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從阿里到華策,從杭州到橫店

從阿里到華策,從杭州到橫店

2017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今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公。在國家大力支持和引導下,地方“兩會”舉辦期間,如何推動鄉村全面振興和城鄉融合發展成為代表、委員們熱議的話題。從文化產業助推美麗鄉村建設的角度出發,文化扶貧、提高村民的文化素養和文化消費意識、打造文化特色小鎮等都是具有可行性的發展路徑。

“產業扶貧要形成符合自身定位的特色和品牌。除了發展種植業或養殖業,文化資源也是值得培育發展的對象,進而形成新的可持續性強的文化產業扶貧模式。”談及建立文化產業扶貧模式,四川省“兩會”期間,四川省政協委員、四川省科技扶貧基金會理事長蔡淩雲在接受記者訪時表示,可以取“一個省級社會組織幫扶一個地市州”“社會組織+企業”等模式助推產業扶貧,打造“一縣一品牌”,讓社會組織承擔一定的脫貧攻堅工作。據蔡淩雲介紹,近年來四川省科技扶貧基金會在巴中市恩陽區灌子溝村開展“行走的畫廊”公益項目,邀請藝術家在民居牆上繪制壁畫,形成了一道獨特的旅遊景觀,增加了當地的經濟收入。

文化產業在不同的發展階段,能夠為鄉村振興提供有針對性的發展方向與方案。隨著農村經濟水平和農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升,圖書館、文化館等文化活動場所以及豐富多樣的文化產品,有助於滿足當地群眾對精神食糧的需求。“小昆山鎮是上海市首批‘全國小城鎮發展改革試點鎮’,在改善居住質量方面已有成效,但文明素養和生活習慣仍有提升空間。”上海市“兩會”期間,上海市人大代表、松江區小昆山鎮黨委書記陳永明在接受記者訪時表示,村莊變社區、村民變居民後,還有一個文化文明涵養的過程。“小昆山鎮是西晉文學家陸機、陸雲的故鄉,我們將打造‘二陸’文化廣場和鎮圖書館、市民健身中心、文化活動中心,滿足百姓對文化生活的需求,找到傳承本土文明的載體。”陳永明說。

眾所周知,因為曆史、政治、經濟、學術發展的諸多原因,如果要說起中國的影視之城,無疑還是要數帝都北京。最好的公司,最好的學校,最好的機構,最好的人才,幾乎全都集聚於京。

那誰是第二呢?

放眼望去,人傑地靈的浙江省似乎是僅次於北京的第二大文化產業聖地,而且不知不覺間,包括電影、電視、動畫、遊戲在內的文化娛樂產業已經成為了浙江經濟的支柱產業之一。

雖然浙江的電影票房不及排名前三位的上海、北京、廣東,雖然浙江的娛樂消費能力也不及臨近的上海,但是浙江的影視產能卻高的驚人,除了稍微落後於首都北京之外,已經走在了全國其他省份的前頭。

究竟為什么浙江省能夠成為文化亞軍,又有哪些成功經驗值得其他省份來學習借鑒呢?本文將為您探究一番浙江的文化之路。

政策利好下的群龍盤踞

眾所周知,美國被稱為世界第一影視強國,但是在影視公司數量上美國一共也就幾百家,產能已經完全被中國拋開。

中國目前影視公司數量已達到1.2萬家,僅2016-2017年就新增4000家。如果做一個粗略統計,1.2萬家中浙江的影視公司數量到3000家,位居全國第二,僅次於北京。

在當前中國特定的經濟發展環境下,政策的支持是一個地區發展的最大驅動力,而浙江省正是把握住了這樣的政策機遇。

有數據為證,文化產業已然成為浙江省支柱性產業。2015年浙江全省文化及相關特色產業實現增加值2490億元,GDP的比重達5.81%。2016年,浙江全省文化產業增加值已逾3200億元,全省當年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已達6.8%左右。

基於這樣的增長比例,根據《浙江省文化產業發展“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浙江文化產業增加值生產總值的比重將有望達到8%以上,產值將高達1.6萬億元。

超過萬億的目標著實令人驚歎,而這樣的數據又毫不誇張,完全是基於現實情況的預測,並非直接提出一個虛幻的宏偉目標。

截止到2017年,浙江一共有上市文化企業36家,新三板掛牌文化企業80家,合計超過100家,僅次於北京,遠超臨近的同樣也希望在文化事業上下功夫的上海以及江蘇。

阿里到華策,從杭州到橫店: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說到浙江文化類企業的中堅力量,無疑首推杭州起家的阿里。雖然從某種意義上阿里巴巴更屬於全國,甚至全世界,沒有太多地方局限,但是無疑坐落杭州的事實使得阿里帶動了整個浙江的文化產業層次。

剛剛斥巨資入股萬達影業的阿里巴巴早已不再是一個互聯網巨頭,2017年建立了阿里大文娛,從最初的起步到現在投資入股萬達,阿里整體的投資已經超過百億,在國內文娛領域的“買買買”規模與另一家巨頭騰訊相比不相上下。

文娛已經成為阿里繼電商、雲計算之後的最新主營業務。

阿里為排頭兵,坐擁影業、影城、線上售票、視頻平台等三大業務線,浙江的電影地位已經不言而喻;而在電視方面,浙江省更有多家全國領先的企業。其中最優秀的當屬華策影視。

華策最早是從一家“小作坊”起步,2005年成立,2010年上市,如今的華策影視集團已經是集全網劇、電影、綜藝於一體的全國影視行業龍頭企業,在影視劇產量、一線衛視播出量兩方面一直是全國第一,在收視率也排名全國前10,總計共有1萬多小時的影視作品銷往180多個國家和地區。

提起中國電視劇的企業,應該沒有人可以忽略華策的名字。集團下還有上海克頓、浙江金球影業、浙江金溪影視等子公司,出品的著名項目包括《三生三世十桃花》,《何以笙簫默》等近年來的知名IP。

作為一個地方的文化產業來說,有許多都是需要頭部的頂尖企業來帶動,這樣從上至下,就可以串聯帶動起一個產業群。浙江的經驗就是如此:電影、視頻端有阿里,電視劇有華策等,這樣的領軍企業一出,整個產業鏈就會形成帶動效應。

電影電視之外,在演藝和直播端,浙江還有一家在全國范圍內都屬於領先地位的知名上市公司:宋城演藝。

宋城演藝被稱為中國演藝第一股。都知道杭州有阿里,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杭州還有一家在全球范圍內主題樂園板塊可以排名前10的巨頭。

宋城演藝,原名宋城股份,創立於1996年,2010年上市,如果說華策是第一家上市的主營電視劇的企業,那宋城就是第一家上市的主營演藝的企業。

宋城已經建成和在建杭州、三亞、九寨溝、桂林等數十個旅遊區、全國總計共有三十大主題公園、上百台千古情及演藝秀,並擁有宋城六間房,宋城中國演藝穀等數十個文化娛樂項目。集團產業鏈涵蓋旅遊休閑、現場娛樂、互聯網娛樂,總資產超過700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宋城不僅有實景演藝,同時也是直播業務的大戶,旗下的六間房直播公司營業額到了整個公司的六成,2017三個季度就為宋城貢獻了5.81億的收入:不僅是演藝,宋城更是直播領域的大佬級企業。

從縱向上來看,電影、電視、視頻、演藝、直播,浙江都不缺領頭羊;從橫向上來看,浙江更是有許多文化娛樂資源的彙聚點。

除了上面提到的省會杭州,另外一個最大的彙聚點就是久負盛名的橫店。

這座位於中國浙江中部東陽市境橫店鎮內,與中國小商品城義烏市相距36公里,距省會城市杭州160公里的小鎮成了90年代下半段以及2000後十年中國影視拍攝的樂園。橫店影視城被確立為中國唯一的國家級影視產業實驗區,也是國家首批AAAA級景區。

橫店被美國《好萊塢報道》雜志稱為中國好萊塢,無數的中國電影程碑式巨作諸如《鴉片戰爭》《荊軻刺秦王》《漢武大帝》《英雄》《無極》《滿城盡帶黃金甲》等等都是在橫店誕生的。

都說中國的影視城是七成虧、兩成平,只有一成是盈利的,那橫店影視城就是這一成盈利中的佼佼者。橫店影城不僅拉動了當地成千上萬人的就業,更主要的是構成了橫店集團旗下第五家上市公司:“橫店影視”在2017年10月獨立上市,在實景基地之餘,更是涉獵到了院線的業務。

橫店另外的優勢在於產業集群,不僅是橫店影視本身,包括華誼兄弟在內的多家影視企業當初因為橫店提供的優惠稅收政策而注冊在橫店所在的東陽,早在西藏或者霍爾果斯之前,東陽橫店一直都是中國影視企業首選的注冊聖地,也正因為如此,整個浙江的影視產業也會在橫店的異軍突起下蓬勃發展起來。

從縱向到橫向,從點到面,從省會到周邊,浙江省的影視文化發展充滿了全局性的思路,一方面是政策的明確指引,另一方面也是曆來具備清晰經營頭腦的浙商在經濟轉型大潮中敏銳的嗅覺所致。

眼光長遠,實打實幹:

浙江成為文化產業副中心背後

有浙商的智慧和浙才的苦幹

為什么浙江能夠成為僅次於北京的中國文化產業第二高地?

就像杭州能夠孕育阿里巴巴一樣,這背後的秘密離不開浙江的商業領袖和人才。近些年來被廣泛稱道的“浙商”成了這一切背後最主要的原因。

曾有人分析,浙商特點在於“舍得”、“和氣”、“共贏”、“低調”、“敢闖”。這樣的特質,做文化產業是再合適不過的。除了阿里、華策、宋城、橫店之外,浙江文化產業成功的例子還包括唐德、長城、海潤、新麗等企業。細數一下,除了北京之外,浙江的企業簡直撐起了影視圈的半壁江山。

這樣的經營有方其實一直是浙商的基因。清朝末年及民國初年,浙商人成為中國民族工商業的中堅之一,為中國工商業的近代化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大陸改革開放之後,浙江商人活躍於國內外商界,是中國國內除台商之外最活躍的商幫,為各地的發展尤其是欠發達地區注入了活力。在私營經濟發達的浙江省,“浙江模式”、“浙江經驗”、“浙江現象”越來越多的媒體對浙江所取得的成就和經驗給予報道,越來越多的人對浙江的發展給予關注。

浙江的商人不僅會做生意,而且敢於在外面闖蕩。作為需要人才廣泛交流溝通的文化產業來說,這樣的特質是再合適不過的。據媒體統計,浙江商人是北京市場上的超級活躍群體,僅次於廣東商人;而在上海,在滬的浙江商人多達50多萬人,浙籍企業在滬投資總額、企業總數和資產總額,均居全國兄弟省市之首。也難怪浙江的文化產業能夠如此興旺發達。

據統計,早在2015年,浙江省的電視劇、動畫片、電影產量就已經分別居全國第一、第二和第三位:

每年生產電影60多部,約全國的十二分之一;

電視劇3000多集,約全國的四分之一;

動畫片2.5萬分鍾,約全國的22%;

擁有影視制作機構2100多家,約全國的五分之一。

結尾:浙江的成功經驗

對於國內其他地區的啟示

1)敢於創新,勇開先河

從杭州的阿里巴巴,到橫店的一騎絕塵,從第一家上市的電視劇公司華策影視,到第一家上市的演藝公司宋城演藝,浙江的發展很多都是敢為天下先。

作為影視文化產業來說,根本上是一個創新的產業,時時都需要創新,需要嘗試,在這點上浙江的企業無疑優勢非常明顯:普遍具備前瞻性的思維和創新精神,往往在市場還未發現商機或者還沒有引起重視的情況下就敢於先下手為強。

2)打造生態,帶動集群

都說浙商有商幫的概念,寧波,溫州,杭州都有商幫的傳說。這樣的特質非常適合打造生態,帶動集群。

橫店就是這樣的經典例子,一座原本普通的小鎮,因為有了前瞻的視野,帶動了整個縣城,乃至整個省的產業發展,所有的劇組到橫店都可以得利,所有的公司到橫店都可以受惠。

3)高屋建瓴,全面開花

最後,不得不說浙江的政府確實獨具眼光。36家上市文化企業,80家掛牌新三板融資文化企業,可貴的是領域廣泛,沒有局限:新聞出版、廣播影視、文化演藝,遊戲競技,文化旅遊,動漫二次元。所謂泛娛樂,這樣的概念在浙江體現得最為明顯。

就在全國許多城市都在跟進文化產業發展的時候,悄悄然浙江其實早已領先多年,所謂萬億產值在很多其他省市都只是一句口號,而對於浙江來說很有可能是一個必然會實現的既定目標。

除了那些不可再生的珍貴文化遺產,文化旅遊產品的特點是:競爭激烈、更新周期短、易模仿複制、易受流行趨勢影響。對文化旅遊資源開發具有關鍵性影響的要素是資本、技術和人才,如果按照稀缺程度來排序,人才顯然是最稀缺的要素。說全域旅遊視野下文化旅遊產業發展的核心是人,絲毫不為過。在文化旅遊資源轉化中,人才的作用就是讓資本轉化的效率最高、技術手段的運用最恰當、文化元素的展現最充分,最終實現文化旅遊產品的價值最大化。世界旅遊組織統計,在全球所有旅遊活動中,由文化旅遊拉動的40%,在歐洲這一比例超過50%,在有些國家這一比例甚至更高,文化旅遊活動的比例如此之高,必然需要一大批文化旅遊人才,這是依托文化旅遊資源提升旅遊業發展水平的潛在瓶頸,必須引起高度重視。

我國是文化旅遊資源大國,在很多省市文化旅遊資源都是優勢資源。在這些省市發展文化旅遊產業有三個不缺:不缺資源,不缺資本,不缺市場。我國有世界上最大的國內旅遊市場,這一市場還在成長中,尤其是我國正在迅速發展的高速交通和航空業提高了遊客出行能力,解決了過去發展旅遊業面臨的交通制約。在全國范圍內推進的去產能、調結構,促使大量資本從過剩產業、房地產、高汙染行業中溢出,已經或正在向旅遊業流動。與此同時,不少地方發展文化旅遊產業尚存在五“缺”:主體缺位、動力缺失、體制缺陷、項目缺乏、人才缺少。從受重視程度看,前四個“缺”在各地加快發展旅遊業的過程中大都能引起重視,而第五個“缺”是最容易被忽視的。許多高投入文化旅遊項目,在項目建成後遲遲不能運轉,或者運轉後維持不下去,主要原因在於缺乏相應的技術、服務和管理人才,各地此類例子很多。

服務人才是基礎。無論項目在規劃設計階段如何強調文化元素,無論項目外觀建設得多么高大上,無論購了多少昂貴的設備,如果沒有一支高素質的基礎服務人才隊伍,該項目的文化內涵就無法傳遞給遊客,項目管理與運營的文化理念就無法被遊客感知,該項目的可持續發展就會受到嚴重影響。培養高素質的服務人才,既是政府的責任,又是企業的功課。從政府而言,必須構建職業教育體系,制定旅遊職業教育規劃,優化專業設計和課程設置,積極推動校企合作、校企融合,建立學校教育與實踐鍛煉相結合的開放學習體系,加強就業創業輔導,大力推動教師隊伍和實習基地建設,建立健全教育質量保障和評估辦法,制定鼓勵和優惠政策,健全繼續教育、在職學習、遠程教育體系,實現穩定連續的服務人才供給。從企業而言,項目建設與人才引進、培訓應當同步,職前培訓和職後教育應當成為制度,企校結合和實習實訓應當成為固定內容。文化旅遊服務人才雖然並不要求人員的學曆有多高,但一定要求人員對項目文化、企業文化和服務文化有最基本的認同和領會。我國正在蓬勃發展的鄉村旅遊也需要一支數量充足、深入農村的實用人才隊伍。

複合人才是急需。文化旅遊產業是一片創新創意的熱土,大部分文化旅遊項目是資源、資本、技術、藝術、服務的綜合體,從文化旅遊資源開發的角度看,熟悉曆史文化的旅遊人才與懂旅遊管理的文化人才同樣重要,更為重要的是既懂文化、又懂旅遊,既能參與項目策劃、又了解旅遊市場的多面手。目前市場上各類中小型文化旅遊項目層出不窮,這些項目不可能以大量雇用工作人員取勝,而最需要精幹、高素質的團隊。而各種大型文化旅遊項目動輒數百億的投資,涉及眾多專業、技術、藝術領域,單一型人才早已無法適應這種要求。對於各級行政部門來說,管理一個如此充滿創新要求和快速發展的產業,怎么能沒有一批有大局意識、國際視野、專業素養和多元知識儲備的行政管理隊伍。

各類領軍人才是重點。我國於2006年達到人均出遊1次,步入大眾旅遊階段,到2016年我國人均GDP達到8800美元,人均出遊達到3次,進入了大眾旅遊新階段。與大眾旅遊初期不同,在大眾旅遊新階段,人民群眾旅遊消費升級需要更為迫切,發展文化旅遊產業成為加大旅遊供給側改革的一個重點領域。文化旅遊產業市場競爭激烈,各省市不但面臨國內競爭,還同樣面臨國際競爭。在資本的推動下,我國不乏設計建設都非常優秀的項目,但不少大型項目還要借助外腦,不少設施設備還要依賴進口,我們仍然缺乏高水平的策劃設計人才,缺乏優秀的經營管理人才,缺乏高水平的導遊與講解人才,缺乏有全球眼光的創新創業人才,缺乏有領軍意義的旅遊教學與科研人才。各地要建設旅遊強省、強市,我國要建設世界旅遊強國,必須重點引進和培養一批上述人才。

擁有優勢文化旅遊資源的省市,需要防止陷入優勢資源陷阱。這個陷阱隱含三個假設:一是由於資源豐富,因而不需要進行策劃設計;二是由於資源豐富,因而必須在現有資源上做文章;三是由於資源豐富,必定會對市場產生號召力。這個陷阱還帶來三個不利局面:一是由於優勢資源數量上多,容易造成重複性開發;二是由於處處是資源,使其稀有性變弱,增加了開發利用的隨意性;三是資源優勢壓制了創新觀念和創新人才的重要性。跳出優勢資源陷阱,需要以全域旅遊為發展理念,創新發展舉措,打開人才生長與引進閥門,形成綿綿不斷的發展推力。舉例來說,新西蘭是一個自然旅遊資源十分豐富的國家,但新西蘭又是一個各種旅遊項目層出不窮的地方,眾所周知的“蹦極”就首先出現在新西蘭。比如皇後鎮居民僅1.1萬人,但每年接待境外遊客100多萬,奧秘在於這有眾多極富創意的旅遊項目,如噴射快艇、滑翔降傘、激流橡皮筏、激流滑板、冰川徒步、高山滑雪、滑冰、高空跳傘、熱氣球飛行、小型飛機觀光、洞穴探險、湖河探險、火山觀光、徒步旅行、自行車騎行、高爾夫球運動、騎馬、剪羊毛、看牧羊犬比賽、淘金、釣魚、品酒、水療,看鳥群、企鵝、海獅、海豹等野生動物,探訪螢火蟲翱翔,體驗農家生活、文化遺產、特種車輛遊等。這些項目都離不開各方面的專業技術人才和特殊的服務人才,這才是皇後鎮旅遊業最寶貴的財富。

根據中青在線 、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科技 » 從阿里到華策,從杭州到橫店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