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跨境電商不僅僅是“進”,也是“出”

跨境電商不僅僅是“進”,也是“出”

 

杭州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下沙園區內,海關關員正通過監控屏幕對進口跨境商品的實時通關情況進行監控。“嘀,嘀,嘀……”一個接一個的跨境電商進口包裹通過流水線進入X光掃描設備,接受海關監管。這些包裹來自世界各地,完成通關作業後將被裝上快遞車送到消費者手中。進入2018年,杭州海關已驗放杭州綜試區跨境零售進口商品370萬單,實現“開門紅”。

海關總署有關負責人介紹,目前我國已在杭州、鄭州等城市設置13個跨境電商綜合實驗區,跨境電商正面清單商品超過2400種,分在家電、鞋靴、箱包、食品、配方奶粉、嬰幼兒紙尿褲、童裝等領域。面對與日俱增的貿易量,如何確保監管到位、通關有序?海關給出的答案是:向科技要效率,創新監管方式,提高通關速度,讓消費者和商家輕松“買全球、賣全球”,推動外貿“優進優出”。

跨境電商是新業態,與傳統貿易模式相比,具有碎片化、小額化、高頻次特征,給海關監管提出了新課題。

“如果按照傳統貨運監管模式,我申報一票貨要在報關大廳和貨站之間跑六趟。”廣州薈星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關務經理林溢濱指著電腦屏幕說,“現在用海關這個系統,只需要在電腦前點點鼠標就能完成通關。”

林溢濱說的“這個系統”,是海關總署開發的跨境電子商務進口信息化管理平台。依托這一平台,跨境電商業務實現了從審單、查驗到放行全程“線上”運行,減輕了企業申報壓力,滿足了電商快速通關要求。據廣州海關統計,去年“雙11”當天,該系統驗放跨境電商1619.5萬票,創曆史新高。品牌服裝、化妝品、箱包、保健品等是最受消費者關注的進口商品。

在杭州綜試區下沙園區,海關關員鄭彬彬正和同事一起對保稅倉內的跨境商品實施盤庫。他們手中拿著一台外觀與手機類似的設備,在對跨境商品實施掃碼檢查。這個設備的全稱是“跨境物聯網手持移動設備”,是杭州海關自主研發的監管工具,有了它,海關跨境商品監管實現了“耳聰目明”。

“利用這個設備,關員在對跨境商品實施掃碼檢查時,能迅速獲取該商品的品名、上架時間、庫存等信息,還能立即對存疑商品下達控查驗指令。”鄭彬彬說。

在青島海關,海關監管已實現了對跨境電商及口岸管理部門的信息共享和數據交換,在企業備案、審單、征稅、放行等環節實現了全程無紙化。去年山東跨境電商進出口19.8億元,比上年增長4倍。其中青島跨境電商進出口8.9億元,比上年增長13.4倍。

淩晨1點,一架載有鮮活波士頓龍蝦的飛機降落在廣州白雲國際機場,海關開辟“綠色通道”,立即辦理“直通車”驗放手續。

從航班落地、接單、出倉、施封、運輸入庫,全程只需3小時。當天,這批龍蝦就能進入百姓的“菜籃子”。這樣“鮮活”的通關速度,吸引了一大批開展生鮮跨境電商業務的企業集聚廣州。

據廣州海關有關負責人介紹,該關簡化跨境電商進口申報流程,在南沙保稅港區、白雲機場綜保區推出商品入區單自動化審核、物流輔助系統對接跨境系統等7項便利措施,為跨境電商企業通關“去繁就簡”。如今,南沙保稅港區、白雲機場綜保區已形成了物流便捷、鏈條完整的跨境電商生態圈。

在天津,海關派員進駐企業庫區,為跨境電商企業開展點對點服務。在天津空港經濟區快遞分撥中心,以往大量的分揀工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集稱重、掃描、測方和分揀等多功能為一體的全自動分揀系統,一個快件從進區到裝車,最快5分鍾就可完成。目前,天津已累計引進和培育各類跨境電商企業300多家,京東全球購、網易考拉已將天津作為華北分撥中心。

“依托天津的區位、功能和政策優勢,京東集團將把天津跨境電商保稅倉作為覆蓋華北、東北的中心倉,著力打造北方跨境電商物流基地。”京東集團相關負責人說。

跨境電商不僅僅是“進”,也是“出”。它不單純是“國內消費者購買國外商品”的貿易方式,更是以“互聯網+外貿”的全新形式,推動外貿轉型升級。

據北京海關監管通關處通關管理科科長王寶全介紹,目前我國跨境電商已形成“網購保稅進口、直購進口、區域出口和一般出口”等4種模式。

去年,北京海關共驗放跨境電商零售出口業務申報單3258.98萬票,同比增長62.78%;驗放進口業務申報單307.45萬票,同比增長246.06%。

為方便企業出口,北京海關設置了專門的“郵政跨境電商出口監管場”,將以往靠手工驗放的郵政小包納入電子商務管理系統,允許企業實施彙總報關。企業可在商品抵達海關監管場所前提前申報,商品運抵後直接通過機檢系統進行海關驗放,平均通關時間壓縮到0.43小時,物流成本也大大降低。

中國郵政速遞廣東分公司市場部負責人林曼雲告訴記者,由於跨境電商與傳統貿易差異較大,按一般貿易監管,跨境電商企業很難辦理出口退稅。

為解決這一難題,廣州海關駐郵局辦事處推出跨境電商零售出口“清單核放、彙總申報”監管模式,海關根據申報清單形成報關單,企業憑此領取到退稅憑證。退稅難題迎刃而解。

去年,廣州海關駐郵局辦事處跨境電商出口彙總申報總值84.5億元,覆蓋俄羅斯、以色列、波蘭、匈牙利、土耳其等近40個國家和地區。家電、手機、服飾、家居等國產優質商品成為出口主力。

海關總署有關負責人表示,全國海關將繼續創新跨境電商海關監管模式,研究出台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可複制推廣的制度措施,深化“線上海關”改革,讓通關更加高效便捷,全力支持跨境電商發展。

對於馮劍峰來說,大龍網已經不是他開拓的第一塊版圖,第一次創業便是從美國開始,這是一家專門從事線上的軟件及社區交易平台,當時在美國連續兩年半做到軟件交易量全美第一,第一桶金一旦得到,創業便一發不可收拾。

回國之後,從事最早的MOBA遊戲的虛擬物品交易,到現在電競皮膚交易的一個平台,這目前成為中國做數字皮膚交易平台最大的公司。

2008年左右是創業最好的年代,多年的海外經驗讓他投身貿易領域,創立大龍網。在海外打拼,本身不是件容易的事,在早期的發展中,如何海外本地化是他面臨最棘手的問題,從哈薩克斯坦、符拉迪沃斯托克再到迪拜等城市,都留下了團隊的足跡。

在出海的過程中,大龍網遇到最大的問題還是無法解決信任機制,區塊鏈技術讓大龍網在海外解決信任問題看到了解決方法。區塊鏈技術本身是價值的傳遞,當信任成本大於技術成本的時候,區塊鏈的價值才會體現,這一點也正是大龍網所看中的。眾所周知,在跨境貿易中,因為文化的差異、語言的差異,政策的差異這些都給貿易添加了一層層阻力,馮劍峰表示,對外貿易中因為這些原因,所以很難互相信任,這就給貿易的成功增添了很多新的問題,從對外介紹再到交易落地,中間所耗費的成本太大,其根源就在於互不信任造成的。

三年前的一次同學聚會上,馮劍鋒聽到了穀歌上班的老同學提到區塊鏈,他們覺得不管是阿為代表的B2B還是找鋼網,所有的B2B線上沒搞出來就是因為沒有解決信用上線的問題,所以阻止行業發展的本質就是互聯網解決不了線上信用的問題,他們跟馮劍鋒講了一個新的協議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這個協議叫做分式記帳。後來,隨著閱讀、理解,馮劍鋒認識到解決這個問題有一個比較通俗的方式叫“共識機制”,把它通過技術實現,用代碼來實現。

一旦有了共識,就開始局。因為大龍網並不是技術型公司,所以局區塊鏈最重要的是研究應用場景怎么搭建,在大龍網搭建應用場景的過程中,馮劍峰介紹,開始的前兩年,主要做線下貿易的全流程上鏈,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夠上鏈,就會多維度的形成一個生態鏈。那么,上鏈有什么好處呢?

一開始他們發現區塊鏈可以解決跨境支付,但是很快馮劍峰發現這是個偽命題,大龍網所存在的最大痛點是信用存證,馮劍峰說:“在傳統領域來說你和我做一筆交易,實際上來說你在西半球,我們在東半球,你想買一個東西,而且你支付我一個預付款,我開始給你生產,所以中間有銀行查征信,有人給貸款,這個貸款叫供應鏈金融服務,還有退稅融資公司,實際上是我們倆之間最頭疼的問題,如果這個時候有人蹦出來,說你們倆都不用擔心了,我給錢,我來做保其實我們倆都很容易相信了,因為有人給我們買單。” 從信用存證開始的,大龍網想把貿易每一個環節票證、票據、過去的曆史記錄,商家的曆史背景全部上鏈。如果上鏈之後有一個中間機構有一個資金池,有人願意把錢放在獎池之後可以達到星火燎原之勢,而大龍網就是從這點入手,另一方面也是說信用存證便是大龍網搭建全球貿易生態系統的抓手。在馮劍峰看來,全球的商戶跟商戶之間他是依賴於數字技術,依賴於區塊鏈的存證技術。如果用區塊鏈解決一些跨境支付的通知問題的話,整個生態環境在支付的時候都會用通證來支付,這樣的話整個全球貿易的生態環境和這個支付效率會大幅度提升。”我覺得會形成一個真正的自由貿易區。”馮劍峰說道。

根據中國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科技 » 跨境電商不僅僅是“進”,也是“出”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