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阿爾法狗” 真的懂圍棋嗎?

還記得幾個月前完勝人類圍棋冠軍柯潔的“阿爾法狗”(Alpha Go Master)嗎?今年還沒過完,阿爾法狗的制作團隊又公佈了最強版Alpha Go Zero,它只花了40天就以100:0的戰績實力碾壓了舊版“阿爾法狗”。人工智能在棋盤上的計算能力早已完勝人類大腦,人們不禁開始發問:“阿爾法狗出來之後,我們還要繼續下圍棋嗎?”事實上,圍棋的意義遠不止於競技。

 “阿爾法狗” 真的懂圍棋嗎? 

圍棋人工智能程序Alpha Go於2017年5月下旬在浙江烏鎮與包括柯潔在內的中國頂尖棋手進行對決。(視覺中國/圖)

一場棋局的誕生不僅出於數學頭腦的對決,弈具、弈子乃至對弈者的精神無一不在局中。班固《弈旨》中道:“局必方正,象地則也;道必正直,神明德也;棋有白黑,陰陽分也。”圍棋在中國經歷了數千年的發展,一向樂於動腦勤於動手的中國古代勞動人民不僅給圍棋註入了深厚的思辨內涵,同時也產生了一大批堪稱藝術傑作的棋具。

好的棋具並不是對局中的制勝法寶——動輒價值百萬的榧木棋盤和雲子並不能讓妳在“阿爾法狗”手下多撈一個子——但醉翁之意不在酒,這些觀之令人心安、撫之讓人手軟的圍棋用具本身即指向了圍棋的另一個維度,那是脫身於廝殺成敗之外的“和”的美學意境。

盤中乾坤有幾何?

“阿爾法狗” 真的懂圍棋嗎?  

棋局中,棋手往往需要從佈局、攻勢、防禦等多方面加以考量權衡,宛如一場盤上的“戰爭”。(資料圖/圖)

趙治勛九段曾說,在沒有腳的棋盤上下棋不叫下棋。一張好的棋盤有多重要,這恐怕得從棋盤的形象說起。

我們今天所見的棋盤大多是木制,上有19道縱橫交叉的平行線。不過,早些時候棋盤的形象更為簡單。在1974年甘肅出土的幾只仰韶文化陶罐上,考古學家們發現了一種條紋縱橫交叉並繪有四邊的方形圖案,每邊橫線有11至13道,考古學家們因此將這種花紋稱為“棋盤紋”,也是目前所知最早的類似圖形。

從13道棋盤到19道棋盤,棋盤道數的變化讓圍棋變得更復雜和有趣。1952年河北望都東漢墓中發掘了一件完整的石質棋盤,盤形方正有四足,盤上縱橫各有17道,這一形制與東漢邯鄲淳《藝經》中所描述的“棋局縱橫十七道,合二百八十九道,白、黑棋子各一百五十枚“恰好吻合,可見17道棋盤在東漢時期已經完全成熟。由於中國地區發展的不平衡,17道棋盤在很長時間通行於地方,但是至晚在南北朝時期,19道棋盤已經出現了。

圍棋博士何雲波先生曾分析:“19路盤是最佳路數,因為它在3、4路間落子,其子效差最為接近,在守地與取勢之間最為均衡。”也就是說,在19道盤中,每顆棋子的效用處於最為平衡的狀態,可以最合理地演繹出圍棋中的無數巧變。

19道棋盤也展現了弈“易”同源的奧妙所在。《易傳·系辭上傳》:“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兇,吉兇生大業。”對應到圍棋盤上——19道縱橫平行線交錯形成361個棋點,“一者,生數之主,據其極而運四方也;三百六十,以象周天之數”;盤上有九星,中間“天元”為太極,四周按八卦之位分列八個“星位”;黑白子象征陰陽,在盤中交錯環抱,生出無窮變化。

圍棋中傳達的理念也通過棋盤的形制得以表達:在一個固定的空間中,黑白雙方為了得到生存空間(即圍的數目)進行著博弈與制衡,類似於原始自然的生存鬥爭,棋盤上的黑白子最終將達到一種混噸中的平衡共生狀態——“和”的境界。

“阿爾法狗” 真的懂圍棋嗎?  

實際上,圍棋與太極圖在形制、顏色、轉化形態上都存在著內在的聯系。(資料圖/圖)

圍棋的這一“玄學氣質”首先在魏晉時期被發現。當時,曾經被儒家大拿孔夫子視為遊手好閑的圍棋,開始與習佛道、好清談的魏晉文人們打成一片——圍棋又被稱為“手談”,即通過手來進行的清談;而弈棋時心無旁騖,猶如隱居之身的狀態就被稱為“坐隱”。嗜好玄易的魏晉文人們顯然在弈棋的過程中體會到了其中相互鬥爭又包容共生的玄妙境界,以及置身世外放飛自我的精神快感。

從古到今棋盤的制作材料一直靈活豐富,最簡陋者如杜甫詩中所言——“老妻畫紙為棋局”——不過一張紙罷了。從常見的木料、原生態且耐用的石料到中國獨有的瓷質棋盤,再到炫富般的金玉、象牙棋盤,甚至特別如織錦棋盤,都成為盛行一時的棋盤選料。

在這些材料之中,榧木是眾所公認的最適合做圍棋棋盤的木料:榧木富有彈性,落子其上會發出悅耳的聲音,同時輕輕下陷,隨後復原,手臂不會酸累;榧木清晰優美的木紋、豐富的油脂、清雅的色調使制成的棋盤非常美觀,且使用多年盤身都不會變色。但制作非常不易,只有樹齡300以上的香榧才可以用來制作棋盤, 而這些高齡老材切割後還需要花十年時間進行自然幹燥,才能真正為工匠們所使用。這麽算下來,幾代人都不夠等的,因此即使在今天,一張榧木棋盤的價格都高達百萬。

中國古人還喜歡用楸木制成的棋盤對弈。唐劉存《事始·側楸棋盤》中記載了這種棋盤的起源:“側楸,出齊武陵王曄,始今破楸木為片,縱橫側排,以為棋局之圖。”楸木質堅而輕,色金黃,紋理細膩又不易變形,於上投子有金石聲,因此一出現便很快在士大夫階層中流行開來。除此之外,紫檀木、杉木也是制作圍棋棋盤的珍貴材料。

一張好的棋盤本身就是一件難得的藝術佳品,唐代詩人上官儀曾作詠棋詩道:“寶居光仙岫,瑤棋掩帝臺”、“金枰自韞粹,玉帳豈能傳”。除了棋盤本身的觀賞與收藏價值,在實用性方面,它給棋手們帶來的最大享受莫過於“棋敲石面碎雲生”的落子聲。

在曾經大熱的日本動漫《棋魂》中,主人公進藤光第一次感受到圍棋的魅力,就是在聽到、看到國手塔矢洋行在棋盤上落子的瞬間。落子聲可以說是提高棋手對弈幸福度的重要角色,在肅穆的對弈場中,常常只有此起彼伏的落子之聲,似乎在代替著對弈者們在進行交流。

“阿爾法狗” 真的懂圍棋嗎?  

木制棋墩厚重大氣、顏色悅目、木紋優美,是被接受度最廣的貴重棋具之一。(資料圖/圖)

靜極子有聲

圍棋又名“手談”,《世說新語·巧藝》中道:“王中郎以圍棋是坐隱,支公以圍棋為手談。” 如果說字句是構成語言溝通的棋子,那麽弈者手中的棋子則是這場對話的聚焦點。

棋子是對弈過程中棋手們接觸最多的東西, 我們時常可以看到焦灼中的對弈者們不自覺地不斷把玩揉捏手中的棋子,在孤獨的對弈中,棋具像是中立的裁判,而手中棋子卻是和對弈者生死與共的“隊友”。

要制作一副好棋子並不簡單。圍棋子又稱“冷玉”,相比於眾目共賞的棋盤來說,它更加強調良好的用戶體驗:舒適的觸感,最好是冬暖夏涼,四季皆宜;一定的重量加上質地堅固,可打可摔,以承載棋手們的嬉笑怒罵;顏值也不能低,棋子的顏色必須純正悅目,不可耀眼。看起來簡單的黑白子中,其實也暗含了不少的巧思與汗水。

現在的棋子多以圓形為主,但在早期,木制的方形棋子也並不少見。中國現存最早的棋譜《忘憂清樂集》中所繪制的棋子就呈方形。由於木棋硬度不大、容易磨損等缺陷,在石棋子出現之後漸漸被淘汰,石料便於打磨的特質也使得棋子的形狀由方轉圓。

石質棋子的出現給圍棋界打開了新的大門,好做耐用的石質棋子迅速風行,從此,打棋再也不用擔心會把棋子打壞了。石子中最常見的天然石料是鵝卵石,在1974年發掘西晉劉寶墓中,考古人員們曾出土過一副完整的圍棋子,共289顆,由黑白卵石打磨制成。元代詩人周之翰曾題詠道:“棋子灣頭千丈渦,沈星出世恐無多。自慚黑白分明見,天巧團圓不用磨。”

隨著圍棋在中上層階級的盛行,玉石、貝殼、水晶等材料都開始被用來制作棋子,明代李東陽曾描寫水晶制成的棋子:“雪月光中夜未闌,楸枰亂落水精寒”。這些貴重的棋子不僅外觀質地上文雅細潤,更重要的是契合了文人在圍棋中所追求的“清”、“寂”、“玄”的境界,可足把,棋子本身工藝與收藏價值有時甚至遠超於實用價值。

 “阿爾法狗” 真的懂圍棋嗎? 

中國雲南所產的圍棋子“雲子”,在20世紀初由於戰亂一度失傳,直到20世紀70年代才重新開始生產。(視覺中國/圖)

不過,要說到真正的實用與審美兼備的“神隊友”,不得不提到“雲子”。

唐代傅夢求《圍棋賦》中寫道:“平設文楸之木,子出滇南之爐。”這後半句說的,就是產自雲南的圍棋子“雲子”。雲子又稱永子,《明一統誌》中稱:“永昌之棋甲天下”,永昌即是雲南省的永昌府,最負盛名的圍棋子產地。《永昌府誌》中詳細記述了雲子的制作過程:“以瑪瑙石合紫英石英研為粉,加以鉛硝,投以藥料合煉之。用長鐵蘸其汁,滴以成棋。”這樣生產出來的棋子,上等的“白如蛋清,黑如鴉膏”,質地細糯卻異常堅硬,入手圓潤如天然玉石——從外觀、觸感、使用體驗、產量全方位滿足了客戶需求,被視為棋子中的極品。

當我們欣賞一場棋局時,也許不會想到,這小小的棋子和看似尋常的棋盤中也有如此多的智慧。但對於棋手來說,這些美的質素早已超越了競技的場域,通過對弈試圖抵達的“和”的境界,就隱藏在這些細節之中。邯鄲淳《藝經》:“夫圍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體,四曰通幽,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鬥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九品之外,今不復雲。”圍棋最高境界在於“入神”,而優良的棋具恰恰使棋手們得以感受到由實體到虛境、完整的美的體驗。在這一維度上,專註於理性計算的“阿爾法狗”恐怕是不能理解的了。

“阿爾法狗” 真的懂圍棋嗎?  

去年12月1日,據日本媒體《讀賣新聞》報道,對圍棋做出革命性貢獻的吳清源大師因搶救無效,在30日淩晨1時11分於日本神奈川縣小田原市內去世,享年100歲。對於吳清源,日本媒體盛贊其是“昭和棋聖”。(央視新聞視頻截圖/圖)

被譽為“昭和棋聖”的吳清源在回憶錄中說道:“我從沒有把圍棋當成勝負去看待。圍棋是爭勝負的競技項目,但我覺得不能忘記圍棋最開始是來自於陰陽思想的。陰陽思想的最高境界是陰和陽的中和,所以圍棋的目標也應該是中和。”

在人生的晚年,早已離開了職業棋士競技場的吳清源老人依然日日對弈,他所使用的正是一方香榧木棋盤,面對著棋盤,他期待的只是下一次勝利嗎?有人說,吳清源是惟一可能打敗“阿爾法狗”的人類,然而對他來說,勝負也許已是太狹隘了。

【華發網根據南方周末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玩物|手機 » “阿爾法狗” 真的懂圍棋嗎?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