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好一個山南,好一個“西藏曆史文化的搖籃”!

好一個山南,好一個“西藏曆史文化的搖籃”!

最好不相見,便可不相戀。最好不相知,便可不相思。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欠。最好不相惜,便可不相憶。

據說電影《非誠無擾》的主題曲《最好不相見》其歌詞出自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情詩,很多人因為這首歌而知道了那位情詩菩薩。

《非誠勿擾》熱播的時候我正在雲遊四方,無暇在電影院觀賞這部現代愛情劇,但在我看來,卻是在最恰當的地方聽到了這首歌。

那個在拉薩八廓街上已經有千年曆史的取名瑪吉阿米的酒吧,據說正是倉央嘉措與他的夢中情人瑪吉阿米幽會的愛情港灣,後人用他愛人的名字來紀念這個地方,或許也是在找尋一段自己內心深處的純美印記。

我就是在這裏第一次聽到那首歌的。

如果把西藏看作是一本厚厚的大書,那么拉薩一定是它的封面,山南也正是它的開篇序言。尤其是當你走過山南之後就更會這樣覺得。這片地處岡底斯山至念青唐古拉山南部的大片廣闊地區,距離拉薩不足200公裏,可卻是西藏曆史和文化的搖籃。

斜靠在瑪吉阿米的磚牆上,張望著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就著一口啤酒,伴著這首悠揚意遠的歌,藏地的美忽然親近起來。

“倉央嘉措的家在哪裏?我很想知道那裏是什么樣子。”敏兒說。

這個忽然冒出來的話題讓我們為之一愣,也把話題轉向了西藏文化的發源地——山南。

去山南,不同於其他的地方,這裏不乏許多壯美的自然景象,如全藏四大神山有三座落戶這裏:貢嘎甲桑秋布日、桑耶哈布日、澤當貢布日;另外,還有兩座聖湖——羊卓雍錯和拉姆納錯,都使它聞名遐邇。但在我看來,到這裏除了要准備好那些行李之外,更重要的是帶上一顆虔誠的心,因為你此去拜訪的是千年以來的整個西藏曆史圖卷。

沿著雅魯藏布的滾滾江水,順著喜馬拉雅的巍巍群山,一路山南,一路驚喜,一路感歎!藏族同胞引以自豪的眾多“第一”都在這片河穀誕生:第一位藏王——聶赤贊普,第一座宮殿——雍布拉康,第一座佛堂——昌珠寺,第一塊農田——索當,第一座寺廟——桑耶寺,第一部經書——《邦貢恰加》,第一部藏戲——《巴嘎布》。

好一個山南,好一個“西藏曆史文化的搖籃”!

【乃東】孕育藏民族文化血脈的精神家園

從紮囊縣直直地向東大約一個小時就到了乃東縣城。在這片孕育千年雅礱文化的河穀中,幾乎囊括了山南引以為豪的所有輝煌。藏族史書講述的“經書莫早於邦貢恰加,地方莫早於雅礱,農田莫早於薩日索當,房屋莫早於雍布拉康,國王莫早於聶赤贊普”都是說的這裏。

如今的乃東縣城已然沒有昨日的風塵硝煙,背倚著雅拉香布大雪山,一條寬敞的馬路將整座城市一分為二。一邊是青蔥的田地,一邊是林立的城區,傳統與現代在這裏交相呼應。

海拔6835.8米的雅拉香布大雪山,終年積雪,雄踞於縣境南部,為雅礱河提供主要水源。佛經傳說其山神形似面目猙獰的犛牛,而以犛牛作為其圖騰,是為西藏的四大神山之首。傳說中由神猴繁衍後代成為藏人先祖的傳說也就發生在這裏。於是,距離乃東縣城以北6公裏的澤當鎮的意思就是“猴子玩耍的壩子”,而其背後的貢布日神山也成了藏民追懷先祖的聖地。

再到後世,蓮花生大師也追懷先人在此修行,其修行洞至今仍在,洞門前的瑪尼堆上的經幡已經飄揚了千年,早已成為當地藏民的另外一尊精神圖騰,守護著大師曾經的思想田園。

除了猴子洞,乃東更有兩處景點是聞名遐邇的,其一是吐蕃時期留下來的古老寺廟——昌珠寺;其二就是全藏的第一座宮殿——雍布拉康。

我們此去瓊結、哲古,沿著202國道,正好在昌珠寺分道轉向西南方向,於是,在拜訪藏王墓地之前,我們有幸先去探訪了昌珠寺。

好像是人類共同的傳統,那些著名的,曆史悠久的建築總有許多美麗動人的傳說,而這些傳說也為建築本身增添了神秘的色彩。昌珠寺更是如此。

好一個山南,好一個“西藏曆史文化的搖籃”!

在藏語中,昌指鷹、鷂,珠是龍的意思。其取名昌珠,是與一段驚心動魄的傳說息息相關。相傳文成公主用五行算法算出妖魔羅刹女的一臂在貢布日山的西南方向,需建一寺鎮壓,方能安保國運。而那兒是一片湖澤,湖中有一只五頭怪龍在興風作浪,於是松贊幹布在貢布日山修法,終成正果,化為大鵬鳥降伏了怪龍,隨後湖水幹涸,昌珠寺建成。

聽著這個故事,再到昌珠寺,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把它與湖澤聯系在一起了,不過遠處的神山和近處的草甸,倒更能提醒你這裏得天獨厚的風水,所以難怪蓮花生和米拉日巴等藏傳佛教史上的高僧大德都會選擇在此修行呢!而五世達賴以後,曆代達賴喇嘛每年都要定期來此添香禮佛。於是千百年來,這裏一直是眾多信徒朝拜的聖地。

到昌珠來的信徒和遊客,多半是來瞻仰它的鎮寺之寶的——一幅制作於元末明初西藏帕莫竹巴王朝時期的珍珠唐卡。據說,這幅長2米,寬1.2米的唐卡,是由當時的乃東王的王後出資制成,繪制著堅期木尼額松像(觀世音菩薩憩息圖),共使用珍珠、瑪瑙、珊瑚、鑽石等三萬餘顆,在當時的情況下,這些並非本地產出的珍珠寶石是如何來到這裏,又是怎樣編織成這幅唐卡的原因至今不詳,而其能夠保存千年也就更是讓人驚奇了。

於是,這件珍珠唐卡被僧眾們視為珍寶中的珍寶,有如大昭寺的等身佛一樣,接受著無數信徒們的朝拜。

如今,這幅唐卡被保存在大殿樓頂二層的最裏面的一個小房間裏,平時因為遊客不多,而房門緊鎖。我們去瞻仰這幅唐卡時,還有幾位僧人專門守護,並日夜在它的面前誦經禱告。

面對一幅唐卡,你很難想象它的價值連城的身價竟是如此樸素端莊,沒有一絲嬌柔,你也很難想象一幅曆經千年的唐卡如何能夠在今天還煥然如新。千百年間,幾次滅佛,無數戰爭,多少動蕩,而它卻依然如初,這是怎樣的一種堅貞和誠篤?千百年間,幾番輾轉,多少僧人,無數信徒,用虔誠之心守護著這分內心中的寧靜,和這份精神圖騰。這就更是讓人感動的了。

於是,在這個小小的房間,我們在瞻仰這幅唐卡的同時,也得到了這幅唐卡對於我們的精神洗禮,或許這也正是山南文化的一個方面吧。

【紮囊】守護著山南精神圖騰的大門

從拉薩驅車前往山南,中間必須經過紮囊縣,這個語義為“刺樹溝內,山桃林中”的地方和它的名字一樣,告訴人們這是一片草木豐盛的地方。發源自喜馬拉雅山脈的雅魯藏布江把紮囊縣分為面積幾乎相等的南北兩大部分,奔騰不息的江水也日夜涵養著這片豐沃的土地。

在紮囊,有兩處景觀是無論如何都不能錯過的,其一是寧瑪派(紅教〉的主寺,始建於公元8世紀的西藏曆史上的第一座佛、法、僧三寶俱全的寺廟——桑耶寺。這座由蓮花生大師親自主持修建的寺廟得名於吐蕃贊普“赤祖德贊”的驚呼“桑耶”(出乎意料的意思)。登高俯瞰全寺,整座寺廟就是一座壇城,藏傳佛教中的大千世界、中心須彌山、日月雙輪、四大部洲和八小洲在這裏都能一一體現。可謂宗教經典與建築藝術上的完美結合。

好一個山南,好一個“西藏曆史文化的搖籃”!

另外一處景點就是西藏曆史上最早的莊園——朗賽嶺莊園。這座城堡形狀的七層建築,據說是當時西藏最高的民間建築,它始建於吐蕃王朝晚期,並於帕竹王朝時期形成現在的規模。整個莊園建築除七層主樓外,還有附樓、望樓、碉樓、花園、壕溝及林卡,以及農田、牧場、手工業作坊等附屬建築。可謂一應俱全,而其中用石砌土夯的建築工藝和土石承壓比例協調的高層建築構思在西藏曆史上十分罕見。

舊時西藏地方政權的最大特點就是“政教合一”。政治、權力與宗教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滲透在社會生活的每一個環節。朗賽嶺家族因為出現了三世活佛,於是大紅的白瑪草女兒牆(在西藏只有出現活佛的家族修房時才可以建白瑪草女兒牆)使其迅速成為家族地位顯赫的象征。

在這巍巍的七層樓之中徜徉,有種在地獄和天堂的邊界中尋找生命希望的荒涼——朗賽嶺說是一個莊園,其實更是一座監獄。

推開7厘米厚的核桃木大門,迎面而來的空氣中彌漫著陰濕腐敗的氣味,周邊牆角四個不足10厘米寬的射箭孔就是它的全部采光和通風裝置。這樣,即使外面烈日炎炎,地牢裏仍舊冰凍如窟,使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

幾天前剛剛在拉薩的布達拉宮參觀過雪監獄,對那兩張保存下來的棗紅色的人皮還有陰暗恐怖的監獄還至今記憶猶新,現在又跑到了另外一座監獄!

慢慢地爬上七層高樓,不同樓層的房間設置真有天上與人間般的差距。一座莊園,冰火兩重天,巨大的反差讓人們對那個黑暗的時代更有刻骨銘心的認識:底層是牢房,二層為倉庫,三層是糧倉,四層為主人收藏寶物的庫房,僅從那扇偌大的存糧口就能看出這裏曾經的殷實。再往上,到了第五層就是家族成員的臥室了,其間大小臥室,層層相套,錯落有致,客廳、陽台、天窗、衛生間一應俱全,尤其是巨大的天窗,直通頂層,使通風、采光都十分充足,冬暖夏涼。好如布達拉宮裏的東西日光殿一般,在冬天的清晨接受著第一縷旭日暖陽,在盛夏的雨後捕捉著第一絲爽朗清香。

【瓊結】守望著一個王朝的背影

順著澤魚線,從昌珠南下20公裏,就是瓊結。

這個因藏王墓群聞名的地方,其藏語的含義就是“房角懸起多層”。這或許正是說出了它曾經的繁榮與鼎盛。

如果您有興趣查一下吐蕃王朝或是西藏的曆史,書上或是網上的文字都會告訴您:在吐蕃王朝的曆史上,一共有42位藏王,但實際上能真正稱為藏王的其實並沒用那么多。因為直到公元

629年,第33代贊普松贊幹布統一西藏,吐蕃,這個從雅礱河穀走出的山南部落,才真正成為了整個青藏高原的統治者。而直到此時,贊普,這個意為雄強男子的吐蕃王號,才代表了藏地獨一無二的君主。因此,從松贊幹布到末世贊普朗達瑪的八代十位贊普才是名副其實的藏王。這就如同我們在計算一個王朝的皇帝時,總不會將開國之君的各位先主計算在內吧,哪怕這些或是農民,或是貴族的人都在入土N年之後被冠以皇帝稱號,但那都不過是“孝子賢孫們”自抬身價的追封而已。

好一個山南,好一個“西藏曆史文化的搖籃”!

在這些藏王,除了最後兩位因內亂而死於非命的熱巴堅王和朗達瑪以外,所有吐蕃王朝的贊普們都將自己身後的安息之地選在了這片故鄉所在的風水寶地。

藏王墓位於山南瓊結縣的西南方,距山南地區所在地澤當鎮有約1個小時的車程。從山南到藏王墓並沒有直達的班車,至於旅遊班車,您就不要想了,這種內地常見的旅遊經營手段在整個西藏,估計也就是拉薩才有可能有,但我在拉薩也沒有見到。想從山南到藏王墓,有兩個方法,一是坐班車到瓊結,然後步行過去,這是窮人的方法,步行距離不算長,只需不到1個小時,從山南到瓊結的班車票價10元,但數量並不多,因此何時能到,何時能回就都是未知數了;二是從山南包車直達藏王墓,這當然是比較花錢的方法,來回需150元(這是我在山南問到得最低價格),但勝在方便。至於我,當然是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前者,不是因為沒錢,而是因為我想用自己的腳步去走進藏王墓,走進松贊幹布的墳塋,走進這片曆經千年風雨的神奇土地。

車到瓊結縣,遠方高聳的山峰就已吸引了我的注意。光禿禿的山脊之上,依稀可見一段坍塌風化的牆體,幾座沒有屋頂的破損小屋,卻不知它們是何功能,更無法知曉它們何時所建,何時被毀。但山間的小路與經幡告訴我,這也許是一段塵封的曆史。

古人選擇墓地,講究“前有照,後有靠”是說需要有山水的保障,而這大片的藏王墓群背靠丕惹山,前臨雅礱河,足以說明吐蕃當時已很注重這種“風水”的布局了。而這種格局來源於《易經》,這或許也能證明當時中土文化對西域的影響罷。

整個陵墓群面積約一萬平方米,各墓封土高大,高出地表約10米左右。墓頂呈平頂形,跟內地饅頭形封土顯然不同,這與《通典》所作“其墓方正,壘石為之,狀若平頭屋”的記載基本上是吻合的。

在諸多墓葬中,松贊幹布和文成公主的墓是較大的,封土高有十三四米,原來封土頂上建有一座古廟“鍾木贊拉康”,是為祠堂而用的,供有松贊幹布、文成公主、赤尊公主等人的塑像。這一祠堂在“文革”中慘遭拆除,再到後來重新修建,恐怕規模和韻味都大大遜色了不少。

此行西藏之前,我已經一路走了幾個省份,之後離開西藏,又繼續走了十幾個省和幾個國家,其間遊曆了多少墓葬遺跡抑或宮殿樓台都已很難全部記住了。但是,無論怎樣,在遊走於這些昔日樓台之間,直面著曾經輝煌鼎盛的朝代,我卻總會有些傷痛。沉浸於一個王朝的背影之中,為什么卻是如此的悲涼?!好像西藏的高山河穀,巍峨浩蕩的輪廓中確實如此的荒涼與堅硬。

遙想當年,雅礱王族、吐蕃政權、古格王朝,多少不可一世的王者在曆史的塵煙中僅僅留下了幾點印記之後就灰飛煙滅了。如今看來,只有土丘一堆。

爬上松贊幹布墓地的封土頂端,我們找了一個角落坐下,頂著烈日,望著藏王墓前煨桑爐的炊煙,那浩大的吐蕃王朝的金戈鐵馬好像就在眼前。

的確,正如一開始寫這些西藏的文字,一路攀登,走進青藏高原,在尋找雪域之巔的一分寧靜之中,得到的確是一次尋找信仰的朝聖之旅。

我記得,在青海湖畔日月山下,文成公主第一次回顧大唐,驀然發現已然藏漢分界的不同景象,她摔破銅鏡強忍淚水走進吐蕃疆域的那一塑雕像,稱為千年以來中土人們緬懷她的精神標杆;我也記得,徜徉在聖城拉薩大昭寺中的12根立柱之間,在膜拜著12歲等身佛時想象著文成公主初進邏些(拉薩)與松贊幹布成親時的萬人空巷;即使就還在剛剛,當我在昌珠寺中探訪松贊幹布和文成公主一起修行,並幻化大鵬鳥鬥敗五頭怪龍時的驚心動魄,而現在,卻只是這一抔埋藏他們的荒土野草了。

佛家說“前世今生,因果輪回”,這種觀念在藏域更加明顯,信奉“因果報應”的藏民們是用一分堅守和純樸來守候他們心底的淨土的,而這分淨土也正是他們可以安貧樂道卻獨享寧靜的精神根源。

是的,如果這樣說來,縱使什么七層樓台,又是什么“房角懸起多層”,與他們的這分心靈又有何相幹呢?而那個早已化身為無量光佛的松贊幹布和化身為綠度母的文成公主,不也儼然已經成為西藏民族精神的象征了嗎?而他們共同修建的大昭寺、布達拉宮和昌珠寺不是也與他們的靈魂合為一體了。而這不正是這個偉大王朝的前世和今生嗎?

這就是山南,在這裏,你能夠看到這分前世今生的眷戀。

民俗文化

在漫長的曆史歲月中,山南因擁有眾多個"第一"而被公認為"西藏民族文化的搖籃"。如西藏第一位國王--聶赤贊普;第一座宮殿--雍布拉康;第一座佛堂--昌珠寺;第一塊農田--索當;第一座寺廟--桑耶寺;第一部經書--邦貢恰加;第一部藏戲--巴嘎布等,均誕生在山南。

藏戲:藏戲是以民間歌舞的形式表現文學內容的綜合藝術。吐蕃時期以來,後藏民間歌舞藝術不斷發展,後來又出現了擬圖騰面具舞蹈、白面皮面具藝術表演、跳神藝術,以及民間的說唱藝術等,這些民間及宗教藝術中包含著一些戲劇因素。經過曆代民間藝人和知識分子的努力,創造了藏戲藝術。人們一般把日喀則作為藏戲的發祥地,把湯東傑布奉為藏戲始祖。湯東傑布系日喀則地區昂仁縣人,他利用當時民間和宗教藝術中的某些戲劇萌芽或形式發展了藏戲藝術。五世達賴倡導舉辦藏戲節,促進了藏戲的交流與發展。

望果節:"望果節"是藏族人民預祝農業豐收的日子。"望",意為"田地","果"意為"轉圈"。"望果"從字面上講,就是"轉地頭"。"望果節"沒有固定的日子,一般在穀物成熟之際舉行。根據農事的安排不同,過節的日期也各不相同,如拉薩從陽曆八月一日開始,江孜、日喀則等地則在陽曆七月中旬,節期三、五天不等。過了望果節便開始緊張的秋收秋種。"望果節"已有一千五、六百年的曆史。據《笨教曆算法》記載,為了確保糧食豐收,藏王布德貢傑便向笨教教主請求賜以教旨,教主根據笨教教義,讓農民繞田地轉圈,求"天"保豐收,這就是"望果"。但這個時期,"望果"還不是一個正式的節日,而是收割前的一種活動。八世紀後期,是以蓮花教主烏堅白瑪為首的寧瑪教派興盛時期,"望果"活動也帶上了寧瑪派的色彩。使符念咒是寧瑪派的特點,這時的望果活動便一定要念咒來保佑豐收。十四世紀時,格魯教成了西藏的主要教派,"望果"活動又更多地滲進了格魯派的色彩。例如,在遊行隊伍之前,要舉佛象、背經文。現時的"望果"活動,已經成為傳統節日,娛樂活動的內容也比過去有所發展,增加了賽馬、射箭、唱藏戲等內容。

門巴族婚禮:在西藏東南部,有一片叫做"門隅"的地方。門隅地處喜馬拉雅山東段南坡,氣候溫和,樹木蔥籠,流泉飛瀑,江湖密布,終年鳥語花香,四季如春。生活著門巴族。門巴族人迎親時,男方不僅派出了專人,還要在迎親途中三次擺酒迎接新娘及女方客人,這便是頗具特色的"功羌松"一一"三道迎接酒"。若"三道酒"都順利通過,婚禮則成功有望。新娘一行人到達新郎家入座後,酒女們立刻獻酒,邊敬酒邊唱悠揚的薩瑪酒歌。待新娘喝完一碗洗塵酒後,"朗朗"便帶新娘入室,幫助新娘把從娘家穿戴來的衣服首飾全部脫去,從內衣到首飾裏裏外外換上婆家的一套東西。換衣可謂是幹淨徹底,大有使新娘脫胎換骨、重新做人的意味。這一習俗是奇特而罕見的,十分耐人尋味。門巴族婚禮上的換衣習俗以及女家親戚在婚禮期間的一系列活動,形象地記錄和反映了曆史上父權與母權激烈鬥爭的史實。新娘換好衣服後重新入座,這時一直沒露面的新郎才出場同新娘坐在一起,喝"東羌"〈交杯酒〉。媒人向一對新人敬酒祝福,人們唱起了《吉祥歌》。

藏族膳食特點:食品包括糌粑、酥油、酥油茶、甜茶、牛肉、奶渣、青稞酒、豌豆、蠶豆、圓根等。特別是糌粑、酥油茶、甜茶、青稞酒更具有民族飲食文化特點。一千多年前,乃至更長的時期,這些食品就是藏族人民的主要食物。

著裝習俗:藏族服裝具有悠久的曆史,肥腰、長袖、大襟是藏裝的典型結構。牧區的皮袍、夾袍,官吏、貴族的錦袍及僧侶在宗教節日活動中的服裝具有這種特點。拉薩、日喀則、山南等地區的"對通"(短衣)也有此特點。至於工布地區的"古秀",其基本結構也是和肥腰、大襟類更簡化了,這種服裝不但省去了袖子,而且把衣襟和前身合並在一起了。藏族服裝穿直統肥袍行走是不方便的,腰帶就成了必不可少的用品。腰帶和靴子又是附著飾品的主要穿戴。各種樣式的"羅松"(鑲有珠的腰佩)系在腰帶上垂在臀部,形成各種各樣的尾飾。各種精美的"止窮"(類似匕首)也都系在腰帶上。

根據新浪旅遊、西藏旅遊雜志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攻略 » 好一個山南,好一個“西藏曆史文化的搖籃”!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