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養蛙遊戲刷屏背後:女性玩家數量增加 消費力逐步釋放

養蛙遊戲刷屏背後:女性玩家數量增加 消費力逐步釋放

女人的善變在壹款遊戲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前幾日還是滿足女性瑪麗蘇女主夢的《戀與制作人》霸屏,壹天之間滿朋友圈又是“我的蛙怎麽還不回來?”“我的蛙愛學習壹直在看書”等各式配有小青蛙圖片的狀態。

日前壹款名為《青蛙旅行》的日本遊戲在沒有任何官方宣傳,甚至沒有漢化的情況下,登頂APP Store遊戲免費榜第壹位。作為壹款放置類遊戲,《青蛙旅行》的遊戲界面和操作方式都相當簡單,是壹款節奏慢、弱刺激的遊戲。

兩款遊戲先後成為爆款讓遊戲行業見證了女性手遊市場的潛力,而這款能與“國民老公”平分秋色的小遊戲究竟緣何能吸引女性玩家,背後又有怎樣的爆款公式,在騰訊和網易兩大巨頭還未覆蓋的市場如何拓展細分機會,都有諸多經驗值得借鑒。

又刷朋友圈

和《戀與制作人》壹樣,兩款遊戲的主力玩家都是女性,與整個手遊市場相吻合的是,近壹年女性玩家高速增長,占到手遊市場用戶的壹半,貢獻手遊市場主要用戶增量。

Talkingdata、伽馬數據顯示,2012~2017年中國手遊用戶數從9000萬增長至5.54億,其中女性用戶占比從24.9%上升至49.4%,由此估算,女性用戶規模達2.7億,5年復合增速高達64%,貢獻手遊市場2014~2017年手遊新用戶84%增量。

“時勢造英雄,時代造產品”暢夢遊戲CEO吳壹鳴如此總結這款遊戲火爆的原因,因為近些年來遊戲行業不斷成熟,獨立遊戲地位與熱度不斷提高,遊戲用戶基數擴大與女性向遊戲的掘起,包括王者榮耀、奇跡暖暖、開心消消樂、QQ飛車等,為女性向遊戲提供了巨大的用戶基數和土壤。

遊戲是社會心理的映射,社交屬性和心理投射是吸引女性玩家沈澱的重要因素。

在某互聯網公司工作的王倩告訴第壹財經,自己也沒曾想到會陷入如此“無聊”的遊戲,“因為工作繁忙沒有時間出遊和放松,壹只小青蛙不定時發回在各個景點的明信片,讓自己覺得格外放松和溫暖。”

來自龍與征服遊戲工作室的丸子(化名),從事遊戲業九年,最近也在朋友圈頻頻分享自己的遊戲體驗,在他看來《青蛙旅行》能夠這麽火壹個潛藏的原因是,折射出現實中很多年輕人壹個共同的現象“孤單”。

“就如遊戲內的青蛙,大多時間都是壹個人來壹個人去,回家後就獨自壹個人無人陪伴,很多城市人就是這樣的生活,寂寞的時候可以和青蛙玩壹會,讓自己感覺不那麽孤單。”巧妙的是,這款遊戲的名字“青蛙”和日語“回家”的發音相同,“外出闖蕩的人,感到孤單時可能就會想念回家。”丸子說。

另壹重心理投射則是這款遊戲大大激發了女性母愛,不少玩家稱遊戲中的小青蛙為“崽崽”、“兒子”、“我家娃”,且大多數玩家為未生育的年輕女性。

玩家曉雲稱玩這款遊戲讓他體會到了父母“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的感受,“壹方面希望孩子能夠茁壯成長,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與此同時又擔憂他的安危,希望孩子多寄幾張照片回來報平安”,“養蛙”和“曬蛙”背後都是情感寄托和對社交需求的滿足。

基於社交需求之上,這款遊戲讓女玩家將更多精力投放在角色觀察和收集分享上,借助佛系青年社交熱點,朋友間推薦成為這款遊戲傳播的首要途徑。

據了解這款遊戲最初在手遊分享社區TapTap上推薦,隨後在朋友圈進行口碑傳播,她們或自嘲或炫耀或抒寫人生感悟,用戶自然流量有效程度和營銷成本遠遠低於純買量成本,這也給互聯網公司營造爆款帶來很強的借鑒意義。

對於女性玩家而言,較低的學習成本和萌系畫風也是這款遊戲深受歡迎的關鍵因素。

這款遊戲界面只有庭院和室內兩個場景,玩家只需要收割幸運草(遊戲貨幣),用這些貨幣購買食物等旅行物資,給青蛙準備旅行行囊,這些蛙就可能去旅行。至於這些小青蛙何時出門、何時回家以及在家的狀態都是玩家無法控制的,讓玩家有所期待的是它們可能會不定期地寄回明信片或帶回特產。

與當下流行的強感官刺激,帶有大量戰鬥畫面的射擊類遊戲不同,青蛙旅行可謂壹股清流,大大削弱了玩家的控制作用。這與《戀與制作人》形成了強烈的反差,無需氪金,輕松簡單、不占用玩家太多時間、不用擔心競爭、死亡這些負面體驗,正是這款遊戲的核心吸引力。

相比於男性用戶,女性玩家對外觀和畫質要求也更高。女性具有強烈的審美心理,較男性玩家更容易被可愛的畫風、萌系的形象打動。“這款遊戲第壹眼給大部分玩家的感受是,清新田園風的畫面外加甜萌的角色形象,視覺上很容易讓女性玩家和輕度玩家接受。”丸子分析道。

正是這些因素的綜合碰撞讓這款遊戲在微信指數直線飆升,1月21日,微信指數超過4778萬,日環比上升318.92%,截至發稿前仍處於上升狀態。

現象級產品易過氣

通常,現象級產品壽命周期不會太長。回顧過去幾樣能夠刷屏朋友圈的遊戲,皆是簡單又容易上癮的小遊戲。而這類遊戲往往也並非大制作,來得快去得也快,被許多業內人士稱為快餐產品。

如何提升遊戲的生命力和延續性,是這類遊戲普遍存在的問題。

但丸子認為,這款遊戲有很多隱藏的細節和設計,在提升用戶的黏著度和自發的互動。例如,雖然遊戲內沒有讓玩家強制上線去玩的措施,但由於遊戲本身將黏著點設定在了“蛙有沒有出門、有沒有回來、有沒有寄明信片”,讓玩家時刻惦記著,忍不住就上線看壹下,等同於提高了玩家的在線時間,不同的隨機性讓每個玩家的收集品都是各式各樣,玩家就會自發地上去傳圖片,去朋友圈分享,自然就產生玩家之間的良性互動。

“此外,遊戲還與壹些小竅門的細節,比如吃不同的食物、使用不同的道具,會對青蛙的去處和來回的時間有影響,從而激發了玩家反復探索隱藏要素的興趣。”丸子告訴第壹財經記者。

不過,上述遊戲後期如果不更新內容,當道具已經購買全,或者明信片收集滿了,玩家失去了目標黏性肯定會下降。

吳壹鳴判斷,這類現象級產品壽命周期不會太長,在壹個月內就會迅速下降,被新的熱點所替代。

《青蛙旅行》遊戲制作商曾推出過同類型遊戲《貓咪後院》,該遊戲曾在日本應用市場數次登上免費榜前三名,自2017年7月下載量開始跌破1700萬。目前《貓咪後院》真正沈澱的玩家主要是愛貓人士這類小眾人群,而《青蛙旅行》的受眾看上去更為分散。

對於遊戲廠商而言,這類遊戲更具吸引力的是開發成本低。“開發難度和成本都很低,主要點在於制作人的創意與對市場熱點的捕捉。”吳壹鳴告訴第壹財經記者。

第壹財經記者從丸子處了解到,這類遊戲系統很少,人力需求也不大,以國內遊戲業創業來推測,這款項目制作周期3個月,節約點大約需要30萬~50萬人民幣。

日本知名乙女類遊戲公司arithmetic旗下產品開發成本6.5萬~32萬人民幣之間,整體團隊規模不到50人。據了解《青蛙旅行》的遊戲開發商Hit-Point是日本放置手遊領域的行家,整個公司壹共只有12個成員,並不是手遊市場上的主流廠商。

從目前來看《青蛙旅行》的盈利能力和變現方式還比較薄弱,主要依靠系統廣告和內置付費,因為輕度化,當下女性玩家ARPPU(每付費用戶平均收益)值也普遍偏低。

吳壹鳴認為女性用戶的消費力在過去好多年壹直被忽略,但近幾年廠商有目的地在開發女性市場,在產品側也做了對應傾向性設計,女性玩家數量增加,消費力也會被逐步釋放出來。“這是很大的藍海市場,預計未來壹段時間內女性玩家付費會和男性玩家形成40:60,甚至有望達到五五開。”

來源:網易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玩物|手機 » 養蛙遊戲刷屏背後:女性玩家數量增加 消費力逐步釋放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