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5個中國人認識的霍金:他用轉動的眼球轉動了世界

5個中國人認識的霍金:他用轉動的眼球轉動了世界

2002年,霍金在北京國際會議中心演講時向聽眾微笑  (攝影/北青報記者陳柏)

如果真有“時間旅行”,或許在未來某個時刻,霍金回望2018年3月14日,會露出他那標誌性的調皮的笑容。

這是令世人震驚的時刻,人們為失去這位傳奇的科學家而悲痛,亦或祈禱他在另個不為人知的時空獲得真正的自由。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斯蒂芬·威廉·霍金這個名字,超越了其作為科學家本身的意義,更是人類與疾病、命運搏鬥的象征。疾病禁錮了他的身體,但沒能阻止他探索宇宙的腳步。

他還致力於科普,時至至今,《時間簡史》仍是世界上最為熱銷的科普作品之。他接受冰桶挑戰,支持慈善組織“運動神經元病協會”。他甚至在多部影視作品客串角色,打破科學艱澀的壁壘。

如果不是霍金,沒人敢相信個在輪椅上的重度漸凍癥患者,只靠轉動的眼球能完成這切。

  5個中國人認識的霍金:他用轉動的眼球轉動了世界

2017年,出版《時間簡史》的湖南科學出版社贈送給霍金的75歲生日禮物——湘繡

最後的演講

“霍金今日向世界作別,也許他已向未來出發。”——騰訊we大會團體

2017年11月5日下午,霍金的面孔出現在第五屆騰訊we大會的屏幕上。

在演講中,霍金再次表達了他對人類未來的擔憂。在他看來,人類作為獨立的物種,已經存在了大約二百萬年。人類文明始於約萬年前,其發展直在穩步加速,如果想要延續下百萬年,就必須要涉足前人沒有到達之地。最好的方法就是移民到太空,探索人類在其他星球上生活的可能。

這是霍金在中國進行的最後次演講。從21歲患上肌肉萎縮性側索硬化癥之後,他漸漸癱瘓,1985年,又因為肺炎做了穿氣管手術而徹底喪失說話的能力,從此只能靠語音合成器來完成演講和問答。

國家天文臺宇宙暗物質與暗能量研究團組首席科學家陳學雷記得,2002年他在美國做博士後,看到霍金正在跟別人討論問題,“我本想上去和霍金先生談談,但後來還是放棄了”,陳學雷向深度記者說,那是件對他困難的事,霍金和幾位教授、學生的交流,都是通過在屏幕上點擊像手機樣的小鍵盤,輸入個句子,再通過語音播放出來。他回答每句話,快的時候要五分鐘,慢的話可能要二十分鐘。

為了這個演講,騰訊WE大會團隊努力了兩年,專程去霍金在劍橋的辦公室拜訪。在錄制霍金演講視頻的當天,他親自挑選並回復了中國網友的4個問題。最後道題是:“如果能回到過去或去往未來,妳怎麽選擇?”霍金毫不猶豫地說,未來。

回答完之後,他眼角流下了滴淚。

 5個中國人認識的霍金:他用轉動的眼球轉動了世界 

2006年,《時間簡史》中文版譯者吳忠超陪霍金遊覽頤和園

最後的生日

“對於任何生命而言,這天終究不可避免。”——吳忠超

吳忠超沒想到,去年7月參加霍金的生日慶典,是他最後次見恩師。

本來霍金的生日在1月8號,但劍橋的1月濕冷,劍橋大學幹脆把慶生會移到了7月,當時,許多與會者稱之為“75又1/2歲的生日慶典”。

7月3日,三學院的餐廳舉行了生日宴會,包括霍金的家屬300多人參加了宴會。霍金坐在亨利八世畫像下的高桌中央,餐廳兩側的墻上掛滿學院的名人畫像,包括牛頓、拜倫、培根。

位寧波出生的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本科女生胡格慧專程趕來,為的是能和霍金見上面。宴會結束,全場起立齊唱生日歌,或許作為宇宙學家的霍金早已超越了人世間的喜怒哀樂,他看上去毫無反應。

“我註意到又有些5年前參加霍金70歲生日慶典的老友缺席,很是令人傷感。”

作為霍金唯的中國學生,吳忠超與霍金相識39年,並兩次應邀參加他的生日慶典。每次見面,吳忠超都能覺察到霍金的身體在不斷惡化。

1979年,吳忠超受邀,到霍金的廣義相對論小組作高級訪問學者。在霍金的指導下,吳忠超進行了極早期宇宙的相變泡碰撞的時空度規研究,並在獲得博士學位後,繼續在霍金的指導下進行量子宇宙學的研究。“能夠得到霍金先生的指導,我深感榮幸。”

霍金著作中文版責編孫桂均托吳忠超帶來了份生意禮物,2006年,霍金決定將全部科學著作的中文簡體版,交由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版,包括他離世前的最後著作《黑洞不是黑的》。禮物是吳忠超15年前拍的張照片,由5位湘繡大師耗時70天精心制作成了雙面繡像,上面寫著:“黑洞輻射貫通量子引力信息,無邊界律驅動宇宙無中生有。”

這囊括了霍金生最主要的學術成就。更為可貴的是,他將自己的學術成就,以種更為淺顯的方式,完成了對科學的啟蒙。

1992年,吳忠超將霍金的《時間簡史》翻譯引進中國,隨後在青少年群體中掀起了股近乎狂熱的科普浪潮,人們從來沒有像現在樣對宇宙充滿好奇心。

事實上,自1988年《時間簡史》首版以來,它被翻譯成40種文字,銷售量達2500萬冊,成為全世界最為暢銷的本科普著作。

5個中國人認識的霍金:他用轉動的眼球轉動了世界  

2002年,丘成桐在杭州與來參加國際數學大會的霍金進行對話

最長的交談

“除了吃飯,我們從上午九點直談到下午六點,霍金直堅持著。”——丘成桐

霍金有多火,丘成桐知道。當年,霍金第二次來華,先到香港科技大學做演講,香港的主流報紙都是霍金到訪演講的報道。

接到霍金去世的消息那瞬,丘成桐有點晃神。他沒這個心理準備,直到上星期,他還跟霍金在哈佛的合作者聯系過,他們告訴他,霍金最近還在進行些重要的研究。

作為國際著名數學家,丘成桐和霍金算是老朋友。1978年,丘成桐在做廣義相對論的工作,霍金知道後寫信邀請他去劍橋,解釋他正做的相關工作。

“我當時用的數學方法研究,對於物理學界不是太容易懂。但霍金對數學的接受能力非常強。”丘成桐說。劍橋之行兩天,兩人討論直沒停,其中天,除了吃飯,兩人從上午九點直談到下午六點,“那時候我才二十幾歲,但長時間的討論讓我都感到乏累,霍金竟然可以直堅持著。”

霍金的三次訪華,其中兩次都是丘成桐安排的。2002年8月,霍金在杭州做演講,那天,大球場面坐滿了人,“有幾千人,大家都很興奮。”

那次演講結束後,丘成桐帶著霍金去西湖邊散步,還去了其他的小鎮。之後霍金行人到了北京。

丘成桐告訴深度,霍金到北京後,原本預定的是千人左右場地。“我跟他們講,霍金不樣,他有的是吸引力,遠遠超出般的科學家。最後北京方面協調到六千人的大會議廳,演講通知發出不到兩天,申請人數就超過了限額,會場被擠得滿滿的。”丘成桐說。

5個中國人認識的霍金:他用轉動的眼球轉動了世界  

2002年,北青報記者陳柏拍下霍金演講結束後中國聽眾上臺獻花的

最火的微博

“我也要特別發篇微博,來紀念他的離世。”——高遷

“霍金直想去太空,但身體狀況不允許,可他還要在飛行艙下。很多冒險的東西他都想去做,他比般人好奇。”丘成桐這樣評價霍金。

這種好奇也包括對社交網絡。2016年4月12號,霍金開通了新浪微博,彼時,距離他上次來中國已經過去了十年。

在第條向中國朋友問好的微博下,中國網友的留言多達44萬條。同年6月6日,霍金的條“祝願中國考生高考成功”的微博,同樣引來無數學子對這位學神的膜拜。

淹沒在眾多提問、評論的高遷,被霍金拎了出來。

“中國古代有個哲學家叫莊子。'昔者莊周夢為蝴蝶',夢醒後,莊周不知是他夢為蝴蝶,還是蝴蝶夢為莊周。霍金教授,請問我們如何知道我們是生活在夢還是真實存在?”這是高遷的問題。

高遷成了幸運兒,被大神翻了牌子。霍金回答了他的問題,讓他瞬變成了網紅。

霍金的微博不多,只有20條,但每條下面,都是不斷在追加的問題和評論。“感謝他曾帶給我們的鼓勵和信心”,時至今日,2016年參加高考的考生依舊念念不忘。

“霍金充滿熱情,喜歡美食,喜歡好的音樂和優美的風景,也喜歡漂亮的女人。”丘成桐告訴深度記者,在嚴肅的科學之外,霍金有著可愛的面,在他的辦公室,擺放著《辛普森家》,在這部風靡25年的動畫中,他以動畫形式出演自己,還堅持配音,在電影《星際迷航》,他跟“牛頓”、“愛因斯坦”打牌,在《生活大爆炸》,他是惟能降得住傲嬌謝爾頓的人。

5個中國人認識的霍金:他用轉動的眼球轉動了世界   

2010年,漸凍人王甲收到霍金給他的回信

最後的戰鬥

“我們這些後來人定會帶著他的精神繼續好好活著,繼續戰鬥下去。”——王甲

在霍金去世當日,中國的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癥(漸凍癥)患者王甲用了3個小時,用眼睛個字母個字母地回復了深度的訪。

2008年,王甲確診了漸凍癥,夜之間,將這個滿懷憧景的大學畢業生鎖在了輪椅上。到2010年,王甲就只有右手食指能動了。那年5月,他通過眨眼的方式讓媽媽幫忙挪動鼠標,花了三天,給霍金寫了封800字的信。

位記者幫他打通了霍金助理的電話,助理告訴王甲,霍金每天都會收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信,般情況下,都是助理幫他回復。但在聽完王甲的情況後,霍金決定親自給他回信。

這不是霍金第次表達對漸凍癥的關註。2014年,72歲的霍金接受冰桶挑戰,在視頻中,他呼籲人們都來支持慈善組織“運動神經元病協會”。

“無論如何,不幸的生活有其相似性,但總有事情妳能夠去做,並且妳也可以做得很好!只要有生命,就不該放棄希望。”霍金用漸凍人同樣的方式,寫下了給王甲的回信。

在身體點點喪失功能的8年,霍金的回信伴隨著王甲。如今,他已寫出了自己的兩本書。

最近三個月,王甲的身體狀況越來越不穩定,直在醫院治療,除了眼睛以外,全身已不能動,呼吸也要靠機器維持。但是,“我們這些後輩定會帶著他的精神繼續好好活著,繼續戰鬥下去。”王甲在回復中寫道。

來源:鳳凰新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5個中國人認識的霍金:他用轉動的眼球轉動了世界

讃 (6)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