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品質消費亟待一場中國製造的品質革命

品質消費亟待一場中國製造的品質革命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要求,弘揚工匠精神,來一場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事實上,今年春節,《舌尖上的中國》第三季熱播帶火章丘鐵鍋,就讓人們再次重溫了工匠精神與中國制造的品質。為什么一口鍋能成“爆款”?原因就在於手工藝人對傳統和工藝標准的堅守,引發了消費者對品質的關注,對產品中情感、文化等附加值的重視。

鐵鍋雖小,可以見大。我國企業生產的鍋碗瓢勺無疑能滿足最基本的廚房需要,但同時也看到,火爆的章丘鐵鍋、中國遊客搶購日本電飯煲的舊聞,以及每年金額巨大的海淘消費,更是提示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明顯信號。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真正實現高質量發展,需要我們把提高供給體系質量作為主攻方向。

制造業轉型時期,人們在衣食住行領域的基本物質需要已經得到普遍滿足,消費者的需求更多地向新穎、符合審美、品位獨特、個性化等精神體驗層面提升。有學者將這類需求稱之為“軟需求”。軟需求的不斷增長,激發了產品生產企業在創意、設計、研發、推廣、營銷等環節加大投入,提升品質。

在“軟需求”推動下,全球制造業不僅通過技術和管理降低成本、提高質量,更催生出具有革命性的新制造業形態:軟性制造。這樣的制造模式要求通過創造性思維活動,滿足人們的“軟需求”,使得“軟價值”到產品總價值的50%以上。比如一部智能手機,材料成本遠遠低於其售價,其他“多出來的價值”,主要用於覆蓋研發、設計、創意、推廣等軟性投入的成本;又比如一輛汽車,不再僅僅是一個代步工具,不少車企在移動居所、移動辦公等領域投入精力,附加值越來越凸顯。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軟性制造滿足了消費者更高層次的需求,正重新定義制造業的未來。

當前,為滿足我國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加快建設制造業強國,不妨從“軟性制造—軟需求—軟價值”的角度重新審視我們的產品。中國制造不再是“廉價”的代名詞,也不僅是質量過硬的優質產品,而是在此基礎上,通過創造性思維活動,賦予產品更為豐富的軟價值。比如一瓶茅台酒的成本構成,糧食和水等實物不會超過總價格的一半,而“多出來的價值”,就是企業通過軟性制造所創造的價值。為此需要引導中國制造業轉變目標定位和競爭策略,考究產品品質、注重生產細節,提升企業軟價值創造能力、提高產品附加值水平。

這種轉變背後,更需要企業家擺脫傳統思維方式,充分發揮企業家精神,重塑企業的價值創造過程。當企業家真正從消費者的體驗出發,用創造性思維開發出更豐富的產品屬性,就會使企業的價值創造逐漸超越單純的生產環節,自然而然減少資源消耗和環境汙染,實現綠色發展。從量變到質變,企業的價值創造從依靠簡單勞動轉變為更多地依靠智慧。這就是軟性制造所蘊含的“用智慧創造財富,用體驗實現價值”的新模式、新理念。

近日,最新版《〈中國制造2025〉重點領域技術創新綠皮書———技術路線圖》(以下簡稱“技術路線圖”)公,中國工程院制造業研究室主任、戰略咨詢委員屈賢明就2015年版技術路線圖的執行情況和2017年版的修訂情況做了詳細說明,並展望了2025年重點領域技術創新趨勢。屈賢明說,到2025年,我國的通信設備、軌道交通裝備、電力裝備三大產業將整體步入世界領先行列,成為世界第一,將是中國成為制造強國的一個重要表征。

屈賢明表示,《中國制造2025》提出要“瞄准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等戰略重點,引導社會各類資源聚集,推動優勢和戰略產業快速發展。”明確為10個重點領域: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農業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中國制造2025》對每個重點領域的發展重點和發展目標用200~300字作了簡要描述。為對其作深入的描述和細化,按國務院常務會議的決定,由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咨詢委員會組織編制和發中國制造重點領域升級方向綠皮書,用目錄指引,動態調整,滾動推進。

屈賢明介紹,本技術路線圖是在國家重大戰略和規劃層面的首次應用。考慮到重點領域涉及面較廣,為便於編制和使用技術路線圖,將10個重點領域細分為23個優先發展方向,按每個優先發展方向分別編制技術路線圖。

屈賢明表示,《中國制造2025》重點領域技術路線圖第一版是在2015年編制和發的,自2015年9月發以來,經過兩年的實踐,對引導市場和社會資源向國家戰略重點有效集聚發揮了重要作用,在國際上也產生了較大的反響。

路線圖發以來對十大領域的技術發展產生了重大影響,並為相關計劃的編制提供了重要依據。

屈賢明介紹,節能和新能源汽車領域原來專注於節能汽車和新能源汽車兩個優先發展方向,在編制路線圖過程中,專家們充滿激情地提出對智能網聯汽車產業應給予高度重視,建議新增一個優先發展方向———智能網聯汽車。路線圖發後,智能網聯汽車成了全社會關注的一個焦點,兩年來,有眾多汽車制造企業和信息企業投入了這一領域,並取得了一批成果,路線圖起到了引領作用。節能和新能源汽車領域編制小組還在本路線圖的基礎上進行了細化和擴展,於2016年10月單獨編制和發了擴充版的《節能與新能源汽車技術路線圖》。

同時,一些省市(如江蘇省)也借鑒本路線圖的方法,編制並發了本省(市)重點產業的技術路線圖,以引導本地區制造業的發展。

此外,路線圖為編制相關國家計劃提供了依據。“工業強基專項”選擇了有望在2025年成為世界領先產業的軌道交通裝備作為實施“一攬子”計劃的第一個產業,重點安排了絕緣柵雙極型晶體管(IGBT)、列控信號設備、軸承等項目。機器人路線圖中提出機器人所需關鍵零部件的自主化是該產業發展的重中之重,因此,在“工業強基專項”和“智能制造專項”中,將擺線針輪(RV)減速器、諧波減速器、伺服電機、控制器的研發和產業化做了重點安排。在制定“智能制造專項”指南時,也重點考慮了10個領域路線圖中的需求。

路線圖還為金融機構確定優先投資支持方向提供了依據。如浦發銀行就借鑒了路線圖中各領域的發展重點,確定了投資方向。屈賢明表示,路線圖的發在國內外均產生了較大的影響,關注度較高,但也存在一些不足之處。

一是對路線圖的宣傳、解讀力度不夠,路線圖對社會資本向重點領域的集聚作用尚未充分發揮。二是應用示范工程的實施和戰略支撐與保障措施的落地有些遲緩。三是各領域優先發展方向亟待解決的關鍵專用制造裝備這一短板,需要跨領域協同攻關方能落實,難度大。

屈賢明表示,2017年版路線圖編制組充分考慮了十個重點領域兩年來技術發展趨勢的變化以及市場需求發生的變化,通過調研、分析、論證,並廣泛征求了各方面專家的意見,進行了修訂,保證了2017年版路線圖的科學性、前瞻性和戰略性。2017年版路線圖沿用了2015年版技術路線圖確定的十大重點領域及23個優先發展方向進行編制,總計400餘名專家參與了編制工作,其中院士25人;共計召開80餘次會議,修訂了400餘處,曆時半年。

屈賢明指出,通過對2017年版路線圖的綜合分析,十大領域和23個優先發展方向到2025年的綜合水平將呈腰鼓狀:兩頭小,中間大。可以展望到2025年十大領域及23個優先發展方向將達到的狀態。

———通信設備、軌道交通裝備、電力裝備三大產業將整體步入世界領先行列,成為世界第一,而且創新模式將由跟隨到並行,進而跨入引領。這三大重要的產業能步入世界領先,成為世界引領者,是中國成為制造強國的一個重要表征,意義重大。

———大部分領域和優先發展方向如高檔數控機床、機器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和高技術船舶、節能汽車、新能源汽車、農業裝備、先進基礎材料、關鍵戰略材料、戰略新材料等將整體步入世界先進行列,處於世界第二、第三。

———集成電路及專用設備、民用航空裝備這兩個產業與世界強國仍有一定的差距。

———操作系統與工業軟件、高性能醫療器械兩個產業的發展前景存在較大的變數,如能取有效、正確路徑和政策,有望進入或接近世界先進行列。

五代移動通信(5G)、綠色智能軌道交通技術、特高壓輸變電技術、高性能大型關鍵金屬構件增材制造技術等一批重大技術將實現突破,處於世界領先水平。十大領域的技術創新模式將出現重大轉變,總體將由跟隨向並行轉變,其中進入世界第一的三大產業,引領將成為主導的創新模式,一大批原創、獨創的技術和產品將面世。這表明到2025年十大重點領域的創新能力將提升一大步,可以基本擺脫核心技術主要依賴國外的局面。

最後,屈賢明建議,通信設備、軌道交通裝備、電力裝備三大有望處於引領地位的產業,要進一步分析其存在的短板和瓶頸,取有針對性的措施,確保2025年成為世界第一。

操作系統與工業軟件、高性能醫療器械兩個產業,都是十分重要的產業,與國民經濟安全和人民健康保障十分密切。目前與國際先進水平有較大差距,但如能抓住機遇、換道超車,仍有邁入國際先進行列的可能,應制定專項計劃。

與德國和日本相同,中國制造也曾被人不屑一顧,甚至連我們自己說起來都心虛。

1990年,李東生第一次去拉斯維加斯參與CES大展,當時的TCL還只能加入香港貿發局的展團,分得角落3×3米的展位。一圈轉下來,李東生的內心既激動,又深感差距。什么時候中國品牌能夠站到世界舞台中央呢?32歲的他發下宏願。

六年後,李東生正式出任TCL董事長,帶領TCL開啟全球化的步伐,而且目標不是亞非拉,而是歐美市場。

首次重要嘗試,是通過收購實現技術跨越。2004年,TCL快速並購了法國湯姆遜彩電業務和阿爾卡特手機業務,要知道,中國企業大舉並購其實在近五年才風起雲湧,當時TCL之舉,無論是規模還是開創性上,都是前所未有。

然而技術變革席卷而至,彩電行業迅速從顯像管時代進入液晶平板時代,湯姆遜的傳統技術優勢蕩然無存,手機業務也因並購之後合作不順而不盡人意,一時之間,TCL遭遇了20年來首次虧損。

國際化之路,還要不要走?

爭議聲中,李東生發表反思文章《鷹的重生》,開啟變革應對危機,並在文末說到:中國企業要成長為受人尊敬的企業,國際化是必由之路。

他沒往下說的是,這是TCL的必由之路,更是中國制造的必由之路,滿足於國內市場的品牌或許能混個飽腹,卻永遠無法引領中國制造創造時代。

隨後,壯士斷腕,收縮業務規模,同時增加研發投入,以期再戰全球。如今,TCL在世界范圍內擁有26個研發中心、10多個聯合實驗室和7000餘名技術研發人員,就是來自這股不服輸的心氣。

2009年,TCL出資建立華星光電,踏入超級燒錢、設備折舊超快的液晶面板市場。這是一項投資額遠超國際化並購的抉擇,李東生為此思考了半年多,最後認定:如果不在面板、芯片領域進行產業鏈局,TCL很難在全球市場和三星這樣的企業一較高下。

你可以贊成他,也可以反對他,但是聽完這理由,你很難再去嘲笑他。如果你了解中國缺芯少屏、相關產業仰人鼻息的往事,就會明白,此舉不僅是為了TCL而為,也是為了中國的制造業強國夢而為。

這一次,李東生判斷對了。

2017年前三季度,華星營收217.7億元,淨利潤37.2億元,全球市場有率15%,名列中國六大電視整機廠面板購量第一。2016年中國電視面板自給率超80%,2017年預計超85%,華星功不可沒。

不止是獨立自主的,更是創新智能的。2016年,華星被工信部確定為面板制造企業中唯一智能制造試點示范項目,如今有多項指標已經提前達成“中國制造2025綱要”設定的國家指標。工業4.0時代,不僅要造就智能產品,更要建立智能工廠。

與此同時,TCL也實現了鳳凰涅槃,整體收入連續三年超千億元——近一半營收來自海外,業務遍及全球160多個國家。截至2016年,TCL液晶電視銷量全球第3,液晶面板銷量全球第5,手機銷量全球第8,仰不愧於中國制造的大時代,俯不負於大國品牌之名。

再赴CES大展,恍如隔世。2017年展會上,TCL量子點電視榮獲“年度全球顯示技術創新大獎”,李東生說:每一年的心境都不一樣,現在越來越自信,真的感受到中國制造站在了世界舞台的中央。

近日,CCTV大國品牌紀錄片《時代》在央視一套播出,該片講述了李東生的創業之路、TCL的成長之路、中國制造業的品牌強國之路,這一番風雨蒼黃,值得你我追憶,未來的大國品牌時代,更值得期待。

片中,李東生說道:以往的仰望跟隨者,變成了全球技術創新的引領者。這正是一百年前的德國、五十年前的日本,近十多年來的中國身上發生的故事。被人嘲笑的日子誰都有過,但當你由弱到強,世界也是有目共睹。

如今的中國制造,不是已經趕超日韓,與德國同台競技了么?德國與日本的往事,你我僅有耳聞,但屬於中國、中國制造、中國企業的時代,你我俱是見證。

改革開放滿四十年,中國實現大國崛起,時代成就了TCL和李東生們,這些民族企業與企業家也造就了時代。

根據新華社、工業電器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科技 » 品質消費亟待一場中國製造的品質革命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