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專題】莊子對現代社會的寄語 

莊子雖然曾經告訴我們不要遺忘「初心」,亦即「道可道,非常道」的哲學意涵。而如果我們一直以社會價值去衡量事物,那麼「人性」就此衰矣。

不過在另一方面,孔子亦曾經說:「今大道既隱,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貨、力為己,大人世及以為禮,城郭溝池以為固;禮義以為紀,以正君臣,以篤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婦;以設制度,以立田裡;以賢勇智,以功為己。故謀閉是用,而兵由是起。」

孔子所說的「今大道既隱」,與莊子所說的「人無以反其性情而復其初」是一致的 (如果有需要的,請參考作者以前的文章《 歷史與現實:莊子論德性的變遷》)。簡言之,這是說人的仁、義、忠、信已經不能在遠古時候那麼的「純粹」。因為社會發展到某一個階段,它都會呈現一個混亂之狀態,而為了避免有「不善」的事情,那麼我們要需要有一套話言體系來嘗試解決問題的根本。

而且如果既然是這樣的話,所以孔子也只能承認今天「大道」已經真的消失不見了。因此,通過以禮作法,以作端正社會之用,亦即「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

事實上,對於這種漸變,古人也早已經意識到了。《尸子》有言:「神農氏夫負妻戴,以治天下」;堯曰:「朕之比神農,猶昏之仰旦也。」《鬻子•數始》說:黃帝十歲時,便深知神農為政之非,立志改弦易轍,刷新政令。而後在戰國時期,諸子已經討論到天下立天子、立君立長的必要性,如《墨子•尚同》《管子•君臣》《慎子•威德》《荀子•大略》《呂氏春秋•蕩兵》《恃君》等篇。他們都說從史前開始到了眾口龐雜,強淩弱、眾暴寡、奸欺忠的狀態。

【專題】莊子對現代社會的寄語 

同樣,莊子也是這樣認為的。不過莊子基於對歷史的觀察和反思,因此又有不同的看法。因為,在過去「仁義忠信」的概念、社會秩序所繫的「禮法」,它們的內涵都會持續的變化和擴充,因為社會的運作需要一套「德性」的話言體系來作為內涵,而又因為社會發展的原因,又需要擴大、甚至變化話言體系來穩定「社會」本身。

因此,莊子在《天地》等篇創作了顏淵與師金的對話,通過連續運用六個譬喻來解釋古代的禮義法度為什麼要「應時而變」,而拘泥傳統觀念又如何會是失敗的。作者認為,這個道理同樣適用於現今社會的運作之中。

首先,莊子的第一個譬喻是把先王之道比喻成人對待芻狗的方式。而古人在祭祀用的芻狗在用了一次就會丟棄了。這裡說的芻狗,是用草扎成的狗的形狀。不過,人在上祭之前對芻狗是非常禮敬的。但是拜祭完後,就扔到地上,隨便任人腳踩。如果有人撿起來,還像它未上祭之前般珍惜它,那麼此人就算睡覺不作惡夢;也會覺得困擾難受。這就好像離了婚又結婚的夫妻一樣,「心結」始終存在。

這個譬喻要說明的是,孔子在春秋末年所教「先王之道」,但是宋、衛、陳、蔡、商、周等六國卻困在其中,如同作惡夢、有困擾一樣,因為他們都把「先王之道」撿起來用了。因此,莊子得出一代的禮義法度只能針對一代的結論。

【專題】莊子對現代社會的寄語 

第二個譬喻是說:以古代為水,現代為陸;周代禮義法度為舟;在孔子在魯國所推行的禮義法度為車。舟行於水,所以周代制度可以行於周初,但若欲將周代制度推行於現今的魯國,就成為了推舟上陸;無法使用了。

第三個譬喻是把古人創制的心境比喻為桔槔。這是種汲水的器具,是說受人牽引而上下轉動,而沒有自主性。但是,三皇五帝是因時代之問題而設計解決的方法,「美在逗機」(成玄英疏語),他們不崇尚彼此相同,只求能將天下治理好。因此,我們更應該去學習他們的「內涵」而不是「形式」。

【專題】莊子對現代社會的寄語 

第四個的譬喻把禮義法制比喻為柤梨橘柚等不同的水果。它們雖然味道相反,但對不同的人而言都是美味可口的。這個譬喻所說明的禮義法制只能針對當時的「人心」所需要,但是「人心」一變了,禮義法制就馬上使不通了。

第五個譬喻是說,古今之不同就如周公和猿猴的不同,今人澆競就如猿猴難馴一般。如果想將周初制度用之於今,就好像讓猿猴穿上周公的衣服,那麼猿猴必會咬破扯裂。

第六個譬喻是西施患心病,在其里間皺著眉頭,鄰里的醜女見到了,想從外形模仿她,也捧著心皺著眉頭,嚇得同里居民不敢見她。這個譬喻所說明的是前代制作禮義法度時必有正當理由,但這些理由不一定能為後人所知,後人若徒以前代禮義法度為美好而一昧模仿,反而失去了與現代問題的關連。

綜上所述,莊子想和我們說明的是,貫穿在這六喻的「理念」是周初的禮制、價值觀已與春秋戰國的人心變化脫節了。概言之,如果把莊子的六個譬喻總結起來就是:「守故不變,則失正矣」。這就莊子對現代社會的寄語了。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專題】莊子對現代社會的寄語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