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張一山《餘罪》的童星逆襲

張一山《餘罪》的童星逆襲

繼《盜墓筆記》《靈魂擺渡》等劇後,愛奇藝已從23日起播出張一山領銜主演的自製網劇《餘罪》。日前劇組主創接受媒體專訪,童星出道的張一山在劇中出演硬漢,看片會現場他更擼褲秀出“大腿線條”,對於“小鮮肉”的稱呼,張一山回應:“我真不算小鮮肉,我挺難看的。”

網劇《餘罪》以臥底刑警余罪(張一山飾)的成長故事為主線,從一個混日子的學生,慢慢成長為有了正義感的青年刑警,還包括熱血警校、監獄風雲等各種燒腦、虐心情節,這也是張一山第一次出演刑偵劇,“我之前沒有演過臥底題材的刑偵劇,我個人非常喜歡,而且我有很多展示身材的戲份。”

 觀眾對張一山的印象,還停留在《家有兒女》中的角色,而主演張一山、楊紫這對“國民CP”也越來越被關注,“我們大家都長大了,並且在專業上肯定比以前更成熟了,關係都非常好,說實話我跟楊紫還是同班同學。有人說我和楊紫是CP,但我們倆太熟了,而且我也不是她心目中的男神類型,她也不是我心目中的女神類型。”至於此前張一山被媒體拍到手戴婚戒,他笑稱:“那就是個裝飾,戴著玩兒的。”對於自己的職業發展,張一山說什麼階段拍什麼戲,自己只希望能夠多些不同題材來體驗,“我後面要拍一個武裝戲,也是不錯的故事,另外我也想成立自己的工作室,現在這部《餘罪》算是給自己圓一個當員警的夢想。”

張一山曾在電視劇《家有兒女》中飾演“劉星”,從而踏入演藝圈。近日,他做客中新網視頻訪談,暢聊多年來的成長感悟。他表示,很感謝“劉星”這個角色,“如果沒有那個角色,我也不可能有今天”。

張一山近年來影視劇作品產量可觀,但其身上“劉星”標籤卻仍存在。被問是否介意,他說:“我一點都不介意,因為如果沒有那個角色,沒有那個電視劇的話,我也不可能有今天,大家也不會認識我。”說罷,他更稱心裡充滿感激,“我要感謝那個角色,因為換句話說,如果大家能夠記住我,能夠那麼多年不忘記那個角色,說明我演得還不錯”。

談及童星身份,張一山坦言:“童星無非就是小時候就成了明星,我覺得挺好的,因為我是一個比較認命的人,但是我不會不努力,我現在得到的就是老天爺安排的,我今天所有得到的和失去的全都是最好的安排”。但同時他也透露心裡有困惑的事,“我是一個不喜歡被別人關注的人,不會特別喜歡抛頭露面。比如說我走在大街上,逛街、溜彎,然後就會有很多人認識我,我特別不喜歡那種感覺,我不喜歡在生活中有別人認識我,但是我演戲歸演戲,可是其實這個事情是沒有辦法(解決)的”。他還稱遇到好奇的觀眾要與他打招呼、合影的時候最困惱,“這是我自己的一個問題”。

張一山《餘罪》的童星逆襲

張一山雖然是個90後,但是性格和處事方法卻比同齡人更加穩重,對此,他表示形成這樣性格的原因有很多,“每個人的性格和對別人的態度肯定跟家庭、人生經歷、老師有關係,所以我肯定也是這樣的,也可能因為我算比較早步入社會,其實劇組也是一個小社會”。此外,他也表示自己戲裡戲外差別很大,“我在生活中和人第一次見面會拘束,很多年以前,我接受別人採訪都挺不好意思的,跟特別好的朋友在一起就活潑,和剛剛認識的人,就總是覺得有點距離”。

因為《餘罪》的火爆,張一山回來了。這部製片公司事先都懶得做太多宣傳的不起眼網劇,播出之後卻一鳴驚人,連平安北京都開始用此來宣傳為人民服務的緝毒員警。迷妹們愛張一山那聳動的青筋,那率性而出的粗口,那就是不想直起腰的疏懶氣質,以及那參透了陰陽之別的集大成式叫床。新一任“國民老公”已經誕生,而一旦愛上他——這個個子不高、體重只有115的瘦猴,連“顏控”晚期都可以不治而愈。

其實《餘罪》這部戲本身也有毛病,後期簡單粗暴的bug多,不過因為有張一山的炸裂表演,觀眾的興致愣是被勾住了。待到第二季,張一山“變本加厲”,居然一人完成了男女混合聲部的叫床,呻吟夾雜著嬌喘伴著那抽動的腳趾,如此別開生面的“性”奮讓粉絲徹底不淡定了。

估計不少迷妹還記著那個陪伴她們童年的鬼馬劉星,然而很多年以後,迷妹們才剛剛長大,而他都已經開始演床戲了……

當然,迷妹們找樂子的可不止這一個“橋段”,還包括主人公余罪和他會紮半丸子頭的老大那“橫看成情側成基”的奇妙情感。有網友將二人從相識到分別的回憶串成線,做成視頻後再配上諸如《匆匆那年》這般心痛的音樂,你別說,看起來還真有幾分盪氣迴腸。

除了官配CP,喪心病狂的迷妹還靈感大發,將吳磊的作品與《餘罪》混剪,於是同是童星出身卻尚無緣得見的兩個人,就這樣隔空被投入了一場惡作劇之戀。

新浪娛樂:拍床戲時有NG過嗎?

張一山:有過,剛開始會有點不好意思,有點尷尬,因為之前確實沒拍過這樣的戲。後來導演說,你要放開一點,咱就一條過了,你也不用那麼尷尬。

新浪娛樂:你是覺得男版叫床和女版叫床哪個容易?

張一山:都行吧,因為其實只要能放開就行。

張一山《餘罪》的童星逆襲

新浪娛樂:當時拍的時候現場工作人員的反應?

張一山:他們特高興,看著特好玩兒,他們都特別喜歡那個橋段,也都樂的不行了。

新浪娛樂:叫床這段視頻已經成熱搜了,以這種方式上熱搜,你怎麼看?

張一山:大家看了開心就好。這個戲發展到這個地步時必須要有一個這樣的橋段,要不然後面就不太合理了,我們只是從劇作、人物出發而已,並不是要故意討巧才放出這麼一個大招來讓大家過多地關注這個戲。其實這個戲在那個橋段之前就有很多人在看了,所以這個可能算是一個錦上添花的橋段吧。

新浪娛樂:余罪和老傅被網友混剪成了好多視頻,這兩個人物被這麼解讀你能接受嗎?

張一山:其實我們做這兩個人物時就是想往那方面靠,並不是說同性戀,而是那種感情。最後那場戲我們就是想多分析一點人性,這也是我覺得大家會這麼喜歡這個戲的很重要的一個原因。

新浪娛樂:你有看自己和吳磊被混剪的視頻嗎?能接受被組CP嗎?

張一山:我看過,我覺得剪的挺好的,挺有意思,但是取向問題嘛……還是要研究下。我覺得作為演員,演戲就是服務老百姓的,只要他們看完以後開心了,我們演員就已經成功了。他們如果看過戲之後再用一些手段或者話題去娛樂,只要他們能開心,我都能接受。

新浪娛樂:聽說很多鏡頭都沒有化妝?

張一山:我挺喜歡真實的,臉上的痘、疤我都想盡可能展現出來,因為那個角色就是一個比較粗糙、普通的人物。

新浪娛樂:生活中的你和劇中的形象一樣嗎?

張一山:我生活中確實也是一個挺輕鬆的人,但並沒有餘罪那麼放縱。不過拍那個戲的時候,確實我會盡可能往角色上靠。比如我本人有一些駝背,我一直在板,但拍戲時我就讓自己更馱一點,跟真流氓一樣,走路也更狂妄自大一點,說話的態度和語言都更粗糙一些。

張一山《餘罪》的童星逆襲

新浪娛樂:哪場戲你覺得拍著最累?

張一山:應該是戒毒那場戲。那場戲需要的表演張力很大,有時腦子充血會暈,嗓子會疼會啞。雖然只剪了三四分鐘,但是我們一條下來其實有十幾、二十分鐘。在童星界,有一個所謂的“魔咒”,不少小明星在成長過程中都會著了它的道。似乎每年都會有勤快的網友搜羅整理出一批“長殘”的案例,而外界也總是喜歡拿童星兒時的輝煌為參照,對他們日後的發展提出一些過於苛刻的要求。

張一山的名字此前也時不時會出現在一些盤點的榜單中,自從9歲演了《小兵張嘎》、之後憑國民劇《家有兒女》一舉成名後,張一山再沒有太多具備記憶度的螢屏作品,反倒是在真人秀《舞林大會》中玩出了一個冠軍。雖說去年的《老炮兒》張一山的表現可圈可點,但作為客串的他,戲份實在少的可憐。

出人意料的是,《餘罪》的出現改變了局勢。劇播出期間,他的微博粉絲在暴漲了百萬,評論量從之前的幾百激增到上萬,正在拍攝《重耳傳》的他因為媒體邀約太多特意請假回到北京,第一天拍雜誌拍到半夜,第二天上午完成了近十個採訪後,又火速趕往粉絲見面會……

那道橫亙在童星轉型路上的坎兒,張一山就那麼跨過來了。

新浪娛樂:你對童星魔咒是怎麼看?

張一山:談不上魔咒吧,因為我一直以來都是比較淡定地面對這些。我之前很多年都沒怎麼拍戲,我也覺得沒什麼。以前很多人說我長殘了,我覺得確實有一部分人比較看臉,但如果你長得難看的話,你稍微在專業上有點能力,大家還是會喜歡的,你看我現在,都被說“國民老公”了。

新浪娛樂:除了長相,外界可能對童星的發展也有很高的要求,你覺得童星重新尋找自己定位時,會比一個純新演員要難嗎?

張一山:我一直不是特別在意別人對我的評論和期待,不能他們想讓我變成什麼樣我就變成什麼樣。上大學那段期間我確實拍的戲少,但那是我跟公司提出來的,我想好好感受一下大學生活,多學些東西,以後能演更好的角色。我也不知道我四年不拍戲回來後是不是還能像以前那樣火,但說實話我也不是很在意這個。反而那段時間沒有什麼人會認出我,我倒能更輕鬆些。至於轉型,我一直也沒把這個當成問題,我只是覺得什麼年齡就拍什麼年齡的戲。

新浪娛樂:《餘罪》播出後,你的粉絲數暴漲,自己會有小驚喜嗎?

張一山:也沒有,因為我一直沒覺得這個能代表什麼,這真的是這部戲帶給我的,跟我個人的努力只有一點關係。

新浪娛樂:你和楊紫是一同成長起來的童星,她在你心中是一個什麼樣的朋友?

張一山:她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朋友,我能走到今天可能跟她也有很大的關係。我們倆從小就認識,初中是同學,中間隔了一個高中,上大學又是同學,我們倆還同歲,一起拍了這麼多年戲,這肯定是緣分。

根據網易、新浪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張一山《餘罪》的童星逆襲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