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共享雨傘熱情不減

共享雨傘熱情不減

共用雨傘這個行業,或許真的不能繼續唱衰了。繼10月10日共享雨傘品牌“有傘Usan”宣佈正式獲得3000萬元天使輪融資震驚業界之後,共用雨傘“漂流傘”也宣佈已經完成數千萬元的A輪融資,由德同資本、道生資本領投。

這已經是漂流傘在兩個月內拿到的第三輪融資。今年8月14日,漂流傘宣佈完成500萬元天使輪融資,僅僅10天後,漂流傘對外宣佈,已經完成數千萬元Pre-A輪融資。漂流傘公關總監張柯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漂流傘的累積融資總額已經是行業第一,但具體融資數額不便透露。

祥峰資本合夥人趙楠此前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直言不看好共用雨傘,“太低頻,沒有密度支撐不了廣告模式,用戶歸還也不便利。”業內人士認為,行業發展處於早期階段,玩家不多,場景、用戶使用頻次都比較有限,未來的發展還是要看需求量,要達到一定級數才能形成市場。

B端廣告成盈收主力

在南方多雨城市,出門在外沒帶傘的窘迫很多人都會遇到,共用雨傘在不少人看來確實是有需求,但這個市場有多大?艾媒諮詢發佈的《2017Q1中國共用雨傘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6年共用雨傘用戶規模為130萬人,預計到2017年共用雨傘用戶規模將突破400萬,增長率為269.2%。

根據漂流傘的介紹,公司目前在深圳和上海共投放了15萬把雨傘,單把傘的使用頻次為3到4次。漂流傘的雨傘不設鎖,無GPS追蹤,使用者通過掃傘面上的二維碼完成轉借。張柯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漂流傘在深圳、上海、廣東、杭州等地已經有一萬多個傘點,由於是在室內,漂流傘的折損率和丟失率低。

張柯透露,由於漂流傘的投資方中有供應鏈上游的制傘企業,同時傘上沒有智能鎖,也相對減輕了成本,所以每把傘的成本可以做到7元左右,成本很低。對於30天內未歸還的用戶,漂流傘會對其帳戶進行押金抵扣,最高抵扣為15元,目前的丟失率低於1%。

此前共用雨傘曾被多次曝出“有去無回”,微博CEO“來去之間”曾公開表示,“3萬把共用雨傘押金19元,半小時收費0.5元,雖然投放了沒幾天,就全部被人拿回家,但這應該是一段經典的行銷案例。”

如何將線下流量變現是擺在共用雨傘企業面前的一個難題。張柯表示,目前廣告是漂流傘主要收入,廣告收入已經基本覆蓋了傘的成本,主要方式為傘面廣告,對企業收費為15元/把,單個廣告投放週期為3個月。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共用雨傘市場很小,玩家不多,實力較強的幾家都在尋求通過廣告模式變現圖存。

市場不溫不火

根據《中國城市公共出行報告》,僅上海市日均出行就達5000萬人次,人均步行927米。調查顯示,碰到下雨天,有90%的人沒帶傘,而臨時買傘的價格在10-50元。正是瞄準這部分需求,諸多共用雨傘企業開始入局,希望借著共用經濟的火熱開拓市場。

有分析認為,當前共用雨傘普及率仍處於較低水準,隨著市場投放規模進一步擴張,或將在用戶群中形成規模效應,從而帶動用戶數爆發式的增長。但這個規模效應到來需要多久值得商榷。記者注意到,此前芝麻信用也曾推出免押金借傘服務,雨傘分佈場所以地鐵站為主,滿600芝麻分可免押金借傘,公開信息顯示,芝麻信用還與魔力傘達成合作,滿600分便可免押金借用魔力傘。

業內人士認為,巨頭入局是為了爭奪線下流量入口,但實際上最終的結果依然不溫不火。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雖然共用雨傘有需求,但是場景和使用頻次確實不高,前景有限。

張柯坦言,外界包括有些投資人對共用雨傘存在一些誤解,共用雨傘是一塊可以挖掘的需求市場,只是目前多數用戶沒有形成使用習慣,市場也處在早期階段,未來的使用頻率會逐步提高。

艾媒諮詢分析師認為,共用經濟概念在包括共用單車等一系列產品的“病毒式傳播”後,雖然消費者提高了對共用商品的認知與接受程度,但是對於產品價值較低的共用雨傘,塑造消費者共同分享雨傘的消費習慣仍有一定困難。

有樁共用雨傘品牌借把傘近日宣佈,已於今年 5 月完成 300 萬元種子輪融資。同時,借把傘透露,目前正尋求 800 萬元天使輪融資,用於設備投放。看起來,這是為明年雨季“備貨”的節奏。

今年上半年正逢雨季時,出現了不少共用雨傘,不過槍打出頭鳥,由於它們選擇在街頭投放,遭到了城管的禁止。

對此,借把傘將自己的投放場地設在在商場等室內區;同時,對於人流量較大、更接近消費者的地鐵、公園等公共區,借把傘也沒放棄,通過事先與當地(南京市)政府溝通,借把傘已在這些公共區投放少量試點。

這還要得益於借把傘的上一個創業專案。借把傘曾在南京運營“馬上到”共用單車,因此積累了不少政府和商業資源。今年8月,借把傘就通過和蘇寧直接合作,迅速在其旗下 4000 家門店投放網點(平均每家店放 1-2 個傘樁)。和連鎖商城合作,還能較好地保障獲客量、降低折損率。據有樁共用雨傘品牌漂流傘的數據,其在室內投放的模式可將丟失率降至1%。

要降低丟失率,還需要設立帶鎖傘樁。借把傘的單個傘樁可同時容納60把傘,占地不到1平方米。傘樁上設借傘口和還傘口,內設積水槽,通過蓄電池供電推動借還傘軌道運轉。傘柄內附電子晶片,用來和微信公眾號通信。

目前,借把傘單傘押金29.8元,支持綁定芝麻信用(芝麻分需超過600)免押金,租金1元/天;除了產品租賃,借把傘也接廣告;預計在明年6月實現盈虧平衡。

借把傘目前有2萬用戶,已在南京的商場等地投放超過3萬把傘。未來,借把傘預計在上海、蘇州、廣州、深圳等城市投放150萬~200萬把雨傘,並希望通過城市合夥人(需有基礎設施、人脈或資金等資源優勢)的方式招商,來“對核心城市率先覆蓋”。

雖然在大冬天談論鋪共用雨傘有點不合時宜(冬季雨傘的使用場景、頻次極低),但也許就像紅黃藍被推向輿論尖峰時股價大跌,評論中就有網友喊“買進買進”一樣,沒多久紅黃藍股價真就漲起來了。

共用雨傘能滿足人們忘帶傘並避免重複購買的這種即時性需求。數據顯示,僅上海市日均出行就達5000萬人次,人均步行927米,碰到下雨天,約有90%的人沒帶傘,而臨時買傘的價格在10-50元。此外,除了雨天,如果能養成習慣,晴天也是可以用傘的。因此,共用雨傘仍具有一定市場需求。

關於共用雨傘的爭議,柳青表示,一些企業對共用概念的盲目追逐讓公眾對共用雨傘產生了誤解。“你叫它雨傘租賃也沒問題,在我們看來就是一門生意。”

他認為,用戶需求可分兩部分,一是剛需,如下雨天和惡劣天氣;二是衍生需求,即在足夠方便和高品質服務的基礎上,釋放高溫場景、替代自己帶傘習慣的需求。團隊測算,雖然受地域和季節影響,但是中國平均一年中不少於120天有用傘的需求。在「有傘」的小型封閉測試中,每把傘平均使用頻次為5-6次/月。柳青表示,在需求被釋放之後,共用雨傘有可能實現日均百萬單甚至過千萬單。

“我們相信需求是顯而易見的,關鍵需要密度來引爆,考驗在於如何以商業化的邏輯快速實現密度。”他認為,密度是滿足用戶需求的首要條件,只有密度才能攔截需求。而本輪融資後,同程旅遊、分眾傳媒和玖富集團三方的資源整合及滲透,能讓「有傘」低成本實現快速高密度鋪設,在商業模式上也有更多可能。

“分眾傳媒和同程旅遊將提供一系列線下場景和流量管道優勢,如寫字樓、社區及大交通等點位的進駐,同時分眾傳媒還將充分發揮「有傘」的媒體屬性。玖富財富則會讓「有傘」在資金支持和信用免押方面有更多發展空間。”

無論如何,與共享充電寶等其他共用經濟一樣,用戶對共用雨傘的需求還有待實踐驗證。除了用戶體驗外,線下運營成本、產品損毀率等也是需要探討的細節。

在具體的運營數據上,團隊並未透露,但柳青表示,每把傘每個月營收只需超過6元即可實現整體盈利。

團隊方面,目前共有50多人,總部位於蘇州。創始人柳青為原同程旅遊SVP;聯合創始人楊陽為原同程集團市場部總經理,前一號店、蘇寧易購市場總監;聯合創始人柏陳為原同程大度假CTO;聯合創始人塗靈捷為原騰訊電商運營總監。

根據網易、36氪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科技 » 共享雨傘熱情不減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