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古北口自古便為長城要塞,有 “京師鎖鑰”之稱

古北口自古便為長城要塞,有 “京師鎖鑰”之稱

古北口自古便為長城要塞,有“京師鎖鑰”之稱,是兵家必爭之地,是長城諸多關口中的重要關口,長城中的咽喉要塞之一。自古以來古北口因其蟠龍山,臥虎山兩山雙峰壁立,潮河,湯河穿鎮而過被譽為"地扼襟喉趨溯趨,天窗鎮鑰枕雄關。"

在中國軍事曆史上特別是在自西漢以來的軍事曆史上,古北口的曆史地位是其他所有關口都不能比擬的。中國曆史上的幾千次戰爭,曾經有幾百次與古北口有直接或間接的關系,所以人們都說古北口是萬裏長城上戰事最多的關隘之一。有史可查的大小戰役即達138次之多。特別是中國的曆代大事和著名人物大都與古北口有關。可以說古北口的曆史就是一部中華民族曆史的縮影。

曆史上,我國北方的少數民族統治者曾多次進攻過古北口,並從古北口進入中原腹地搶掠。在近代史上,也曾有日本鬼子進攻並占領古北口,蘇蒙聯軍也來解放過古北口,更有八路軍和國民黨軍隊爭奪過古北口。在1933年的長城抗戰中,古北口戰役成為“激戰中之激戰”,以戰況最激烈、戰時最長,對戰局影響最大而成為長城抗戰的主戰場。廣大愛國將士,抱誓死衛國之決心,為民族爭生存,同仇敵愾,血灑長城。

景區地址:北京密雲區古北口鎮

門票:20元/人,包含令公廟、財神廟、藥王廟、二郎廟、民俗展室、九曲黃河陣、禦道宮燈、古北口長城抗戰紀念館。蟠龍山長城25元門票,沿著古鎮一直往裏走即到長城腳下。

我到古北口的時候,老龐已經在鎮子邊的牌坊那裏等著我了。這幾年鎮子裏家家都裝了太陽能熱水器,老龐的澡堂子逐漸少有人光顧,轉手幾次後就不再經營了。因為老龐對古北口文化和長城曆史研究較深,後來經人推薦在鎮政府上班,其主要的一個工作是下鄉放電影。

古北口自古便為長城要塞,有 “京師鎖鑰”之稱

放電影在記憶中孩提眼裏是一項非常神聖的工作,在充滿蛙鳴和蛐蛐叫的鄉村場院,那么多美麗的故事被一個人撥弄著兩個大盤子投射出來,感覺尤為神奇。當然,隨著現在娛樂形式越來越多樣化,時下在鄉村放電影遠不如以前那么熱鬧了,但是這仍然不妨礙老龐對這項工作的專注。因為在這樣一個被長城環抱的安靜小山村裏,電影裏的場景和現實這個古戰場上的景物會發生很多交錯,戰與火,靈與肉,愛與恨,這種現實與曆史的蒙太奇估計在城市的五星級電影院裏是感受不到的。

我答應隨老龐一起去村子裏看他放電影。放的片子大多都是我小時候看過的一些兒童戰爭片,還有一些國外最新引進的大片諸如《怪物史瑞克》等等。當然,我想說的不是這些,而是在人群散盡的時候老龐用他那很老舊的幻燈機給我放的很多老照片。

那些老照片大多是古北口長城保衛戰期間的一些國際記者的真實記錄,再現了那個時代的慘烈,我不知當初那些國際戰地記者是在何等敬業的狀態下拍出這些照片的,有潮河邊的姊妹樓,有日寇轟炸後村莊,有列隊的中國軍隊和日本軍隊,甚至有慰安婦隊伍,我們在不間斷的哢嚓聲中用最原始方式看著這些照片,並把照片中的地方和我們所處的位置一一對應。曆史彷佛一本書一樣攤在在田野裏。

老龐始終沒有說話,接著給我切換到一個讓我至今難忘的照片:一個鏽跡斑斑的子彈,深深鑲嵌在古北口長城的磚體裏,旁邊磚上是更多較淺的子彈的鏽跡。看到那張照片的時候我彷佛被那顆子彈擊中了,腦海中已經無法分辨夜晚鄉村裏那些山巒的方向。老龐很認真,當初拍那個照片的時候還仔細給每個彈頭和彈坑編了號碼。想想那個段長城曾是怎樣的槍林彈雨,又是怎樣的一場浴血奮戰啊!此時,我相信了村裏的老人,盡管我們播放的是幻燈,但似乎真的能聽到很遙遠的廝殺聲。

這讓我想起幾年前,長城小站(一知名的長城網站)上的一位網友在網上公開征集討論長城保衛戰期間一張老照片裏一位小戰士站崗的具體位置在哪裏,後來在很多人的指引和幫助下,那位網友找到了照片中的現實背景,就在古北口的蟠龍山一帶。在為那位仁兄高興的同時,我們都對照片中極其生動的那位小戰士產生了種種聯想,不知他是否已經在戰爭中捐軀,若是活著,現在也是幾近百歲的老者了。不知那些網友們後來有沒有接著追蹤照片中小戰士的下落,但是這已不重要,他在照片中的形象足以代言那場戰爭中所有的英烈了,當然,也包括在這個關口守護長城的其他朝代的那些甲乙丙丁。

古北口自古便為長城要塞,有 “京師鎖鑰”之稱

最初認識老龐就緣於這段長城,可以說這是北京最優美的一段長城,臥虎山與蟠龍山,一個巍峨一個蜿蜒,長城的中間被潮河截斷,沒有任何粉飾與雕琢,這些長城幾乎每個角度,每片磚瓦,哪怕是殘垣斷壁,都能把人帶入他在曆史相應的坐標中,讓人體驗這段曆史賦予他的壯美。"沒有皺紋的祖母是可怕的。"記得有位國外的作家這樣說過。但在舉國上下追求GDP的呼聲中,過多的翻新與改建已經讓我們無法看到祖母的年齡與曆史。從這個角度來說,古北口是難得的,因為這裏的長城既沒有遭到人為拆除性的破壞,也沒有遭到修建性的破壞。

說到古北口長城,可以把古北口的曆史大致分為三個主體部分:

一是大宋抗金時期,當初佘太君就是在望兒山(今北京香山附近的百望山)上望著自己一個又一個孩子率軍出征,其中楊七郎就血灑古北口,至今據說他的墳還在臥虎山上。

二是明朝萬曆年間,戚繼光被委派到此修築長城,可以說古北口的明長城大多都是戚繼光親自率領官兵修建的,所以其堅固與精致是其他地方無法堪比的。當地老人甚至還很生動地告訴我當年戚繼光辦公的碉樓在哪裏!至今戚繼光修葺古北口長城的碑記還存放在古北口村的民俗展室內。同時,也正因如此,當地人在古北口的廣場上立了一個威風凜凜的戚繼光的雕像。不過遺憾的是,雕像應該面朝北方,以顯示當時戚繼光抗擊外來侵犯的威嚴,而當地政府卻把雕像修建得面朝南方,也許是考慮到向陽的原因,不過據說當時因為這個朝向問題在村民間還引起不小的爭執。

三是長城保衛戰期間,國民黨十七軍為了抗擊日寇侵入北平,雙方在古北口發生的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戰鬥。

針對這三個階段,我覺得古北口最值得欣賞的看點有以下幾個:

一是令公廟,也就是令公祠。據說楊家後人在古北口修建的令公祠是至今國內建造最早保存最完好的楊家祠堂,古北口的村民多是當年駐守長城的官兵的後代,他們很會保持對祖先的基本的尊重,即便在那個文化浩劫的動蕩年代。

二是二十四眼樓子,據說戚繼光就是在這個樓子裏辦公指揮修建長城的。雖然無據可查,但是我願意相信,因為那個樓子在蟠龍山所有的碉樓裏,是修建得最有氣勢,也是最精致的!

三是帽兒山下的古北口七勇士紀念碑,老龐告訴我,七勇士的故事在古北口長城保衛戰裏是很有名的一段:當時大部隊已經撤離,只留有七位戰士在將軍樓子頑強守衛,日寇連續攻打不下,後來扔了一顆手雷……據說七勇士的墓最初是日本人給修的,並在埋葬現場行了脫帽禮。勇士是值得每個人尊敬的,不分敵我。不過巧合的是令公廟也不是宋人修的,而是大宋的敵人遼人修建的,同樣,他們也敬重心中的勇士而不分敵我!古北口的青山是埋忠骨的地方!

古北口自古便為長城要塞,有 “京師鎖鑰”之稱

四是大花樓子,這個碉樓在古北口隧道頂部的山上,是迄今保存最完好的北齊長城。古北口長城最獨特的魅力就在於北齊長城和明長城雙長城的保留,這在長城研究領域是非常有意義的,同時雙長城也給了這個鎮子一種獨特的魅力:兩段長城猶如兩道臂膀,把一個小小的古鎮攬在懷裏!

古北口的鐵道曾經在臥虎山的山穀裏運載著無數日寇侵入北平,所以古北口鐵道站也是抗日曆史一個重要的棲落點。以前我來古北口經常在西直門火車站乘火車前來,但後來不知何故這條線上唯一的兩趟火車不再在古北口停靠。也許是不遠處的京承高速公路開通的原因。但是我覺得從旅遊和文化的意義上來看,這兩趟火車放棄古北口站是個很大的遺憾。

不過好在鎮子還是以前的鎮子,很多老建築還完好的保留著,那個古老的郵局仍然為很多集郵愛好者不厭其煩地蓋著古北口的戳,一張長城的明信片加一張長城的郵票,再蓋上一個古北口的郵戳,的確是很不錯的收藏與紀念。

在老龐的家裏,我看到了很多他收藏的古北口當地民間的玩意,包括一些老家具和擺設。其實最多的是日寇侵占古北口的時候的一些物件。牆角的一個鏽跡斑斑的鋼盔引起了我的注意,老龐說,得到這玩意兒可不容易呢,當時村裏的一位老頭把這個鋼盔綁在木棍上當糞勺,老龐提出買這個糞勺,他死也不肯賣,老龐心想老頭也許在撬價,索性翻了兩倍的價錢,但他還是執意不賣。老龐實在不願意放棄,糾纏了老頭半年多,最後老頭開口了:“除非你能幫我做一個和這個一樣好用的糞勺,我就給你!”老龐捧腹大笑,趕緊請木匠給他做了一個結實耐用的糞勺,老頭就歡天喜地把這個鋼盔給他了。在當地很多老百姓眼裏,物品的價值不在於價格的高低,而在於其本身對他們的實用性。

古北口自古便為長城要塞,有 “京師鎖鑰”之稱

記得初到古北口的時候,老龐就為我引介了他的叔父白天,一位當地的退休教師,在古北口頗有名望,其名望來自其數十年對古北口史料的搜集與研究,很多史料都是結合自己小時候親曆的長城保衛戰情節整理的。老人寫了好幾本書,大多已經作為當地導遊詞的范本,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他編著的《古北口往事》。若沒有老人的這些工作,也許今天我們了解到的古北口會有太多殘缺。

我再一次踏進老人的小院的時候,老人已經臥病在床,兩位女兒照料著他的衣食起居。令我高興的是事隔多年他仍能記得我是那位買了他很多書的並要求簽名的小夥子。老人打起精神跟我講古北口的事情,其中說到政府給七勇士重新立碑要求他撰寫碑文一事時,老人有些激動,老人的女兒打斷了他,示意讓他安靜休息。後來他們告訴我,老人在答應當地政府為七勇士墓撰寫碑文的時候,將當時的日軍稱之為日寇,但是政府相關負責人執意要修改為日軍,老人因此吃力,身體狀況大不如前。

告別老人,回來的路上,很多村裏鄰居跟我談起老人就歎息。也許曆史正是這樣的,無數人譜寫,無數人篡改,最後的篡改者也成了譜寫者。而個中滋味,只有那些親曆者才最清楚。再一次翻開老人的《古北口往事》,我覺得那裏面記錄的不再僅僅是一場簡單的敵我戰爭了。因為這讓我猛然記起,古北口一共有三個紀念碑:一個是抗日長城保衛戰紀念碑,在長城紀念館的附近,經常會有各級領導來此祭奠。另一個是七勇士紀念碑,也就是碑文裏為究竟寫日寇還是日軍發生爭執的那個紀念碑。其實還有一個,很高大,卻很少被人提起,甚至清明的時候都少有人去,在古北口的東山。

那個碑叫古北口保衛戰紀念碑,是關於共產黨和國民黨的解放戰爭的。

根據北京日報(北京)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攻略 » 古北口自古便為長城要塞,有 “京師鎖鑰”之稱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