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范偉:金馬影帝不是爆冷拿到的

范偉:金馬影帝不是爆冷拿到的

從金馬舞臺上,範偉捧走了最佳男主角獎座,這件事還不算冷門。但當他走下舞臺,來到後臺採訪廳時,出現了意料之外的尷尬——主持人聞天祥問,大家對新科影帝有沒有什麼問題要提,現場一片寂靜。

這與三個小時前的紅毯形成鮮明的落差,當時,範偉隻身走過,引起了現場最高分貝的尖叫聲。事實上,有不少電影記者早在初次看完《不成問題的問題》後,就認定範偉會是金馬影帝,並早早敲定專訪,準備為新科影帝凱旋洗塵。金馬後臺小小尷尬之後,這些喜歡著範偉的記者們也在懊惱,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新浪娛樂是在前不久結束的東京電影節採訪的範偉,記者同樣看了電影《不成問題的問題》,也認定範偉會因為這個角色有所斬獲,隨即開始尋找採訪範偉的機會,但遇到了幾次“溫柔的拒絕”,幾番打聽之下才知道,原來範偉擔心,還沒頒獎就接受採訪,會被認為是炒作。赴約之前,範偉又在咖啡廳外偷偷問經紀人需不需要上鏡,“說是文字,我就比較鬆弛了”。

幾年前,範偉做了好些個帶著觀眾的電視訪談,“就做了幾次,我覺得特別崩潰”,他想像觀眾都在期待一個多幽默、多生動的人出現,但自己一說話,明顯就冷場了。開劇本討論會,範偉都會帶開朗的工作人員一道去,熱絡之後,一聊劇本,他就不尷尬了,但回去一聽錄音,還是會自責“怎麼什麼都說呢,明明是好心,說出來那麼不合時宜”。

“不合時宜”,採訪中,範偉一直用這個詞形容自己。

實際上,範偉所說的尷尬,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當時我倆一人一杯咖啡,聊到半程,連咖啡旁邊的迎賓水都被我們喝完了。

但範偉會“暗中安慰”我:“我們很敏感,當你發現對方跟自己的感覺相近,反而有親切感,反而會打開話匣子。咄咄逼人或者跟你‘哈哈哈’的,我就有壓力了。但如果差不多的人,就會打開心扉了。”

就是這樣一個並不擅長社交的演員,在《不成問題的問題》中成功飾演了一個“人精”一般的農場主任。就是這樣一個並沒有什麼自信心的人,卻在這樣一部影片裏展現了高度自信——他用極度內斂的方式來演一部諷刺電影,用靜水流深般的演繹來表現一個壞人——儘管他並不認為這個角色是壞人。

范偉:金馬影帝不是爆冷拿到的

範偉演起戲來,絕對堪稱有型,不僅僅體現在他在金馬入圍酒會上那潮款的九分褲,還有在片場的一個不為人知的習慣——如果拍到一個特別滿意的鏡頭,他就會躲到片場的某個角落裏,抽一根煙,“拍美了,安慰一下,興奮的感覺”。

從少年時代開始,範偉的軌跡都有些順勢而為的意思,學相聲入行是因為在他出生的城市瀋陽,表演藝術就等同於相聲,後來與趙本山搭檔小品,也是因為陳佩斯、朱時茂演火了這一表演形式。進入電影領域的最初幾年,《看車人的七月》、《芳香之旅》都為他捧回了國際獎項,範偉開始離開曲藝,專心從事影視演員工作。

但逐漸地,範偉性格中被動的部分開始顯現,選擇角色時“深一腳淺一腳”。五年前,範偉開始覺察到局限,還曾經一度停止拍戲。碰到《不成問題的問題》的劇本時,範偉再次問自己,現在做文藝片,是否有些不合時宜?

半輩子都在擔心自己不合時宜的範偉,沒有捨得放走這個角色。除了這部影片,範偉還有三部喜劇片今年連續亮相。與此同時,他開始主動鋪設適宜的土壤了。去年,範偉成立了一個劇本工作室,請來文學總監,為自己量身定做劇本,“我想再試試吧,在50多歲、60多歲試試”。

獲獎心聲

爆冷是港臺媒體的說法 那是他們對我不太瞭解

《法制晚報》:這次獲金馬獎之後心裏起伏大嗎?

範偉:金馬不太大,東京電影節那次起伏大,覺得是個特別大的喜事,東京那次我去得晚,我們組裏很多人去得早,他們就開始張羅明天晚上頒完獎之後讓我請客,弄得好像拿這個獎了,你又不好說透,想著他們是不是提前去了幾天,聽到什麼消息了,於是就把我這種希望撩撥起來了,原來以為能入圍是特好的事。頒獎的頭一天晚上又做了很多深入訪談,覺得自己又累又高興,結果第二天沒拿獎,有點失落。

這次是上飛機之前,我們戲的製片人,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說這次基本是在我和柯震東[微博]之間選擇,估計希望不是太大,讓我有準備。那我還要去,畢竟是華語電影當中自己心馳神往多少年的活動,我也很低調,訪談也沒有接受,上臺也控制住了那種心情。

范偉:金馬影帝不是爆冷拿到的

法晚:那其實宣佈得獎的時候還是有點小驚喜的吧?

範偉:對,我現在幹了這麼多年了,基本有點經驗了。2004年我在蒙特利爾的時候一點經驗沒有,我們去頒獎晚會,在大堂裏等車,我穿得特別休閒,工作人員過來告訴我們要穿正裝,那時候覺得好像有希望,那次是在臺上不會說話了,很激動。開羅那次是告訴我了,我腰受傷,躺在床上起不來了。他們說你必須得來,不來就太掃興了。我徵求了大夫的意見之後說可以去,家人護送我去的。那是知道了,蒙特利爾是完全不知道。這次是半信半疑,有點經驗了,能控制住那種心情了。

法晚:你在發佈會上自己也開玩笑說爆冷,有沒有特別在意這種說法?

範偉:如果是我不自信的話,也不會開這種玩笑。如果說被低估,我知道有人對我過去舞臺上小品、相聲,會有一點成見,或者有一點擔心,認為表演會有痕跡,那是對我不太瞭解。

表演心得

愛選看得見摸得著的角色 生活當中特別愛觀察別人

法晚:《有完沒完》中你飾演的老範是因為過了一個倒楣的生日,陷入一系列的死迴圈,你生活中有沒有陷入死迴圈的時候?

範偉:還沒有那麼悲催,有時候會接到一個自己拍著拍著不太理想的電影或者電視劇,可能沒有興趣。因為拍戲是很枯燥的事,每天起早貪黑,你必須要有興趣做支撐,你如果覺得沒什麼興趣,就像死迴圈,硬著頭皮,每天那樣過。這部戲很奇妙,有戲可演,因為他不停地在這一天重複,然後不安,又焦慮,他覺得有便宜占,又消費這一天。反正各種狀態挺有意思的。

法晚:我們覺得你所演的角色雖然都是小人物,但都是非常有個性的,給大家的印象很深,你在選片方面有什麼秘訣?

範偉:我一般選角色感覺看得見摸得著,讓我能找到具體目標的。如果我認為這個人很虛,我就會心裏沒底。我曾經演過《芳香之旅》的老崔,那是60年代的中年人,他可能是30年代出生,我演這樣的人物心裏有底,因為我做了很多的準備,把他變成我父親那個年代的人,把他具體到我父親身上,就照我父親的樣來演。這樣去選擇人物或者是分析人物,有了參照,心裏有底,我才敢接這個人物。

法晚:你演的角色都是有問題的小人物,跟你私下裏不太一樣,你怎麼去把握一個角色,有沒有一些小訣竅?

範偉:小訣竅就是觀察,觀察之後記在腦子裏。我們這種人是表演強迫症,生活當中發生什麼事,經歷了什麼人,我都愛去觀察。過去更過分,看到一個人我怕忘了,記下來。現在沒那麼過分了,比如我頭幾天看了一個人,我覺得是老闆,有錢人,他吃完飯,下意識地用牙籤剔完牙之後,翻過來掏耳朵。其實這種細節就會讓那個人物一下生動起來,鮮活起來,其實我就是這種人,特別愛觀察,在生活當中這樣也挺變態的。

根據法制晚報、新浪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范偉:金馬影帝不是爆冷拿到的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