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養蛙的孤獨:“慢”就意味著會被淘汰?

養蛙的孤獨:“慢”就意味著會被淘汰?

“遊戲中最多的就是漫漫等待,外出旅行與歸來也都事先不可知,像極了當今社會父母與子女的關係。”

禁不住好奇,我也養了只蛙,成了這月來風靡手機屏幕的小遊戲《旅行青蛙》的用戶。遊戲主角是只看上去心事重重的小青蛙,擬人化的形象有些蠢萌,有了雙手雙腳,走路不再蹦跶。TA每天幹的事情就是看書、吃飯、削木頭、旅行,旅行時候會寄來明信片,明信片上是日本的風景名勝和趴在上面的只蛙。

對於玩家來說,遊戲非常簡單。需要面對的場景是個獨門獨戶小別墅的院子和屋。院子個信筒,塊地和花花草草的,屋個小躍層,下面是飯桌和各類家具,上面是床。這個居住條件,估計北上廣的打工族們輩子都達不到吧。玩家們需要做的,就是每天時不時地去采摘下院子長出的三葉草,然後用三葉草去給青蛙換取吃的和旅行用的工具。這款放置類遊戲,放置的不是遊戲角色,而是玩家,風水輪流轉啊。

最多的就是漫漫等待,TA頓飯吃上幾個小時,看書看上幾個小時,削木頭幾個小時,外出旅行與歸來也都事先不可知,像極了當今社會父母與子女的關係。所以,朋友圈刷屏的都是“我那傻兒子去哪了”“瓜兒子怎麽還在吃飯啊”“我兒子會不會受欺負了啊”等諸如此類的聲音。好在這些聲音沒有被女權主義者攻擊,誰能言斷定那是個男蛙呢不是?

個如此簡單的放置類遊戲,卻取得了驚人的市場成績。根據最新的數據統計,遊戲的安裝量已經超過兩千萬,其中95%玩家在中國,2%在遊戲的發源地——日本。典型的墻內開花墻外香,弄得開發商都驚呼不可思議,對遊戲異乎尋常的火爆沒做好思想準備。要知道,他們前款頗受歡迎的遊戲《貓咪後院》發行三年都沒有兩千萬安裝量。

確實有些沒道理。款不講究打怪升級、不追求讓用戶增加在線時長的遊戲,逆市飛揚,成為爆款。而且從文化語境的意義上來說,蛙的形象,在中國也不是純粹褒義的。雖然在遠古傳說中,女媧與蛙有著神秘的淵源,月亮之上也有兩只寓意吉祥的蟾蜍,有些少數民族如羌族也把青蛙當做圖騰來崇拜,但是對著歷史的發展,青蛙或曰蛤蟆或曰蟾蜍身上被賦予的貶義色彩也越來越濃厚。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井底之蛙、蛙鳴蟬噪……當下生活中,應該很少有人會把可愛、萌、乖這類詞語下意識地與青蛙聯系起來。《旅行青蛙》的流行,在某種意義上也是顛覆了既有的文化認知,可能這才是這款遊戲真正的成功之處吧。

養蛙的孤獨:“慢”就意味著會被淘汰?

那麽,這個遊戲為什麽如此流行呢?

首先這個遊戲的流行,和另種葛優癱、佛系青年等文化標簽非常相似。只對妳愛答不理的蛙,默默做著自己的事情,妳還得屁顛屁顛地拔草換物,每天牽腸掛肚地關註TA的動態,這種微微受虐的感覺,與現實中職場、情場等費心投入,付出與回報不成正比,何其相似乃爾?

其次,是遊戲的門檻低。不用收集各類道具,也不用投入大量精力和金錢,利用極其碎片化的時間就可以操作。更為主要的還是難度低,作為個天生棋牌遊戲白癡、絲毫不懂日語的文盲,我也能按圖索驥,該薅草薅草該餵食餵食,時不時地收到明信片。難度系數降低,是能夠大規模獲取用戶的首要保證。

再次呢,也就是深層次的原因,可能是這個社會太孤獨了。到底有多孤獨,不光是那些自媒體文字的渲染、媒體的推波助瀾,還隨著新媒體的發達,註意力的自我中心化,孤獨可能已經成了種社會病癥。於此,空氣中彌漫著濃烈的孤獨氣質,社會成了個的孤島。英國設立孤獨大臣來解決社會的孤獨,似乎證明病得不輕。打破孤獨的成本也很高,誰願意輕易走出內心世界呢?這只蛙,既像是現實生活的投影,又像是對孤獨者內心安慰的針小劑量良藥。但是能否有效呢?在這個流動性異常發達的社會,估計也只是權宜之計吧。

養蛙的孤獨:“慢”就意味著會被淘汰?

不過,除去這些原因,不少人參與這個遊戲,估計也有跟風、攀比的心理影響,弄個蛙來玩玩,了解下,不至於在朋友圈中落伍。

相對於目前遊戲的火爆,開發商慢吞吞的動作讓人略感吃驚,對於用戶數量的路飆升,他們不是欣喜而是驚訝,他們沒有根據市場的變化快速推出漢化版,也沒有根據下載量的急速上升而想著商業化。甚至於在最近的次采訪中,都吐露說沒想過會讓小青蛙長大,玩家只需要自由的操作和想象就好了。

如此的商業邏輯在當下中國是有點讓人目瞪口呆的,社會彌漫的是切求快的氛圍,“慢”就意味著會被淘汰,會被扔下歷史的列車。事實果真如此嗎?也許這個小遊戲會帶來點點改變吧。

我的蛙養了大概周了,已經給我寄回來六張明信片。截至我寫稿的這個午夜,還不知道TA在哪浪蕩,但我已經體會出了些慢的意義。

來源:新華社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玩物|手機 » 養蛙的孤獨:“慢”就意味著會被淘汰?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