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網癮”爸媽成APP爭奪對象

 “好看的皮囊千篇律,有趣的靈魂萬。”很難想象,對著手機屏幕說出這句話的,竟是位51歲的大叔老於。他的粉絲天南海北,為他點讚不斷。

如今,智能手機正迅速闖入中老年人的生活,流行於時尚前端的直播、小視頻、小遊戲也不再是年輕人的專利。但越來越多的子女發現,就像當年上學時自己愛上互聯網樣,爸媽如今也對智能手機“上了癮”。在這背後,移動互聯正改變他們的生活,這類群體也成為不少APP努力爭奪的對象。

“網癮”爸媽成APP爭奪對象 

老人趕時髦 手機癮不小

在抖音小視頻軟件上,老於的粉絲超過100萬,點讚總量超過千萬。

拍小視頻間隙,他常操著口地道的南京話直播跟粉絲聊天。那些比他小幾十歲的粉絲,總是好奇他為何也愛玩抖音。他說,開始家養了只柯基犬,他想記錄和小狗的生活點滴,但沒太多人關註;但去年夏天,兒媳婦推薦他玩抖音,從此便發不可收拾。

老於最擅長的是抖眉舞,伴著流行音樂,左右眉毛靈活抖動。這樣的小視頻作品火速吸引了大批粉絲,至今他的作品數量已達700多部。“最多時天要拍十五六部作品,好似中毒了般。”他說。

同樣上癮的還有老魏。老魏本是在涿州農村老家養殖犬類,但他的兒子小魏回家過年發現父親手機裝著三四個視頻軟件。有些軟件,連在北京工作的他都不知道。

老魏已經玩了幾個月。教會他拍視頻、看視頻、配音樂的,是上小學四年級的孫子。學會之後,他再教身邊養狗人玩,每天大家各自拍視頻,然後再在微信群討論。小魏直言,父親已經成了手機的重度依賴者,“上學時我們愛上網,爸媽管著不讓玩,現在他們反倒玩得更厲害!”

別開生面的網絡生活

老魏以前的生活很簡單。村子,家家戶戶的大門都不關,閑下來要麽就串門聊會兒天,要麽就在家看電視。而現在是靠手機來打發時間。面對孩子,老魏不承認自己上了癮,他覺得自己玩手機、拍視頻就是圖樂兒。

“網紅”老於也類似。同類平臺上有百萬粉絲的年輕人,早打起廣告、給自己的淘寶小店攬客了。有粉絲勸他,他卻不這麽幹。“我平時不跳舞、不喝酒、不打牌,就是豐富下自己的娛樂生活。”

但他們的生活開始變得不樣。有天,老魏接到外地的電話,上來就要買狗。他挺納悶這人是怎麽知道自己電話的,問了才知道原是小視頻軟件上的粉絲,昵稱上就寫著他的手機號。也是因為這些小視頻,老魏開始結交越來越多愛狗的人,自成了個圈子,越聊人越多。

老魏沒在意,小魏卻有點擔心:拍攝視頻時,特別不註意保護自己的隱私,手機號、姓名等信息經常暴露於外;因為不太了解手機上網流量使用情況,常常就出現手機流量用光、欠費的問題。“爸媽這輩兒人剛剛接觸這些,玩的都是針對年輕人開發的軟件,各項功能也都得慢慢學習和適應。”

“同樣是玩個軟件,年輕人是為獵奇,或者展現自己的不同;老年人則是追求安穩的歸屬感,尋找與人相同的地方。”針對中老年的視頻軟件“糖豆”創始人張遠分析說。

“網癮”爸媽成APP爭奪對象 

爸媽群體成移動互聯香餑餑

但無論如何,移動互聯生活的便利和有趣,不可能將中老年用戶拒之門外,該群體越來越無法被忽視。

根據CNNIC第40次調查報告,截至 2017年6月,我國網民仍以10至39歲群體為主,72.1%:但與2016年年底相比,10至39歲的主要年齡結構群體比重均在下降,40歲及以上中高齡群體則比增長1.7個百分點,說明互聯網繼續向這個年齡群體滲透。

2015年,張遠劍走偏鋒,主打廣場舞視頻,瞄準了中老年群體,創辦了“糖豆”APP。張遠直言,成立前,特別擔心中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機的深度。不過,隨著移動互聯網和智能手機技術的發展,智能手機的門檻下降,觸屏操作的便捷讓更多中老年人使用軟件。“在人口老齡化的背景下,我們也發現百度指數中老年群體的移動搜索比重在快速上升,但現實中卻缺少屬於該群體的文化娛樂方式和手機軟件。”

而今,已經有越來越多企業開始仔細研究中老年群體。據介紹,糖豆目前核心受眾就是“60後、70後”,如果算上“85前”的用戶,比可達到90%以上。為此,在操作方式上,配色以暖色為主,字體也更符合老年人特點,減少年輕人喜歡的左右滑、放大等酷炫操作,整體給人更穩健、可依賴的風格。

不僅如此,如何撬開中老年市場、實現商業變現,也是不少企業努力探尋的方向。張遠也表示,“中國大媽”的消費能力並不低,現實生活中也掌握著定的財產,但線下消費仍然存在效率低等有待提升的空間,這也將是手機軟件的切入點,讓用戶用更少的錢買到更好的東西。

來源:搜狐新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玩物|手機 » “網癮”爸媽成APP爭奪對象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