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關於小哥費玉清的那些傳說

關於小哥費玉清的那些傳說

如果不是魔性的“嘿嘿嘿”走紅網路,在大多數年輕人的心目中,費玉清是媽媽那輩的偶像,一個永遠西裝筆挺、從容優雅、45度角仰望遠方深情歌唱的“小哥”。這位“樂壇常青樹”在2015年因為一個過往的黃段子集錦而跟年輕的世界以及互聯網文化有了一次親密碰觸,來自“舊時代”的昔日男神誤入“二次元”成了新晉網紅。他自創的粉絲口號“文能一剪梅,武能嘿嘿嘿”倒是精確地概括了他目前演藝事業的“一體兩面”——“清”和“汙”似乎代表了他的兩種粉絲族群所喜好的精髓,而在他這裏,猶如太極八卦一般融會貫通著。

炸裂B站的新網紅

這個炸裂的段子無需記者再多贅述,因為它已經被很多網友“擼”過無數遍。這則《汙!慎入!葷段子boy費玉清54分鐘笑話大合集》的視頻在B站如今達到了307萬的點擊量,“嘿嘿嘿”更是晉升2015年網路熱詞,費玉清的既定形象因為“費玉汙”“汙妖王”等稱號的出現而被重置。

費玉清得知自己在網路走紅是聽周圍人說起的,他坦言這讓自己意想不到,“但是大家可以接受,就讓我有一個空間可以活潑一點,不像以前那樣太嚴肅。”對於網友授予“亞洲汙王”的稱號他並沒有太驚詫,反而聯想起自己在臺灣時被稱作“黃帝”的那段時光,“嘿嘿嘿”的故事也正是從那來的。但是對於“汙”,他卻不懂,“什麼意思,是說人太黑了嗎?”記者還在絞盡腦汁將自己的網路語言轉化成正經嚴肅的語言,他突然又領悟:“就是有點黃?”然後展開笑顏,開始自我剖析起來,“哦,這個人好汙啊!但還好啦,我是蠻黃的,因為該懂的都懂啦,我現在算是蠻汙的哦。”當眼前這個不老男神突然帶著網路文化的屬性時,好像連空氣都活潑了起來。

神奇的是,即便沒有開微博、不會上B站,費玉清和互聯網新事物的結合並沒有讓人覺得格格不入,甚至因為他“網紅”的標籤促成了他的網路綜藝首秀。就在這檔叫《國民美少女》的節目上,費玉清站在叫獸易小星和沈南身邊,被一群平均年齡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女包圍的時候,竟然沒有一絲違和的感覺。唱起那首節目組有意選擇的《嘿嘿嘿》(改編自一首日本歌曲),帶著臺灣綜藝的主持經驗和一貫平易近人的笑顏,完全沒有被搶走風采,在視頻的彈幕上,網友反而呼喊:“求費叔叔來個段子!”

關於小哥費玉清的那些傳說

服務受眾的資深藝人

“我唱歌人家去上廁所了,講段子人家回來了,這什麼怪現象!”

在成為“費玉汙”之前,費玉清做了太久的“費玉清”,他面容精緻、姿態謙卑、一絲不苟,有著一如既往的形象管理、表情管理、儀態管理。十幾年來,費玉清在上海、北京等一線城市的演唱會幾乎從沒有間斷過,固定的受眾貢獻著固定的票房。音樂媒體人甘鵬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看過很多次小哥的演出,“一開始是陪媽媽看,現在是自己去看”。談及費玉清的市場接受度,他認為首先是市場針對性強,更重要的,是把受眾服務得很好。“費玉清每年的現場都唱那些耳熟能詳的歌,來聽他的歌現場多數是中老年人,他們並不是流行音樂的受眾,就像是個一年一次的約會,他會讓大家就覺得物有所值,明年還再來。”

費玉清說,那是因為“所到之處票房各方面,都很不錯,而且也不知不覺養成了一種責任感。”其實,這種服務意識是他在演藝圈多年以來積攢的高情商,一種通人情明世故的熟稔。演唱會幾首必唱的曲目《一剪梅》《晚安曲》《千裏之外》,以及觀眾們都熟悉的說段子時間在不同的場合和氣氛中被他拿捏得分寸得當。“有的時候我講笑話,‘從前呐……’一看到台下有長輩在,表情不對,我馬上就轉彎,我有第二(方案),我趕快在我的歌單上會有第二套稍微輕一點的。有時候一看大家笑得很high,我會覺得這場的觀眾好像還蠻能接受的哦,那麼就加重一點,有適度的調整。”

當然,要掌握這個尺度不容易。費玉清開玩笑道:“比如我唱歌,人家去上廁所了,講段子了,人家回來了,這什麼怪現象!”有的時候他自己也納悶,“這場好端端地唱,一些長輩都在,結果最後人家說,今天你讓我們白跑一趟,你都不講段子,太讓我們失望了。”在和觀眾不斷的交流中,他的費式幽默和智慧不斷練級,“這方面我拿捏得還算有點小聰明啊。”他笑著說。

關於小哥費玉清的那些傳說

有一肚子故事的段子手

“我對人性的觀察是很細膩的”

作為專業研究段子20多年的資深人士,費玉清有時碰到路人都會被貢獻段子,“機場碰到一個人跟我說,有好多好多笑話要跟我交流一下,就會主動道出來”。當然身邊的人也會有意幫他搜集,“反正笑話是聽不完的,來自四面八方,我自己會稍微做一個總的篩選,偶爾會再給調整一下,添油加醋一下,加上一點肢體語言。”

小S曾在節目裏聽費玉清講段子,形容他“講笑話表情很生動,還各種角色扮演。”講得多了,他甚至會區分段子的出處,“內地來的段子,偶爾會咬文嚼字,那西方人的段子就比較直接。”說著,他就給記者舉了個例子,“在一個酒吧啊……”

當然,段子手是他活潑跳脫的一面,更多時候,他是個歌者,唱“費式情歌”就好像在訴說一個個故事,而費玉清絕對是一個會講故事的人。在他這裏,狗血的、深情的、勵志的故事,隨時都能跟你說上一下午。“因為我對人性的觀察是很細膩,所以我可能情歌會唱得,人家說唱到骨子裏去。”

費玉清說,影視圈裏很多人都願意跟自己聊心事,“他們很放心,因為我很懂得分寸,願意跟你講私事那是至高無上的信任感,我的嘴也會很緊。”他說自己是一個充分尊重別人的人,“我會尊重任何人現在的困境,都要給他們鼓勵。”關於對愛情的解讀,他更是頭頭是道,以一個又一個真實案例的敘述打開了話匣子,說完還得謙虛來一句,“當然我也並不是什麼專家,我自己都還沒有家庭,但是我有細膩的觀點啊,以及對人性的瞭解啊還蠻透徹的。”為什麼至今還不結婚?

答:“不可求”

趁小哥聊得歡,放鬆了“警惕”,趕緊問了一個很少有人敢提的問題:為何這麼多年不結婚?

關於小哥費玉清的那些傳說

正在忐忑,小哥爽朗的笑聲飄過來。隨即,他坦然作答:“世上的事,有好就有壞,各有各的壓力和痛苦。現在不婚的人很多,不一定是演藝圈,只不過我在演藝圈,人們的反應會更強烈一點。我總是四處奔波,有時碰到某位異性,如沐春風,只可惜腳步來去匆匆,大家彼此會心一笑,最終還是擦肩而過。”

工作之餘,小哥大部分時間用來陪伴九旬老父,“我們這代人觀念很傳統,父母在,不遠遊,要多陪他們,承歡膝下。我曾對父親說,我活得很篤定,不會因為沒有另一半而彷徨、遺憾,父親便說,這世上有幾個人能像你這麼脫俗啊!不曉得是不是在安慰我。他還說,你現在很快樂,但老了可是一個人,很孤單,只要你能承受就行。”欣慰的是,家族傳宗接代的任務已由哥哥完成,“哥哥有兩個兒子,如今我們家族已經有第四代了。父親生了三個孩子,有一個開花結果,他就滿意了。”

至於未來是否繼續過著一個人的人生,小哥連連感歎“可遇不可求”,而活在當下則是他的人生信條,“我覺得人應該善待自己、放過自己,欲望過多焦慮就會過多。人生就像逛花園,漫步人生,碰到美好,珍惜就是。我一生平靜,沒什麼大風大浪,而且有這麼多歌迷,夫複何求?”

一路歌程,何時退隱?“其實我也一直在想,人都會慢慢凋零,如何讓自己退場時的身段還那樣優雅,還能留給歌迷一個還算OK的印象?我可不希望唱到老態龍鍾。好在我目前還沒有頹敗的跡象,運氣好的話,再唱五六年應該沒問題。等知音少了,我自然也就退了。”

根據南都、新浪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關於小哥費玉清的那些傳說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