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拉薩河在拉薩的南部蜿蜒而過

拉薩河在拉薩的南部蜿蜒而過

我們已經習慣於風光明媚的旅行,陽光、風景、笑臉似乎始終是我們旅行的主題。

但我們是否嘗試過另外一種旅行?

它不僅僅是為了享受,同時也是為了感受。

靜靜的你因為恬靜悠閑而被讓人沉醉,美麗的你因為妖嬈的身段和多變的色彩而讓人瘋狂。但讓我深深記住你的原因,卻是因為你流淌的血液中充滿了他人不朽的靈魂。這就是你,美麗而有靈魂的拉薩河。

在離開拉薩,前往江孜的大北線第一天行程中,拉薩河就是我們前行路上的美麗使者,它在為我們引領出了一個個美麗景點的同時,卻心甘情願地將自己的美麗隱在一旁,但它的美麗卻總是無處不在,特別是在從拉薩到曲水河大橋的過程中,拉薩河總是一條藍色的綢緞在我們的身旁緊緊相隨。在回憶那段難忘旅程的今天,拉薩河的美麗依然是縈繞在我心頭的一絲倩影。每當我回看當時的照片,這條天上之水的美麗總是無法被我忽視。

拉薩河,藏語稱“吉曲”。作為雅魯藏布江的五大支流之一的拉薩河發源於聖湖納木措之畔的念青唐古拉山,流經聖城拉薩,並最終在曲水縣彙入“高山流下的雪水”(藏語)——雅魯藏布江。可以說,這條並不算寬廣但海拔極高的“天河”不僅串起了高原天堂的幾大聖地,而孕育了偉大深厚的藏族文明。

拉薩市民很熱愛這條河,每到周末或節假日,成群結隊的拉薩人或開車或步行到拉薩河的沿岸、河穀,搭上帳篷,或釣魚、或戲水、或沐浴,喝著酥油茶,吃著從家裏帶來的各種美食,盡情享受拉薩的燦爛陽光與閑情逸致,很像漢族的野炊。

拉薩河在拉薩的南部蜿蜒而過。站在拉薩河畔,渾濁的河水緩緩地從腳下流過。拉薩河的南岸是沙地和不多的草木。再遠處光禿禿的石山。山的遠方依然是山,連綿向遠方伸展。

陰沉沉的天上,幾朵雲像是從山背後冒出來的。

拉薩河在拉薩的南部蜿蜒而過

拉薩河的北岸邊是很寬的河畔廣場,有白色的欄杆和座椅。三三兩兩的遊人在河邊漫步,其中很多是成雙成對的。不遠處的河面上,拉薩河大橋正在施工。

拉薩河畔,還有一座青藏川藏公路紀念碑。這是1984年12月25日,為紀念青藏川藏公路通車30周年而建。又二十年過去了,青藏鐵路已經通車,但青藏公路和川藏公路仍然是西藏的運輸動脈。

在西藏的一個多月間,我曾經前後5次見到這條美麗的河流。每一次相見的天氣、時間各不相同,但無論是在旭日初升的清晨,還是在夕陽西下的黃昏,拉薩河永遠都是那么的美麗;無論它的背景是純淨無暇的藍天,還是連綿不絕的陰雲,拉薩河永遠都是那么的誘人。而大北線上的相會,則是我們的最後一次相見。所以,我將它的倩影放在了我大北線的遊記當中。厚厚的白雲縈繞在滿是積雪的山間。它們遮住了清晨的陽光,但無法遮住山巔積雪聖潔的純白,無法遮住山腳樹木對比強烈的紅綠兩色,更無法遮住拉薩河上倒影天空的清澈和蔚藍。

而當我第二次在這個地方按下快門,已是在第一次相見的一周之後,那也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拉薩河的清晨。山巔的積雪已經消融,更加濃厚的雲層也將那僅剩的藍天盡數遮掩,只將那旭日初升時的光亮映在了過曝的雲朵間。而倒影了這一切的拉薩河,也在更高的色溫下,顯出了一絲離別的蒼涼,遠處隱約可見的拉薩河大橋也在為我們揮手告別。

拉薩河最著名的拍攝點,就要算貢嘎機場前的曲水河大橋了。離開拉薩,沿著拉薩河一路向南約60公裏就到了曲水河大橋。在這裏,那一直在身邊靜靜相隨的拉薩河突然變了一副面孔,寬闊的河面,平緩的水流,讓我已經看到了雅魯藏布江這世界高原第一大河的風采。蔚藍的天空下,曲水河大橋如一條長龍橫架在拉薩河之上,連起了拉薩市到拉薩貢嘎機場的交通,也相當於為藏地文明的傳播和發展架起了通天的大橋。

拉薩河在拉薩的南部蜿蜒而過

大河沿岸,綠黃相間的樹木和紅褐色的山體為天空與河水那純淨無暇的藍色做了最好的映襯。一朵白雲飄過,為寸草不生的山巒帶去了一片美麗的光影。金色的沙灘與藍色的河水的強烈對比是那么的刺眼,又是那么的美麗。這樣的美麗何人不愛?或者說是何物不愛?看看這只在河邊漫步的鳥兒,那份悠閑與淡定,如果不是深深陶醉其中,又為何能與平緩安靜的拉薩河如此完美的融為一體呢?它叫鹮嘴鷸,是我國西部高原地區特有的鳥類,主要棲息在喜馬拉雅山脈附近的河流邊。原來還想多為它拍上幾張特寫,但也許是我的腳步聲驚動了它悠閑的漫步,刹那間,這只長著紅嘴黑冠白羽毛的鳥兒就已飛翔在了藍色的水面之上。

拉薩河有的還不僅僅只有美麗的風景,在那時而平緩、時而湍急,時而渾濁、時而清澈的河水之下,還蘊藏著一種藏族人民的精神和信仰。不知道朋友們是否注意過西藏人,或者說是藏傳佛教的信奉者是不吃魚的?如果注意過,你們又是否知道其中的原因嗎?對,水葬,是因為水葬。水葬是一種很古老的葬法,世界上許多國家都有,而在我國主要流行於藏民族生活地區。在西藏,被進行水葬的人大多都是凶亡者和一些傳染病亡者,他們去世後,遺體會在家停放1~3日,點酥油燈,請喇嘛念經,然後將屍體運至水葬場,由司水葬者或將屍體屈肢捆紮,胸前縛石沉水,或以斧斷屍投水。

也正是因為如此,藏地的信教群眾大多是不吃河裏的魚類的,甚至在西藏漢餐廳的食譜上也很少能見到魚做的菜肴。之所以要突然提起水葬,是因為過了曲水河大橋不久,在拉薩河南岸就有一座水葬台。站在水葬台邊,天上的白雲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腳下的河水又由藍色變為綠色,又由綠色變成藍色,但身邊的經幡卻一直在身邊隨風飄動,如同那永不停歇的河水帶走一具具曾經鮮活的肉體,但卻把他們的精神融入了代表著神聖、美好和不朽的河水之中。

拉薩河在拉薩的南部蜿蜒而過

在這樣的思緒中,一切的風景都難說美麗,但卻讓人難以忘記,特別是身前的岩石上還留著水葬使用過的刀斧,身旁的山崖間也還畫刻著供靈魂升天的天梯。雖然看過不少有關宗教的書,我並不是一個信教的人,在我看來儒釋道各有各的理,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也是各有各的強,而且這些年也走過不少地方,見過不少奇特的風俗習慣,所以我並不想對水葬的習俗妄加議論。只願那些逝者能在永不停歇的拉薩河水中安息,願他們融入水中的靈魂能永遠保佑這條美麗而神聖的河流。

之後的行程中,我們還曾數次與拉薩河的支流相會,無論是在河穀,還是在山間,它的美麗依舊,它身邊的飄揚著信仰和精神的經幡也依舊。最後,讓我們再看一眼黃昏中的拉薩河大橋吧,真希望這樣的恬靜安寧也能永遠依舊。

根據新浪旅遊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攻略 » 拉薩河在拉薩的南部蜿蜒而過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