 《我是歌手》第四季讓淡出樂壇多年的李玟再次回到了大眾的視野。與此同時,她的履歷再次被翻了出來並爭相傳閱:演唱會創上座率紀錄且至今無人打破;出英文專輯,全球銷量達200萬張;又作為首個華人在奧斯卡獻唱。而她包羅了邁克爾-傑克遜、詹妮弗-洛佩茲、蕾哈娜等好萊塢大咖的朋友圈更是讓人咋舌羨豔。

李玟,一直非常努力做音樂

擁有如此傲人的成就,李玟本可以表現得高高在上,但她卻謙和得令人驚訝。在接受搜狐娛樂專訪之前,李玟還在參加《臥虎藏龍2》的首映禮,趕來採訪時已遲到了一點。她不停地跟記者道歉,還關切地詢問有沒有吃晚飯。但其實工作了一天的她還未曾進食,甚至連水都來不及喝。“我不喜歡耽誤別人的時間。如果我知道有人在等我,我會很著急,所以我永遠是把別人放在第一。”凡事都為他人著想,可自己對音樂事業的狂熱卻讓家人擔心。李玟坦言:“我在工作上是自虐狂、操心婆,什麼事情都要親力親為,一工作就會忘記休息或者吃東西。”正因如此,《我是歌手》讓李玟瘦回22寸腰。但是她表示,還要繼續努力,回到登峰時期的21寸,“所以不能吃東西!”她笑著說道。

可能正是李玟對他人的真誠,和對音樂的執著,讓她與邁克爾-傑克遜成為了好朋友。李玟心目中的邁克爾-傑克遜是“一個很害羞的人,像個孩子一樣。”就連聽到有人說了一句不雅的話,邁克爾-傑克遜也會驚呼:“啊!你居然說了那句話!”李玟同時透露:“他真的是一個太成功、太有影響力的一個人,很多人都想粘著他。所以他就儘量讓一些簡單、不複雜的人在他身邊。”並且,邁克爾-傑克遜無時無刻不愛音樂的精神,也感動著李玟,“他是個很特別的人,我覺得我很幸運,跟他曾經是朋友。”

或者可以憑曬ABC式的幽默獨闢蹊徑?我問愛為家人逗樂的她:“那你是個段子手嗎?”

她瞪大眼睛,拖著嬌音問:“哈~?那是什麼呀?”

李玟,一直非常努力做音樂

就是很會講笑話的人啊。

“沒——有——啦!”她大笑著連連搖頭:“我就是發現問題就要好好去解決,保持樂觀。”頓了頓,她不好意思地加上一句:“我知道這樣說很土。”

不知為何,那一刻令人觸動。儘管這場聲勢浩大的重新亮相並沒有一炮而火,儘管她並沒有那麼大批的90後、00後重新向她矚目。她依然唱著自己喜愛的前輩的老歌,送給天堂的父親,送給遠方的母親,送給丈夫和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和她燦爛的、曾通關過的人生。女神不乏落寞,但這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這是我一生做過最瘋狂的決定。”李玟強調著,並不刻意雲淡風輕。“You only live once in your life. 無所謂,試試看,也許我還能唱到80歲。

根據新浪、搜狐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李玟,一直非常努力做音樂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