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雍布拉康,一個滿是經幡的神奇世界

雍布拉康,一個滿是經幡的神奇世界

西藏,是很多人心中的一個夢;很多人,為了這個夢,不止一次的通過各種方式,來到這個現實中的夢鄉。

西藏,在你的心目中應該是熟悉的吧,因為一個個神聖的地方,早已經讓你的耳朵生了繭,抓心撓肝的向往了很久;而,西藏又是陌生的吧,無論去過多少次,每次去都會像是第一次去一樣,充滿了各種向往與期許,還有感動。

這裏沒有如織的遊人,但卻有數以千萬計的朝聖者慕名來此,更有信徒們不遠萬裏來此冥想,以此來尋找對於來世的靈感;這裏不是旅遊秘籍上推薦的旅遊勝地,但它卻是神奇且神秘的藏民族的誕生之地,傳說中,神猴同羅刹女這是在此結合而繁衍出了雪域高原上的世代居民。來到這裏,那些散布在神山、聖湖之間的西藏第一宮、第一殿、第一寺和聶赤贊普、松贊幹布、文成公主的名字在時刻提醒著你:這裏,是藏文化的濫觴之地,是西藏的靈魂所在。

這裏,就是山南,藏地文明的起源、吐蕃王朝的故鄉。

所謂山南,是指岡底斯山與念青唐古拉山以南,雅魯藏布江中遊,雅礱江河穀一帶。雅魯藏布江中遊橫貫山南北部,留下了富饒豐腴的穀地和平原,也在澤當的貢布日山留下了神猴同羅刹女交媾而繁衍高原人類的美麗神話。

行走在山南的公路上,兩旁美麗的田野和勞作的藏民已讓我知道了,為什么這塊地方能孕育了燦爛的藏地文化和強盛一時的吐蕃王國。

公元前2世紀初葉,雅礱部落的首領聶赤贊普成為西藏曆史上的第一位藏王。他建立了“蕃”王國,確立了贊普的世襲制度,修建了西藏曆史上第一座宮殿雍布拉康。

公元7世紀中葉,第三十二代贊普松贊幹布起兵於雅礱河穀,先後征服蘇毗、羊同等部落,進而征服周邊所有對手,完成了統一青藏高原的宏偉大業,建立了吐蕃王朝,並將都城由山南的瓊結遷至拉薩。西藏的政治、軍事中心雖然北遷,但作為吐蕃王朝起家之本的山南在王朝中仍保持著特殊的地位。在當時松贊幹布親自繪制的形似仰臥羅刹女的《吐蕃地圖》中,山南的門隅是羅刹女的左手心,乃東縣昌珠鄉是要如的統治中心。因為他們的根在山南,他們的魂也在山南;他們曾經的家在山南,他們死後的墳也在山南。

從拉薩到山南的交通很方便,公路狀況也非常好。即使是在客運站乘坐40元/人的大巴車,也只需3個小時即可到達。但與藏民們同乘這最樸實、實惠的交通工具同時,我對於沿途美麗的雅魯藏布江風光就只能用眼欣賞,用心記錄了。

澤當鎮是山南地區的地區所在地,地方不大,但卻很有特點。孕育了藏族文明的雅礱河穿城而過,將縣城分為了新區和老區兩部分,老區居民多為藏人,而新區則是來此闖蕩的漢人們的聚居地。不要驚訝於此地會有漢人的身影,也不要驚訝於會有漢人們到此地來闖生活,其實在整個西藏縣城一級的地方裏,漢人的身影隨處可見,甚至在數量上不少於土生土長的藏民。這樣的情況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阿裏地區如此,而在海拔僅3000米左右的山南地區更是如此。不僅澤當鎮內的道路多為安徽路、四川路之類的名字(西藏的街道多以援建地區的名字命名),甚至澤當鎮內的出租車司機絕大多數都來自安徽。

夜幕來臨前的澤當就是如此的簡單,全縣最大十字路口上沒有長長的車流,有的只是夕陽閃耀的安寧。

小述了一下我對於澤當的印象,下面就開始我在山南的行程吧。第一站,雍布拉康,一座擁有兩千多年曆史的皇宮,一個滿是經幡的神奇世界。

位於澤當11公裏的紮西次日山上的雍布拉康是西藏曆史上第一座宮殿。在西藏的民間,有“宮殿莫早於雍布拉康、國王莫早於聶赤贊普、地方莫早於雅礱”的說法,正是西藏曆史上的第一位國王聶赤贊普在如今被稱作山南的雅礱河穀修建了雄偉的“母鹿神殿”雍布拉康(藏語中,“雍布”意為“母鹿”,因紮西次山形似母鹿而得名,“拉康”意為“神殿”)。

而雄才大略的松贊幹布在將都城搬到拉薩,並在紅山營造布達拉宮之後仍然沒有忘記這座故地的神殿。推崇政教合一的他將宮殿改作寺廟,並會在每年夏季攜文成公主來此居住。五世達賴時,碉樓式建築上加修了四角攢尖式金頂,並由此成為了一座黃教寺廟。但無論它的外形和內飾如何改變,這座屹立於母鹿山顛的皇宮神殿,一直守護著那些從這裏走出的雪域子孫,兩千多年來從未改變。

從澤當乘公交車來到雍布拉康山腳。舉頭仰望,只見這座山巔矗立的千年皇宮雖然沒有吐蕃王朝鼎盛時所建之布達拉宮的雄壯,但因為紮西次日山比紅山更為高大,所以我只能采取更加仰望的視角,去觀賞這座藍天之下的藏地第一皇宮。

登上這通往雍布拉康的台階,也就開始了走近一段塵封的藏地曆史的曆程。

每一個彎角都是一個不一樣的腳步,每一個腳步都是一分不一樣的感受。從鐵制的柵欄,到木制的扶欄,再到身邊滿是飄揚的經幡,最後是那最原始最樸實的土路。

雖然高山之巔的雍布拉康從不曾改變,雖然藍色天幕下的金頂從未失去或增加過那閃耀的光芒,但是我的心情也隨著身邊的景致從現代走向了曆史,從平實走向了神聖。

天空中,白色的雲朵自由地散布在藍色的天幕之上,像是在用聖地的潔白去映襯雪域高原美麗的藍天,也為四周環繞的群山撒下了一片神奇的光影。當然,最美的還是在這孕育了藏民族和藏地文明的土地上,金黃的油菜花與蔥綠的麥田交相呼應,似乎是在爭奇鬥豔,又似乎是在互相襯托。感到非常奇跡的是,在山南的整個行程中,我只在此地看到了原本應該早已凋謝的油菜花。真不知是上天對於我的眷顧,還是對於這片虔誠土地的眷戀。也許,除了上天的畫作,我也想不出更恰當的稱謂了。

經幡環繞下的藏地第一宮殿置身其中,相信你會如我一般陶醉於這個五彩繽紛的世界,陶醉於這個用信仰裝點修飾的天地。

從內蒙到青海,從甘南到川西,我走過的藏地已然不少,但如此眾多且密集的經幡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走入其中,我好像是在被色彩包圍。抬起手中的相機,我又無法確定我所能記錄下的色彩,因為山巔的風是那么的大,將這繽紛的色彩吹得呼呼作響。但每一次按下快門,顯示的影像又都是那么的漂亮。

因為我已被色彩包圍,已經被美麗包圍,也許我應該說是被信仰所包圍。因為每一片美麗的色彩都寄托著每一個美好的祈願,每一條多彩的色緞都蘊含著一份虔誠的祝福,它們的每一次飄揚都是一次與上天的交流,也是一次對於心靈的慰藉。

沿著朝聖者踏出的足跡來到這個插滿風馬旗、綁滿經幡的堆垛旁,腳下的路已到了盡頭,但身邊的經幡卻仍在向遠方延伸。

也許對於沒有信仰的我來說,此處已是能達到的盡頭,前方的凶險並不值得去用命嘗試,但對於那些擁有信仰的人們來說,任何的困難都不過是可以克服的障礙,因為佛主在保佑他們,因為雍布拉康在保佑他們。

站在山巔,聽著身邊風吹經幡呼啦啦地作響,回望已在腳下的雍布拉康和來時的盤山步道,一種崇敬油然而生。雖然並不明白為什么藏民們喜歡將自己的皇冠建在高高的山頂上(雍布拉康如此,布達拉宮如此,以後看到的古格、象雄也是如此),但在修建時所付出的艱辛和展現出的才智已然足夠讓我們驚歎。

已不記清在山巔坐了多久,我只記得在那段時間裏天空中的烏雲聚了又散,散了又聚。是啊,世間任何的一起都逃不出聚散離合的一刻,對於我這樣一位外來的遊客,能夠擁有這么一個走近曆史,聆聽信仰的下午,就已經足夠了。

再次看到對雍布拉康最後的回望,我想起的是一種對於故鄉的眷戀。來到浙大已經10多天了,杭州初秋的清涼並沒有給我的生活帶來什么不適,但家鄉的一切仍不時會在腦海中浮現。但人生的路只在前方,我們必須毫無選擇的走下去,就如同今夏我在西藏的腳步也不會停止,揮手告別了“藏地第一宮”雍布拉康,我的下一站將是曆代藏王們的安息之地——藏王墓。

遊覽小Tips:

1、抵達雍布拉康,建議不要著急前往寺廟,可從路口民警值班亭的後面的小路上前面的一座小山包,上到山頂可以拍攝雍布拉康的全景。

2、雍布拉康的門票是60一張,不知道是不是我當時去的有點晚了,快要關門的緣故,寺廟裏的喇嘛讓我們兩個人買了一張票。

3、遊覽雍布拉康,可以和藏王墓、昌珠寺一起遊覽,一天的時間很輕松,三個景點都基本上在一個區域內。

4、澤當每天有多班車到雍布拉康,票價單程5元,大概需要30分鍾左右。澤雍公路路況很好,是平坦的水泥路面,如果返回誤了最後一班車,可以在路邊攔出租車拼車回來,一個人10塊錢。

寫在最後:

其實,第一眼看到雍布拉康的時候,覺得特別的眼熟,和電影《2012》中最後被海嘯沖走的寺廟非常像。當然了,電影中最後被沖走的那座寺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廟,珠峰腳下的絨布寺。而西藏旅遊雜志在2010年的一篇題為:“影片《2012》中的西藏元素”一文中,也提到雍布拉康,說它是和當時電影畫面中最形似的寺廟。而在雍布拉康,也流傳著眾多的西藏第一,第一位藏王、第一座建築,第一塊耕地等等……

到西藏旅行,不妨到雍布拉康來尋找一下電影中的場景,也來這裏感受與聆聽一下西藏最古老的文化與曆史。

根據新浪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攻略 » 雍布拉康,一個滿是經幡的神奇世界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