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人體健康惹關註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人體健康惹關註

手機輻射對人體健康的影響受關注(資料圖片)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據外電、中央社紐約/華盛頓2月3日報道:針對手機對人體的潛在健康風險,美國“國家毒理學計劃”初步報告顯示,暴露在超強手機輻射下的公老鼠,心臟周圍組織長出腫瘤。

母鼠無長腫瘤

“國家毒理學計劃”是美國國家環境衛生研究所轄下計劃之一。根據這份報告,暴露在相同環境下的母老鼠並未長出腫瘤。

路透社報道,“國家毒理學計劃”資深科學家佈克說,祇有公老鼠長出腫瘤的原因,可能由於它們體型較大,較母老鼠吸收更多輻射。

關於手機輻射是否有害,這些發現為解決這項爭論的多年研究加入新論據。

研究歷時十年

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和“國家毒理學計劃”科學家指出,雖然這項結論引起很大的興趣,它不能用於推斷人類也會出現相同癥狀。

他們強調,動物試驗是為了檢驗暴露於極大量手機輻射下的反應。當前訂定的手機輻射安全限制足以保護消費者。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人體健康惹關註

提供技術參考

然而,這兩項歷時10年、注資2500萬美元的研究,是至今針對暴露於電磁輻射下的健康影響,最全面的評估。

它們確實對暴露於這類無所不在的行動裝置下的影響,提出新疑問。

佈克指出,這些發現目的為提供未來手機技術設計的參考。這項研究僅觀察2G和3G手機電磁頻率,並不適用於4G和5G手機,它們運用不同的頻率和調變技術。

美國無線電公會示,先前研究已顯示,手機電磁能量輻射並無已知的健康風險。

美國無線電公會說:“我們得知國家毒理學計劃對老鼠進行研究的初步報告,將公開供外界發表意見和同儕審查,可藉此評估報告所代表的意義。”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人體健康惹關註

室內電磁輻射對健康有哪些影響?

■電磁場的生物效應是生物體對電磁場的生理反應。這些效應有的可能是在正常生理范圍內的細微反應,有的可能會導致病理狀態,當然有的也可能對人體有益。由電磁場暴露引起的煩惱或不適本身可能不是病理性的,但是假如發生,可能對人身體和心理良好狀態產生影響,從而這種影響可能會被考慮為是“健康危害”。健康危害是指這樣的生物效應,即它在機體補償機制之外會有健康后果,并對健康或良好的身體狀態造成損害。

■毫無疑問,超過一定強度的電磁場可以導致生物效應。對志愿者的科學實驗顯示,短期暴露在環境中或者家中正常強度下的電磁場不會造成任何明顯的有害效應。高水平電磁場中的暴露可能會造成傷害,但這種暴露是受國家和國際安全標準嚴格限制的。目前,對于電磁場健康影響的爭議,主要集中在長期的低水平暴露是否會產生有害的健康影響或影響人的良好生存狀態。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人體健康惹關註

手機電磁輻射有多大?

■使用手機分為發話和收話兩種狀態。發話時會產生一定功率的輻射,雖然其輻射強度較小,但是手機特殊的使用方法使得天線與收話器等緊貼耳朵附近,由于接觸距離很近,因此人接受的輻射強度較大。而收話時需要接收來自基站的微波信號,此時人與基站距離較遠,因而所受的輻射強度較小。

■手機輻射的大小用比吸收率衡量,即單位時間內單位質量的物質吸收的電磁輻射能量,單位為瓦/千克(W/kg),表示每千克人體吸收的電磁輻射能量,反映電磁輻射對人體的影響。目前市售手機大多采用歐洲制定的手機電磁輻射安全標準設計,即2W/kg,具體含義是以6min計時,每千克體重吸收的電磁輻射能量不得超過2W。有關機構測試表明,市售手機平均比吸收率為0.2~1.5W/kg。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人體健康惹關註

延伸閱讀:解讀電磁輻射的兩種標準

手機和基站的輻射會不會危害人體健康?這是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了,國內媒體充斥著形形色色的專家建議,公眾也都有著自己的看法。事實上,國外發達國家對此已經有過很多研究,結論是其與腦瘤等疾病無關。“日常生活中的電磁輻射對人體健康沒有危害”早已是科學界的共識。

從對人體健康潛在影響的角度來看,國際上對電磁輻射的測量標準有兩種,分別是功率密度標準和比吸收率標準,前者屬電磁學領域,后者仍與電磁學相關,但已擴展到生物學領域了。

1、功率密度標準

功率密度指的是單位面積所接收到的輻射功率,它所測量的是信號強度,可以用電場強度和磁場強度來表示,但更普遍采用的是功率密度。下圖是我國現行的《電磁輻射防護規定》(GB8702-88)中對公眾照射限值的規定,圖中的前兩行屬中短波,不屬于移動通信頻段,其中3MHz~30MHz是軍隊使用的短波波段,跟公眾關係不大,不必關心。在30MHz~30000MHz范圍內的電磁波,頻率越高則穿透人體能力就越差,因此從對人體影響的角度出發,頻率越高則允許的功率密度就越大,即從30MHz的0.4W/ m2到30000MHz的2W/m2。

手機的峰值功率2W,美國電氣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不考慮發射功率7W以下的安全問題,但美國國家輻射防護測量委員會(NCRP)主張更嚴格標準,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對2G手機所集中使用的900MHz頻段規定的輻射限值為6W/m2,比我國的0.4W/m2寬松了15倍。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人體健康惹關註

我國現行的電磁輻射防護規定GB8702-88是國際上最嚴格的標準之一,通信公司建基站和國家環保部的檢查,依據的就是這個標準。有網友覺得這是88年定的標準,那時手機遠未流行,現在手機這么普及了,標準應該提高。而實際上,基站現在越建越密,單基站的輻射功率在變小,輻射功率密度呈現下降趨勢。由于新技術的應用,手機的功率也在減小,手機和基站對人體潛在的威脅程度不是增加了,而是降低了。

88年的國標畢竟年頭久了,現在環保部推出了擬替代GB8702-88標準的征求意見標準,其中手機頻段的限值并沒有變化,仍然是0.4W/m2,標準中將1MHZ~300GHz的電磁設備的豁免管理等效功率定為了100W,即100W(含)以下的向沒有屏蔽空間輻射的設備并不需要報批,高過100W的也不是說不能搞,只是要報批而矣。現在基站單站功率不過20W左右,按這個征求意見標準,根本不用報批,而且也不可能超標。

一般GSM基站天線高度為35~55米,國家環保部曾監督測試過上千部基站,結果表明:射功率為20瓦的基站,基天線前10米的功率密度是0.006W/m2,遠低于苛刻的中國限值標準。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人體健康惹關註

手機和基站等電磁輻射不會影響人身健康,這本是科學界共識,在國外也從來不是個問題,但在中國卻引起了公眾恐慌。究其原因,運營商為競爭而散佈的輻射謠言是源頭,當初推廣CDMA手機時,某運營商打出了“綠色手機”的偽概念,拿低輻射作為賣點,用欺騙公眾的手段來提高競爭力。其實CDMA手機的輻射功率并不比GSM小,GSM手機峰值功率2W,實際使用過程中,只在1/8的時間發射,所以最大平均功率為250mW,而CDMA是連續發射的,最大平均功率也約為250mW,兩種差別不大。

公眾不必知道具體原理,只憑常識就能判斷CDMA手機輻射與GSM大體相當,因為兩種手機的電池容量差不多,除系統運行所需要基本相同的能量外,其余能量都輻射出去了,兩者的待機和連續通話時間又差不多,若CDMA手機輻射功率遠小于GSM的話,那余下的能量哪里去了?難道能量守恒定律不成立了嗎?

雖然GSM和CDMA兩種手機的最大平均功率均在250mW左右,但實際發射功率會遠低于這個水準,這源于基站對手機功率的自動控制機制。由于手機距離基站的遠近不同,手機輻射相同的功率,基站接收到近處手機的信號功率就強,接收到遠處手機的信號功率就弱。手機自己不知道距離基站的遠近,開頭會采用最大功率發射,基站收到后會向手機發送逐階降低發射功率的指令,1秒鐘內會發送幾十到幾百次指令,處于近處的手機會在極短的時間時把發射功率調整到很低的水平,例如0.02W。

基站發射功率雖然比手機大,但由于手機距離人體近,綜合比較后,還是手機對人體的輻射量更大得多。因害怕輻射而抵制基站是最二的做法,沒有之一,因為手機與基站的距離遠了,手機使用者反而要遭到更強的輻射,這恐怕是抵制者們所沒有想到的。

現在運營商已經為當初的輻射謠言付出了代價,基站很難進入小區了,到處被居民驅趕,把基站偽裝成燈桿和大樹的招數也已經不靈了。時至今日,仍有運營商打虛假的綠色牌,還在做這種飲鳩止渴的傻事,真令人嘆為觀止。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人體健康惹關註

2、比吸收率標準

比吸收率(SAR)的定義是:給定密度的體積微元內質量微元所吸收的能量微元對時間的微分值,它說的其實就是單位時間和單位生物體質量所吸收的電磁能量,單位是W/kg。

相對前面介紹的功率密度標準,這個標準更多地考慮了人體情況,應該是更值得參考的標準,但它卻很難以操作。功率密度標準的檢驗很簡單,拿個場強儀或頻譜分析儀就可以測量,但比吸收率標準的檢驗卻需要人體模型來配合,而且后續的數據算法也非常復雜。

美國輻射保護與測量委員會(NCRP)和美國電氣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所制定的美標為SAR≤1.6W/kg,國際非電離輻射防護委員會(ICNIRP)制定的歐標為SAR≤2.0W/kg,其中歐標是世界衛生組織(WHO)推薦的標準。我國的《移動電話電磁輻射局部曝露限值》(GB21288-2007),主要內容只有一頁紙,其實就說了一句話:我國遵從世衛組織推薦的歐標2.0W/kg標準。

標準有了,但該如何測試呢?現行的是中國人民共和國通信行業標準 YD/T 1644.1-2007 手持和身體佩戴使用的無線通信設備對人體的電磁照射--人體模型、儀器和規程,該標準的第1部分:靠近耳邊使用的手持式無線通信設備的SAR評估規程(頻率范圍300MHz~3GHz),第2部分:手持和身體配戴設備在人體頭部和身體內的SAR評估規程(頻率范圍300MHz~6GHz)。

測試頭顱內部所吸收的電磁能量,當然不能把活人開瓢,只能制作一個跟頭顱形狀、密度、電介常數相當的標準人頭模型,上述的標準對模型進行了規范化,以保證測量結果的一致性和可比性。標準中要求用糖鹽為主的懸浮液來模擬頭部的組織液,手機有貼臉和傾斜兩種標準測試位置,對信號頻率和功率、探頭規格、測試程序等也都有著一整套的規范。

這個標準內容非常詳盡,共參考了65篇歐美國家的相關標準和文獻。但實際的內容基本都是移植于歐美的相關標準。有趣的是,我國標準中所采用的頭部模型數據,居然來自1988年的美國軍人的人體測量報告,這倒是與美國的相關標準完全一致。

標準中,根據美國男軍人頭部尺寸的統計數據,將成年男子的頭部按從小到大的次序分成1到10號,1號最小10號最大,模型選擇了9號,考慮到婦女兒童的頭部尺寸肯定比9號小,這樣就可以保證所有使用者有超過90%的人的頭部比模型小,會遭受更低的輻射,從而使基于這個9號模型所得到的SAR標準是保守和安全的。

媒體經常稱SAR值是根據成年男子的頭部模型制定的,對孩子應該采取更加嚴格的標準,這種說法沒有科學根據,根據劑量學的研究,成年男性頭部比婦女兒童的大,吸收的輻射量更大,這就已經構成了最壞情況下的電磁輻射。

在人頭模型中測量用的探頭,并不是溫度計,而是一個接收天線,接收的是電磁輻射能量,得到測試數據后,還要經過復雜的算法處理,才能得到SAR的值。探頭天線要根據不同頻段進行精度校準,其測量步驟和數據推算是非常專業和復雜的。

根據以往的測試結果,手機輻射在頭部引起的最大溫升為0.194攝氏度,根據IEEE的安全標準,人體內局部溫度升高的閾值為不超過3.5攝氏度,若人體正常溫度若是36.5攝氏度,局部溫度不能高過40攝氏度,而手機輻射所能引起的最高溫度還不到37攝氏度,當然是無關緊要的,而且人類還可通過本身的體液流動來調節自身局部的溫度。

SAR與手機的制式(例如GSM或CDMA)沒有關係,國外許多實驗室多年的研究資料表明,SAR與功率密度也沒有換算關係,但在國內常常將兩者比較,以期定性地說明問題。

2012年4月23日,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發佈了關于RF曝露和SAR符合性要求的6個KDB文件的修訂草案,其中KDB865664是關于100MHz~6GHz的SAR測試的,這次修訂主要是順應LTE等新一代移動通信規范中無線電信號頻率上升到700MHz~6GHz的客觀要求,而以前的所考慮的無線電信號主要是2GHz以下的。

新文件有三個主要變化,一是原2GHz以下信號使用的插入頭部模型中的天線直徑為6mm~7mm,現在信號頻率變高了,因此波長就相應地縮短了,需要3mm~4mm,在接近6GHz時需要使用直徑1.5mm的天線。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人體健康惹關註

為什么信號頻率高了天線就要短呢?

因為信號的頻率與波長成反比,當天線的長度與波長成正比時,發射和接收的效率會更高。所以,信號頻率高了,波長短了,天線也要短些了;二是由于單一信號的頻帶寬了,單探頭就不適合了,分離的多個探頭就成為了未來測試的趨勢;三是頭部模型中的模擬液,以前的糖鹽液體不適合1G以上的信號,需要使用礦物油、甘油等新型混合液體。通過文獻檢索,尚未發現國內的相關部門和機構對這些變化進行跟進研究。

CCTV曾對“防輻射孕婦裝”做過一期節目,介紹了陳姓研究人員做的實驗,在穿上防輻射孕婦裝的假人上方安置了八木天線,把場強儀的探頭放進防輻射孕婦裝和假人之間的縫隙進行測量,結論是輻射反而增強了,理由是電磁波來回振蕩疊加導致功率增強,這個結論很令人遺憾,因為這是典型的偽科學說法。雖然防輻射孕婦裝無用的節目結論是正確的,但卻使用了錯誤的論據,這種“以假打假”是最有危害的。

后來CCTV又做了一期節目,請來了中國工程院劉尚合院士,他是國內靜電防護和電磁輻射方面的頂級專家,他也當場做了實驗,結論是防輻射孕婦裝有一定的防輻射作用,這是個科學結論。但有個擴展到生物領域內的科學說法沒有介紹,那就是衰減的這點輻射對人體健康沒有意義。

“防輻射孕婦裝”也不是一點作用沒有,穿上它可以得到更多的關照,在公交車上被讓座的機率會大增。歐美日等國家從沒有過這種產品,但在中國卻已經成為了一個龐大的產業。

《移動電話電磁輻射局部曝露限值》(GB21288-2007)標準的最后一條對移動電話產品的標識提出了要求,應在說明書中以黑體字表示產品的SAR,并鼓勵在產品外包裝上標明SAR的最大值。起碼在現階段,我對這個要求并不抱希望,前面已經介紹過,測量一個產品的SAR是個專業性很強的復雜過程,能有這個能力的科研機構并不多,而且必須要有國家授予的檢測資質,否則就跟屠戶在豬肉上扣個自己刻的檢疫合格章一樣是無效的。

因此,在SAR檢測尚未展開的情況,若某款移動電話的說明書上標明了SAR值,我們反而要核實下,這個數據是在哪里測出的?這個機構被授予了相關資質了嗎?

與其它盛行的流言一樣,電磁輻射恐懼在國內大行其道,包括我在內的科普人士曾做過很多努力,但遠沒有成為主流的聲音,“日常生活中的電磁輻射對人體健康沒有危害”這個真相也未能令多數人認同,這令多年來致力于消除電磁輻射恐懼的我感到有些無奈。

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您不必懂得此文中所提及到的科學知識,但您可以把選票投給科學,您不應棄權,更不能把選票投給流言。請您轉發此文給更多的朋友看,為“免除不必要的恐懼,追求更美好的生活”貢獻一份正能量。

【華發網根據中央社紐約、百度經驗、搜狐 等整合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玩物|手機 » 強手機輻射致公鼠長瘤 人體健康惹關註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