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朱軍的後半場“藝術人生”:歸來仍是少年

朱軍的後半場“藝術人生”:歸來仍是少年

2月14日,架從北京起飛的飛機緩緩降落在蘭州機場。這是朱軍時隔21年第次回老家過除夕,今年他不用再站在央視春晚的舞臺上,陪全國觀眾起倒數,而是可以和家人起,好好過個春節。

這個畫面,早已在朱軍的腦子浮現過很多次。

四年前,朱軍曾提出想退居二線,他認為自己50歲了,應該給後輩更多機會。但因為工作需要,他依舊留在了春晚舞臺上。那時朱軍開始不斷思考:如果有天真的離開了春晚,會失落嗎?會悲情嗎?抑或很開心?又會去做什麽呢?

但當真的離開春晚後,朱軍發現,這些想象統統都不存在了。

下了飛機,他直奔墓地,給父母上墳。朱軍在墓前低語:“我今年除夕回家過,切都挺好的,沒有給妳們丟人。”

緊接著,朱軍帶著家人去大哥家吃團圓飯。祖孫三代加起快40個人,十分熱鬧,嫂子和姐姐在廚房忙著做飯,家不大的餐桌分了三臺吃飯,家人們互相敬酒,長輩給晚輩發紅包。在濃濃的親情包裹下,朱軍感受到了種久違的快樂,那是種發自內心的輕松。

 朱軍的後半場“藝術人生”:歸來仍是少年 

《信中國》海報 (節目組供圖)

春節後,朱軍又回到了北京,開始為新節目《信中國》忙碌,這次他除了主持,還首次擔任獨立制作人和總導演。

都說50歲知天命,但朱軍更堅持的是不忘初心,早前他在微博談到自己的新身份時寫道,“我確已出走半生,但歸來仍是少年”。

時間回溯到1999年和2000年,兩年時間內朱軍痛失雙親,在情感最壓抑的時候,《藝術人生》應運而生。正值世紀之交,人們總有意無意駐足回望,在各種感嘆之下,《藝術人生》走過了極其輝煌的階段,朱軍認為這是自己綜藝節目的“開山之作”。

隨著節目的老化、嘉賓資源的枯竭,《藝術人生》開始遭到觀眾吐槽,朱軍首先就被貼上了“催淚彈”“煽情鬼”的標簽。彼時他知道自己內心有堅持,卻有口難辨,後來也索性不去說什麽,期望用行動來證明自己。

朱軍曾嘗試做檔娛樂綜藝節目,錄制樣片時整個演播室都洋溢著笑聲,但最後無疾而終。他度思考,是否每個人都有定位,憑借己之力難以改變外界的看法。

“當妳站在個舞臺上,鮮花和掌聲已成為常態,還有什麽可以讓妳興奮激動,讓妳淚流滿面,讓妳渾身毛孔都張開,調動起妳的創造力?”朱軍曾無數次這樣捫心自問,心有個聲音回答說:去做熱愛的事情。

於是,自幼熱愛文字的朱軍,和團隊起策劃了《信中國》。最初,有人質疑這檔節目形式與《見字如面》、《朗讀者》類似,但朱軍卻認為,雖說這是繞不開的話題,難不成為了繞開就不做了?

為了搜集建黨以來優秀共產黨員的信件,朱軍和團隊走訪了黨史博物館、國家博物館等各大博物館,央視開出的介紹信都有厚厚摞。他選擇信件的標準是打動內心、堅定信仰、支撐內心對美好生活的追求。

黃繼光、楊開慧……封封優秀共產黨員的信件,常常讓朱軍感動到淚流滿面。為了讓觀眾更好地了解這些歷史,他找來了60多位著名演員,其中有老藝術家也有當紅偶像,朱軍希望能讓文字和聲音穿越時間,產生新的生命和力量。

在朱軍看來,讀信和表演並不樣,既不能完全沈浸在角色,又要把寫信人的情感帶出來,非常有挑戰。讓他感動的是,雖然時間有限,經費有限,嘉賓們依然積極參與。

比如,年過八旬的張少華剛做完手術不久,坐著輪椅上就來參與錄制;第次參加綜藝節目的李幼斌,獨自人就來到錄制現場,絲毫沒有架子;劉濤在朗讀封即將犧牲的母親的信時,雖然第遍已經非常完美,仍要求再讀第二遍;還有王俊凱、楊爍、李亞鵬、侯勇等,每個嘉賓都帶著仰慕的心情來誦讀這些可貴的信件。

 朱軍的後半場“藝術人生”:歸來仍是少年  

《信中國》錄制現場。 (節目組供圖)

策劃8個月,錄制4個月,近年的時間,朱軍不僅跟幾十封書信約會,跟幾十位嘉賓交流,還要和廣告商溝通以及盯每場錄制、後期等。為了調動每個工作人員的積極性,朱軍做出了表率,但凡要求別人做到的,自己必須先做到,熬夜也成了家常便飯。

9日晚八點,《信中國》將在央視套播出。朱軍不是沒有壓力,他曾在微博寫道,“我喜歡嘗試,並從來不甘於只守著腳下的這方舞臺。當然,我害怕失敗,我擔心辜負觀眾的期待,但是我卻從來不會因為害怕失敗而失去嘗試的勇氣”。

誠然,當下文化類綜藝節目層出不窮,但朱軍堅持定要做“良心之作”,他的堅守很簡單——“上對得起祖宗,下對得起兒女”。

來源:中國新聞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朱軍的後半場“藝術人生”:歸來仍是少年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