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湖州一城,不抵南潯半鎮

湖州一城,不抵南潯半鎮

所有對江南的回想都來自這樣的水鄉:肆無忌憚盛放的薔薇,蕩蕩的河水,臨水的木屋,木屋裏最親切的家人,不著急的時光,貓咪在瓦上走過的腳步聲……然後,突然之間,一切變成記憶,只能在江南景點找回。

南潯為江南水鄉六大古鎮之一。南潯的建鎮時間要上溯到745年前,在中國近代史上,南潯還是一座少有的巨富之鎮,所謂“耕桑之富,甲於浙右”。

南潯雖與同裏、周莊這些江蘇古鎮相差不遠,但建築風格上卻有著不小的差異。嘉業堂、小蓮莊都是南潯古鎮中最有代表性的,它們與古鎮中那些數量不小的水鄉民居一道,為南潯贏得了極高的聲譽。

2014年6月,中國大運河項目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南潯古鎮也因此成為湖州市首個世界文化遺產地和國內首個整體榮膺世界遺產的江南古鎮。

這個生態水鄉,究竟有著怎樣的獨特魅力呢?

園文化:這裏的荷花都有200多年“曆史”,小蓮莊,又稱“劉園”,是南潯五大名園之一,也是至今鎮上保存最為完好的園林之一。它是晚清南潯“四象”之首劉鏞的私家花園。

樓文化:多的是有故事的樓宇,嘉業藏書樓,南潯“四象”之首劉鏞的孫子劉承幹於1920年至1924年建成,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中國近代規模最大、藏書最豐富的私家藏書樓之一。隨處可尋大戶人家的氣派精致:南潯富商們的私宅多采用了中西合璧的建築藝術,很有創新。

湖州一城,不抵南潯半鎮

橋文化:不可辜負了那些麗影綽約的古橋。南潯古鎮,曆來就是無橋路難行的水鄉澤國,民間早有三步一拱,五步一橋之說。據清道光、同治和民國三本鎮志記載,分別有74座、107座、195座橋。牽起了中國與世博的第一根紅線:南潯輯裏湖絲館,是一座三進中西合璧式建築,曆史上為南潯商會。

“湖州一城,不抵南潯半鎮。”

明代萬曆至清代中葉的南潯得以成為江浙雄鎮,幾乎完全依賴蠶絲業和繅絲業, “耕桑之富,甲於浙右”,一個多世紀前,憑借中國近代最大的絲商群體,

南潯在清代末年已經成為巨賈雲集的全國蠶絲貿易中心。“四象”、“八牛”、“七十二黃金狗”

這是南潯坊間以財富多寡來稱呼鎮上的江南四巨富、八位大富以及眾多的財主。“頭發梳得光,吃蛋吃個黃,魚蝦喝點湯”這就是南潯關於財富生活的民謠。這些財富英雄留給南潯的有:占江南六鎮中半數的文保點、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曆史文化遺產預備清單的榮譽、幾個世紀積累下來的無數典故、以及當地老百姓茶餘飯後津津樂道的談資……

如果僅僅以財富來詮釋南潯,必然是片面的。事實上,自從南宋淳祐十二年(1252),南林、潯溪兩鎮各取名字中的第一字,合建為南潯鎮以來,崇儒尚文的民風為南潯贏得了“九裏三閣老,十裏兩尚書”的美譽,自宋以來,南潯出過四十一個進士,五十六人赴京城為官。即便是今天,南潯籍的兩院院士亦有八人之多,文風之盛,可見一斑。

財富與文化,使南潯擁有了濃得難以化解的曆史積澱和厚重的人文孑遺。在這樣的小鎮裏閑逛,腳下隨意踩著的青石板都可能會有一段冗長的演義。

曆史或典故之實無須深究,江南小鎮的故事須是在春天的斜風細雨中,方得其中之趣。雨絲恰到好處地對這些因曆史而凝重的場景進行著渲染和描繪,甚至隔著帶雨的車窗玻璃,眼前的場景也會漸漸變成一幅絕美的印象派油畫。隨意找一條小巷子,那種窄窄的,深深的,間或有老式煤餅爐子的青煙飄起的小巷,慢慢地踱進鎮子深處。雨後的古鎮,連空氣都是濕潤的,偶爾會有烏桕樹葉上的水滴鑽進脖子裏。泡桐花開得正盛,背景是灰牆黑瓦的古宅,“咿呀”作響的是小木舟的搖櫓聲……這樣的場景向來是攝影師的最愛,也最符合人們關於江南小鎮的所有想象,值得高興的是,這樣的“有聲有色”的畫面,依舊可以在南潯被無數次的定格。

湖州一城,不抵南潯半鎮

綠油油的蒿草頑強地從老橋的石板縫隙裏生長出來,幾乎蓋住了刻有“光緒十五年造”字樣的銘文。有水自然離不開橋,小鎮橋多,坊間亦有“十步一橋”的說法,“走得橋比你走的路長”這樣的話,尤其適合水鄉小鎮的人們,大隱於市,沒有榮辱紛爭的小鎮唯一能讓人上上下下的就是這結構簡潔卻飽經歲月的老橋了。橋頭的小食攤裏“吱啦”作響,正炸著金黃色的臭豆腐,大鍋裏咕嚕咕嚕地滾著熱水,老板熟練地操起一手把生面,落到鍋裏,片刻工夫就撈了起來,放到有蔥、醬油、豬油的大海碗裏,地道的陽春面就做好了,小食攤生意不錯,多是來吃早點的本地人,小鎮百姓的生活就如陽春面般樸實,日子打發的如老橋下鷓鴣溪的流水一般平常。尋常巷陌,最適合懷舊,枕河人家的屋子沒有徽商那些森然的馬頭牆,小木窗、小木門,白灰牆,八仙桌,燈掛椅,窗台上精致的瓷花盆裏種的幾乎都是蘭花,拾掇得幹幹淨淨,又透著濃濃的書卷氣。老街上的石板路更加濕滑,水窪裏有老宅如鏡像般的倒影,調皮的狗兒竄過,弄碎了曆史……

小小的店鋪就開在鷓鴣溪邊,依舊是那種老式的木頭排門店面,賣著文房四寶中赫赫有名的“湖筆”,精致的筆架上掛著文人墨客們手中的“管城子”、“中書君”,店鋪後面的小窗戶敞開著,一株娟秀的粉桃被近乎完美的取景,幾若天工。微風過處,落英繽紛,竟成了小店活動的裝飾畫。

南潯的關鍵詞應該首推“百間樓”,這是江南真正意義上的臨水而居,四百多米長的青石板路,講述著“百間樓”的演義:

明代禮部尚書董份歸隱南潯後,其孫子與南潯白華樓主嘉靖進士茅坤的孫女結親,迎接新娘的時候,茅坤家嫌棄堂堂董尚書家裏的房子不夠寬敞,就遣媒人對董家人說,女方有100個陪嫁的婢女,你家太小,住不下。

湖州一城,不抵南潯半鎮

老尚書說,不妨,我馬上造100間樓,給你家每名婢女住一間。遂依河而建,立屋百餘間,故曰“百間樓”。百間樓是江南一帶極為罕見的沿河民居群落。逛百間樓則需一個有著庸懶光線的黃昏,看著溫和的光線將木柵欄的影子拖得老長,烏瓦粉牆也漸漸有了暖意,輕巧通透的卷洞門組成的騎式長街裏傳來了自行車清脆的鈴鐺聲,下班的人們在沿河的長廊裏趕路,說是趕路,卻也是不緊不慢,一如小鎮與世無爭的生活節奏。各家的煤餅爐子擺到了河埠頭上,主婦們一邊收著衣裳,一邊張羅著鍋裏的菜……

無論是三疊式的烽火牆還是拱形的過街卷洞門、水柱廊簷,或是老百姓忙碌的身影,都在靜的像一張玻璃紙般的河面留下了完美的倒影,一河兩岸,隔岸觀景,相看兩不厭。小鎮的傍晚絕無華燈初上的市井喧囂,有的只是蜿蜒不見盡頭的過街卷洞門或枕河人家小屋裏橘黃色的燈光,並不亮堂,但“家”的味道卻已是極至……

選擇南潯正是因為她害羞地恍若十六歲的情竇少女,一轉身一回眸,都還是青澀的。這裏沒有熙攘的人群,大多都是在古鎮裏長大的淳樸鎮民,沒有滿街的霓虹,夜晚照亮石板路的是農家的燈火…遇見南潯,才發現對江南一切想象原來是在這裏。

根據 揚子晚報(南京)、搜狐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攻略 » 湖州一城,不抵南潯半鎮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