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庫車綠洲秋意正濃

庫車綠洲秋意正濃

這是1905年8月的盛夏,在天山腳下的古城哈密,一個名叫馮·勒柯克的德國人站在了曆史的十字路口。清涼的夜風吹走了白天的酷熱,卻拂不去他心中的焦灼。從去年11月起,身為德國中亞探險隊代理隊長的他已在吐魯番的沙漠戈壁和雪山峽穀中苦幹了大半年:高昌、勝金口、柏孜克裏克……流沙下掩埋了近千年的文化遺跡被他一個接一個地找到,有價值的文物能帶走的全部帶走。現在,為了逃避吐魯番那火焰般的炙熱,他來到了哈密,獲得的珍寶已裝入木箱,發運回德國。他的精神剛剛有些放松,一個偶然聽來的故事卻又讓他怦然心動。據說,距哈密400多公裏外的敦煌,有個道士發現了一處秘密的洞窟,裏面堆滿了古代的寶藏。勒柯克躍躍欲試,幾乎即刻就要奔赴敦煌。

但剛收到的電報給他當頭潑了一盆涼水:柏林命令他立刻西行前往喀什,和病愈歸隊的隊長格倫威德爾會合,探險隊的下一個重要目標將是庫車附近的克孜爾“明屋”(千佛洞)。勒柯克只恨中國的西北太過遼闊,敦煌和克孜爾之間的距離是如此遙遠,在歐洲,那是從莫斯科到巴黎間的漫長旅程。如果選擇去敦煌,探險隊就無法及時趕到喀什,就意味著違抗命令。值不值得冒個險?敦煌之行能否真有收獲?那神秘的洞窟是否確有其事?

庫車綠洲秋意正濃

勒柯克無法抉擇,決定聽天由命。他轉動起一枚銀幣,燭光搖曳,銀幣急速地旋轉,然後緩緩倒下。勒柯克屏住呼吸,銀幣背面那尊戲珠的飛龍好像調皮地向他眨著眼睛,這是命運的選擇。第二天,勒柯克絕塵西去,心中祈禱這聽來的敦煌故事只是一個靠不住的謠言。

新疆曆來是一個多民族聚居和多種宗教信仰並存的地區。從宗教演變來看,公元10世紀以前,尤以佛教為盛。一般認為,佛教傳入新疆早於內地,當不晚於公元1-2世紀。從龜茲到於闐,從焉耆到疏勒,迄今發現的諸多早期遺址向我們揭示了一個個經濟繁榮的、佛教昌盛的西域諸國,其藝術、文化不僅表現出強烈的地域和民族特色,而且還吸收了印度、希臘、犍陀羅、波斯等藝術的成分,成為研究東西方經濟文化交流的形象資料。位於絲綢之路交通要沖上的龜茲,這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位於古代絲綢之路交通要沖的龜茲國,是東西方文化孕育出的天之驕子,作為西域曾經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交彙中心,來自中原地區、北方草原、印度、伊朗、希臘、古羅馬等世界各大文明在此碰撞、融合,激蕩出輝煌璀璨的龜茲文明,這樣的際遇在中國甚至世界文明史上也極其罕見。從某種角度講,龜茲文化也是一種大移民文化,外來民族的介入必不可少,早期遷徙至塔裏木北部的龜茲先民,對西域文明乃至整個中國文明的發生、發展起過相當重要的作用。

龜茲古國位於新疆塔裏木盆地北緣(今庫車一帶),公元前2世紀進入曆史舞台。其名始見於《漢書•西域傳》,列為西域三十六國之一,“龜茲國,王治延城,去長安七千四百八十裏。南與精絕(今民豐縣尼雅河下遊)、東南與且末(今且末縣北部)、西南與扞彌(今於田縣克裏雅河下遊)、北與烏孫(今伊犁河上遊)、西與姑墨(今溫宿)接。能鑄冶,有鉛。東至都護治所烏壘城(今輪台)三百五十裏。”

作為佛教東漸、中原文化西進的交彙中心,龜茲古國以其個性鮮明且深厚多元的文化內涵獨步西域,在佛教建築、雕塑、繪畫、音樂以及文學等各方面無不領風氣之先,並對周邊及中原文化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庫車綠洲秋意正濃

庫木吐喇第34窟頂部四角邊緣繪制的天王形象高鼻深目,卷發虯髯,發叢中伸出蛇頭和柔軟倒卷的奇特耳朵,極具異域風格。龜茲早期石窟明顯受到古希臘文化的影響,盡管這種影響可能不是直接的,而是通過印度佛教藝術間接傳入的。

夜色中,庫木吐喇的一組五個相連的石窟安然面對著木紮提河,攝影師特別設計的照明讓人恍然覺得裏面仍有僧人在打坐誦經。這種各室獨立、前克孜爾石窟新1窟後室台上一身長達5.45米的泥塑彩繪涅槃佛像右脅而臥,窟頂彩繪飛天軀體豐滿,線條勁健。佛經記載佛涅槃後,諸天前來舉哀,飛天紛至遝來,以撒花或奏樂表示供養。

庫車綠洲秋意正濃

《彌勒菩薩兜率天宮說法圖》出自克孜爾224窟,現藏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由修複人員運用最新的技術方法修複,內容細節更為清晰。彌勒意為“慈悲”,又稱慈氏。佛經記載彌勒出生於古代印度波羅奈國一個婆羅門家庭,後隨釋迦牟尼出家,成為其弟子,並於釋迦入滅前先行去世。釋迦佛預言,彌勒入滅後,將上升於兜率天宮,給諸天演說佛法。直到釋迦佛滅度56.7億年後,彌勒將從兜率天宮中來到人間,在華林園龍華樹下成佛,稱“未來佛”,教化解脫眾生。彌勒成佛前,被稱為彌勒菩薩。龜茲石窟中這類說法圖較為常見,一般繪於中心柱窟主室前壁上方。

在克孜爾石窟第17窟內,兩名中國美院的學生正在臨摹壁畫。在龜茲石窟中,克孜爾石窟以其年代最早、規模最大、保存壁畫最多而聞名,藝術價值極高,每年吸引著諸多美術愛好者前來觀摩學習。

因保存有大量佛教故事壁畫,克孜爾石窟素有“故事的海洋”之稱,而以菱格畫的構圖形式講述佛本生和因緣故事,為國內其他石窟罕見,具有鮮明的地域特色,是古代龜茲石窟壁畫藝術的特殊成就之一。菱格畫大都繪於中心柱窟和一些方形窟的主室和甬道券頂以及正壁佛龕上方。

第38窟主室縱券頂中脊繪一條由日天、月天、立佛、金翅鳥和風神、雨神等組成的天相圖,兩側券腹伸展出排列整齊的菱形格,每個菱格內繪一幅本生或因緣故事。

蘇巴什佛寺遺址出土的木質舍利盒(現藏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上彩繪的龜茲樂舞圖,對當時龜茲的服飾、習俗、樂器均有細致的描繪。古龜茲人祈福儀式上所跳的“蘇幕遮”舞蹈後傳至中原,在皇室中掀起風潮。

蘇巴什佛寺遺址前庫車河的河床上,一輛卡車正忙著裝沙。古時僧侶為避世靜修與生活便利,多選擇臨河開窟建寺,河岸兩邊梵音不絕。10世紀以後,西域佛教遭遇滅頂之災,空留斷壁殘垣。

森木塞姆第26窟開鑿於4~5世紀,這種塔柱四面開龕的形制在龜茲地區雖不多見,但在河西地區卻極普遍。石窟看護人艾米度拉·亞克雖已退休,由兒子接了班,但他還是會經常回來看看。

太原徐顯秀墓中壁畫人物細眼、小嘴、厚唇,依稀有克孜爾壁畫中人物的影子(第175窟,4~5世紀)。北齊王朝醉心於龜茲的藝術,龜茲的人物畫技法對其畫風的形成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庫車綠洲秋意正濃

根據《華夏地理》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攻略 » 庫車綠洲秋意正濃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