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藏式建築就是塗抹在雪域高原畫布上的最美的顏色

藏式建築就是塗抹在雪域高原畫布上的最美的顏色

西藏的山美水美,但是假如沒有藍天白雲之下白紅黃黑色彩濃豔的藏式建築點綴,山川將遜色不少。

寺院建築

隨著佛教的傳播,寺院建築得到迅速發展,並成為德格古建築的主體。寺院建築保持了古碉式建築中結構合理、造型美、風格突出的特點》還糅合了其它類型的建築形式,加之社會的人力、財力都耗費在寺院建築上,所以寺院建築集中地體現了藏族建築藝術所取得的曆史成就。

在地形選擇上,寺院多選擇環境較好,地勢險要之處依山而建。建築連綿起伏,層樓疊閣,很有巍峨聳峙、棟字莊嚴的氣勢。

大殿

寺院大殿的修築先按其高度確定收分系數,再計算牆腳的寬度,確定基礎埋置的深度和基槽寬度,基腳用石塊砌成。牆身用土質粘結堅硬的有機質泥灰土和黃土夯築。一般采用牆柱混合承重結構,當牆體築到一層高時,就可以按照大殿的面積,根據一定的距離立柱頭。柱頭多為圓形,講究的柱和梁加工成方形,大梁橫向鋪設,外縱牆及柱頭承受大梁傳下的荷量。模條縱向鋪設,外橫牆承受檁子傳下的荷載,檁條上密鋪小木條,將模條間空隙鋪滿,再密鋪一層小樹枝,最後用泥土夯平。底層樓面蓋好後,繼續築上層牆體。房頂做法與樓面大致相同,只是泥土選擇更嚴格,要求細且粘以防漏雨。寺院大殿的邊瑪牆,用一種叫娘熱的灌木枝條捆成手臂粗細的小把,上下用木釘固定。一端染成黑色,整齊設於房頂做成女兒牆,象征天與地之間中界,邊瑪簷牆上口做出圓形白點一圈,象征天上的日月星辰。立體工程完工以後,才安裝大門,寺院大殿的四周牆體一般不設窗戶。

大殿建築完工後,第二步是裝飾。從佛教的角度來講,寺蹺建築必須是抗色真備。大殿的外牆,用一種叫"左"的紅色泥土塗成紅色(薩迦教派塗有紅、黃、黑三種色),殿門的門框經木工精雕細琢後,再分層彩繪精細圖案,厚厚的兩扇大門塗以丹漆,上中下三處分別用銅質或鐵質鑲嵌有梵文六字真經的箍帶包紮,配缽式或獸式門環中吊,以示法門森嚴。大殿頂上用寶珠、寶瓶、金齷和蓮花組成金黃色的寶幢,寶幢兩旁配置菩提金羊(苟經院為鎦金孔雀)。大殿內部則更是雍容華貴,富麗堂皇,銅鑄和泥塑的菩薩,穿金戴銀,姿態備異,四周牆壁畫滿各種壁圖,畫幅之間的空白,用各種各樣的圖案過渡連接。立柱上部的變態雀替代柱梁連接部的墊木,一墊木以下懸掛色彩斑斕的絲制刺繡飄帶和幢幡,給人以莊重森嚴之感。

僧房

僧房一般修建在寺院大殿周圍,僧房與大殿緊緊相連,儼如一座小城。全縣各寺僧房多為一樓一底,少數為二層,與藏式民宅無大差異。底樓牆體為土牆或石牆,二層以上用四根圓木(有用半圓形的)垂直咬接,疊架成"井"字形牆壁,房頂造法與大殿相同∫不設邊瑪牆。這種木楞子的建築,藏族稱為"棒空"。

僧房最顯著的特點之一是它的簷和窗,其梁枋不出頭,屋頂出簷短促,簷部挑出牆外,長約20厘米,砍成方頭,上置橫枋(連簷)一道,再放"飛簷"一層。簷頭再置封簷或攔泥板一道,上墊細樹枝,鋪上泥巴、片石各一層。"棒空"的窗,一般是固定格子窗或推窗,其窗上遮雨塔的構造與屋頂出簷相同。地位比較高的喇嘛和活佛其窗簷上還要做一長方形木板,橫靠牆壁,並飾以各種青樣圖案。

僧房底層近門兩邊備開一小窗,底層堆放雜物或關馬,二層由主室、臥室、客室、經堂、廚房、走廊等部分組成,其中經堂占主要位置,各室的光亮,利用天井和走廊解決;樓梯設於室內,用圓木掏級而成,也有改為漢式樓梯的。

僧人住宅的大小位置,以僧人在寺內地位高低而定。如更慶寺上層喇嘛住宅緊接大殿,其餘僧眾依次而建,並規定僧人住宅不設陽台。僧房的第二個特點是它的外牆色彩。薩迦派的僧房土牆塗黑、白、紅三色豎紋,"棒空"為紅色,其它教派僧房的牆體用白嘎土塗成白色。佛塔佛塔往往座落在居住區最顯眼處或群眾聚會之地。縣內常見的佛塔(俗稱"白塔")為磚、石構造,塔體用石灰粉妝,塔基座呈"凸"字形,上面呈複合"亞"字形須彌座二重,其上為瓶形塔身,塔頸作相輪狀,天蓋壘疊月盤。

德格佛塔的特點是基座占塔高的三分之一,保證了上層建築的堅固穩定,而且具有巍峨高大的藝術效果,塔的頂部是塔刹,建塔時往往著意修飾塔刹。一般由須彌座或仰連座襯托刹身,刹杆上套貫數目不等的相輪,上置華蓋、仰月、寶珠等。

民用建築

牧民住宅

德格牧區普遍用牛毛帳篷作為住房,牧民用牛毛紡線,織成粗氆氌,厚約二三毫米,縫成長方形的帳篷,帳內以木杆支撐,帳外周圍用20餘根牛毛繩張拉,帳篷四周用少許草餅或糞餅壘成牆垣,以避勁風入帳。帳篷一方設門,門上懸有護幕。帳頂上順脊處開一長方形天窗,作入光排煙之用。一天窗之外有護幕一塊,白天翻開,夜間遮蓋,這種帳篷經暴雨不漏,大雪不塌裂。拆卸卷疊後,一兩頭犛牛便可運走。

牧民帳篷的內部布置,一般進門左邊是"陰帳",屬婦女們的住地,酥油、奶酪等在此制作,個別大帳篷在"陰帳"內附設有小保管室。右邊是"陽帳",常是男人們的住地,接待來客也在此,宰羊、灌血腸之類在此進行。大帳篷在"陽帳"內附有一個小神龕,供信教的牧民點燈供佛用。

富裕牧民在大帳篷左右設有幾個形狀不一的小帳篷(名為"納倉"),專供父母或客人居住。此外,還有叫做"古然"的小四方帳篷,設在畜圈旁,專供守畜人住宿用。另外,德格各地還有一些無帷帳篷、布制帳篷、花帳篷、。單人帳篷等等,都是根據時令的不同需求而制作的。

陋室、平房,多為牧民冬季放牧的住所。陋室為一層建築,結構簡單,土碉牆,架木或鋪樹枝後,複以泥土,房頂用粘細混土打實抹平,內室居人,外院圍圈圈牲畜。平房多為兩層,結構與借房同,上層住人,下層多作庫房和圈牲畜之用。

農民住宅

農民住宅建築方式與僧房大致相同,只是外牆的色彩上,"棒空"塗紅色,土牆一般不上色,也可上自己喜愛的顏色,但不與僧房雷同。窗簷和屋簷不設"飛簷",建築多為二層,底樓作畜圈或庫房,二層為主要居室,三層為堆放糧食的敞間、曬壩等。致於一樓一底的小型住宅,其二層僅有主室(臥室、廚房經常兼設)和貯藏室。

德格的藏式建築獨具特色。在平面布局、立面造型、力學構造原理、材料選用等方面都與漢式建築風格迥異,藏式建築體現了藏族人民在長期的生產和實踐中創造和積累的豐富經驗。德格縣的藏式建築,從形式上可分為寺院建築和民用建築兩大類。

拉薩的雨季過去了,拉薩的遊客稀少了。拉薩街頭,農牧民們成群結隊地來了,農忙過後,享受陽光城的溫暖和閑暇。也就是這個時候,布達拉宮變成一座散發著淡淡奶香的芳香城堡。紅宮、白宮和深黃色的宮殿,煥然一新,遠遠望去,光影變幻,就如同剛剛繪就的巨幅油畫。

但是這幅巨幅油畫不是用筆,而是用碗潑就的。雨季過後,土石築就的傳統藏式建築外牆需要維護,一般用白色的石灰漿潑灑在外牆上,久而久之形成了風俗:誰家的牆白,佛就會降臨他家。宮殿寺廟等建築,更會在灰漿之內添加蜂蜜、牛奶、藏紅花之類以為供奉。因此,此時的布達拉宮到處散發著仿佛嬰兒身上發出的怡人的奶香。

拉薩建築之美也不限於布達拉宮,散落城區各地的老式藏式建築也呈現出繽紛之美。

不久前,筆者偶然到西藏日報宿舍區散步。在宿舍區的盡頭,有一座高樓的後山牆,石頭壘砌,高約數丈,氣象非凡。這片區域寧靜寂寥,密樹蔽日,花木扶疏。從這座高牆折返回來,在一排排平凡的宿舍之間,又有一座藏樓兀然而立,雖已頹敗,牆傾窗塌,但筋骨依然傲立。這座藏樓太美了,毛石壘就的兩層樓外牆略略向後向內收斂,厚重而穩固,稍成梯形的鑲著粗黑邊框的窗戶醒目粗獷,樓頂四面飾有暗紅色的邊瑪牆,顏色曆經風雨依然濃豔。

後來得知,這些藏式建築是熱振拉章的孑遺。今年3月以來,熱振拉章的主體部分開始在原來遺址的基礎上修複。國家拿出重點文物保護專項補助資金1500萬元用於拉薩喜德林寺(熱振拉章)的保護工作,這也是該文物建築半個多世紀以來首次大規模修繕保護。維修後的喜德林寺,將以博物館的形式向大眾開放。

此次維修將參照上世紀50年代的曆史照片,在保持原有的形狀、平面布局、造型、藝術風格的基礎上進行修繕;對於殘損嚴重危及建築安全的現有牆體,采用拆除重建的方案;部分出現裂縫的牆體,采用灌漿的方式修補;現存牆體壁畫都最大程度地按原樣給予保留。

喜德林是拉薩四大林之一,該寺的熱振活佛在西藏乃至四省藏區都有非常高的地位和聲望。熱振活佛絳白益西是西藏近現代史上一位關鍵人物。在曆史上,曆代熱振活佛不是達賴喇嘛的老師,就是班禪的經師,在藏傳佛教體系中具有崇高的地位。

一個有故事的建築是美的。拉薩八廓街上的瑪吉阿米藏餐館是無數少男少女的聖地,倉央嘉措的詩歌和愛情賦予了這座米黃色的藏式建築以靈魂。傳說讓瑪吉阿米淒美,曆史讓喜德林蒼涼。

拉薩古老的藏式建築是舊時代的產物,自然在功能上已不適應我們時代的要求;但經過歲月的淘洗,它們呈現出一種自然之美:風侵雨蝕後的毛石壘就的碉樓粗糲中透著圓潤,石牆上不規則地鑲嵌著黑色邊框狹長呈梯形的窗,屋頂赭紅色的邊瑪牆和屋頂飄揚著的風馬旗;它們完美地融入了西藏的藍天白雲和蒼茫山水之間,成為自然的一部分,呈現出如詩如畫的自然之美。

我看藏式建築大致有如下特點:材質上是粗獷的,色彩上善用大色塊強烈對比的鮮豔顏色,結構上多為不對稱。

它的地面和屋頂是用當地一種特殊材料鋪就的,叫阿嘎土。工藝也特別有意思:男男女女許多人排成隊列,一邊唱歌,一邊用木杵合著節奏夯擊地面,場面十分感人。打出來的地面不平展,但十分光潔漂亮,呈現出手工工藝之美。

在機器複制時代,老的藏式建築雖然不能滿足現代人的居住生活等需要了,但它的審美價值卻凸顯出來了。這些曆史建築是不可複制的,應該成為我們美不勝收的收藏。

西藏日報社西鄰朵森格路,南面是北京東路,北面是林廓北路,東面是小昭寺路;這四條路圍成一個方形區域,是拉薩的一個老城區,應該是城關區吉崩崗街道的一部分。自從我偶然遇見了喜德林寺,對這片區域發生了濃厚的興趣。走進一條條寬窄不一、走向各異的小巷,每每有驚喜發現。緊鄰喜德林寺的是策門林寺。策門林寺也是拉薩四大林之一。寺院的兩個大殿一個是白色,一個是紅色。屋頂的銅制寶幢、寶瓶、臥座閃閃發光。三面合圍的僧房現在雜居著居民,破舊家具擺放在夾道,電動車和生活雜物隨意放置在牆道旁。藏族同胞很愛美,一盆盆鮮花擺放在顯眼的地方,在秋天明豔的陽光下綻放。一樓一底的僧房的廊柱,曆經歲月,大紅大綠的漆色依然明豔。

小昭寺在這個區域的東面,這座始建於公元七世紀中葉(641年)的著名的建築就不用多說了,雖幾經兵燹風雨,在小昭寺裏現在還有千年前建築的遺構,文成公主的種種傳說還在口耳相傳。

這片老街千百年來總體的格局沒有太大的變化,整片區域藏式建築和街道風情濃豔。這裏有唐朝公主奠基建設的小昭寺,有承載了上世紀40年代舊西藏上層血雨腥風的喜德林寺,也有大名鼎鼎的策門林。我還發現一處古老的藏式建築,體量不大,十分精美,過去曾是幼兒園,已經廢棄了一年多了。向周圍的人打聽了一下,當地人也說不出所以然,只是說:是個破廟。

這個區域還有不少藏式大院,現在已成大雜院;稍微寬敞點的地方都擺滿了汽車,擁擠而嘈雜。這裏已經不適合安放安逸而舒適的生活了,有著方便衛生設施和其他舒適的現代生活設施的建築更適合安居的要求;但這裏古老的街道、雄偉的寺院、古色古香的藏式大院以及許許多多漂亮的老房子,藏式風情濃鬱,有故事、有靈魂,能給我們帶來極大審美享受。

以小昭寺、喜德林寺博物館、策門林寺等為龍頭,適當地削弱這片區域的生活居住功能,疏散人口,能大幅度提高這裏居民的生活品質;完善一下公共設施、適度修複修飾老房子,為其添加上小區民宿、博物館、茶館、酒吧等新功能,這裏將成為不亞於平遙、麗江的曆史文化街區。

有曆史、有故事,大巧若拙呈現出手工之美的藏式建築,就是塗抹在雪域高原畫布上的最美的顏色。

根據人民日報海外版(北京)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攻略 » 藏式建築就是塗抹在雪域高原畫布上的最美的顏色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